有人說,台灣沒有獨立的問題,只有統一的問題!錯了,台灣仍有獨立問題,因為我們從未真正享受獨立國家的基本權利!以上的事實,如果你也同意,那你是否覺得台灣有獨立問題,我不在意,因為那只是文字遊戲、定義問題,重點是我們對台灣的現況,要有共識。以我來說,台灣獨立與主權認同都在同樣的範疇,只有在台灣能受到多數國家的承認、享有正常國家的所有權利,我才會認定獨立問題已經解決。而只要全部的政客都宣稱:台灣是獨立的、可以公投決定國名與是否統一,那問題就解決了大半。

但,這樣的我,不是很想被稱為台派,一如我不接受被認定為深綠。

所謂的台派,或者獨派,是與統派相對應的陣營,目前沒有明確的定義,但可以想見的是:此派堅持與中國切割、擁抱台灣主權、並願意投入成本來捍衛主權——看來,好像跟我的想法很合,那為何我不是台派呢?因為,台派不只是思想,也是人民的集合體,並且有行動與鬥爭的需求,實務上,為了提出有效的訴求、進而有效率地進行戰鬥,思想必須化為口號、口號必須是簡化的思想,一旦簡化,粗糙的毛病就可能產生。當然,這是實際行動的必要之惡,從事行銷或廣告相關工作的朋友一定很清楚這狀況。

然而,在我真正參與特定陣營、甚至自組團隊的那天以前,我不想接受這種簡化。

舉例來說,台派在面對統派的標準戰術是:舉出中國目前諸多的弊病,然後請所謂的統派先搬過去住。說真的,雖然現在的我也覺得台灣優於中國、更不願意移民去中國,但我真的很不欣賞這個戰術!畢竟,統一可以是結盟,可以是合併,然而這與願意去當地居住,真的沒有必然的關係,舉個例子,贊同己方企業與對方企業合併的同時,是否意味著願意改變現在的工作?不見得,合併可能是為了獲得財務或技術上的優勢,在此同時,對己方的工作環境仍可保有偏好,而同樣的情形,在統獨議題,也是一樣。

進一步說,每個人支持統一的理由未必相同,其背後皆有一套相對應的條件,有人是基於幻想出來的中華民族,有人是預期中國未來的崛起與相對應的民主,裡面可能的理由不一而足,而如果這些人現階段都接受台灣是獨立的、應該持續拓展外交關係、要努力在國際上站起來、不能放棄發展國防,更重要的是,不能輕率地與中國統一,如此來看,這樣的人是台派,還是統派?他們是朋友,還是敵人?就我看來,他們是明顯的友方,然而我不覺得現階段的台派有辦法接納這樣的人,當然,這可能是我的誤解。

更有甚者,我真的看到很多人,對國家認同與統獨爭議毫無興趣,即便在我眼中,他們的無感、對歷史的誤解,以致於基於誤解所做出的錯誤決策,都是很糟糕的,但那又怎樣?台派,以致於民進黨,難道不想獲得這些人的認同嗎?這些人的觀念對也好、錯也好,但如果他們奉公守法、工作繳稅,而且沒有存在國外的大筆金錢,那他們也該是朋友才對!問題是,台派的訴求在他們眼中,是無聊、是偏激,他們的認定,可能是錯的,只是依台派目前的作法,有可能獲得他們的認同嗎?在我看來,根本不可能。

而這些人自認不是統派也不是台派。他們跟我一樣,只是普通人,他們的想望,只是生活本身。而定義出統派、並且對其進行攻擊的台派,即便訴求上我可能同意,手段上我也難以認定為合宜,更會與這種相對年輕的、認同淡薄的、數量上不可忽略的人民,有著越來越遠的距離。這樣的距離,我不用考慮,我只是個部落客,所以我偶而批判泛綠、時常攻訐泛藍,最後即使被一堆白癡認定為深綠,我也無所謂。然而,如果你真的想經營組織、建立認同,照台派的做法,你只會被深綠化,只會把市場越做越小。

是的,我也很討厭典型的統派,那種不知哪來的自信、動不動就要說中國五千年歷史的人;但是,我也無法接受逢中必反的所謂台派,即使我也相信台派中有類似於我的、相對溫和的人,但台派的公開訴求、鬥爭策略,卻很難反映出這一點,短期真的不會改變。依此,我真的沒興趣自稱台派,也不想被歸類在台派——不過,被歸類的事,向來無法控制,太多笨蛋認為我不但是台派,同時還是深綠,更是無論如何都會挺扁的笨蛋,沒問題,被笨蛋視為笨蛋,我真的不在意,畢竟,笨蛋的腦袋,真的跟狗一樣。

我好像侮辱了狗。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