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幾天過得非常悶,悶到我自己都快不知道怎麼回事了──打完字立刻發現語病,以上難道是說,我其實知道自己在悶什麼?明明就不知道嘛!不過要是加上幾個贅字、硬擠出幾個形容詞,搞不好還能偽裝成某種意識流的風格呢!

上班咬著牙陪主管被罵,下班矇著頭回家趕稿,說這叫做壓力過大?我不承認,因為實際上並沒有承擔多沉重的重任──特別是在開會時,我還能心平氣和地觀察罵人的長官嘴角如何抽動呢!──然而胸口就是有口氣出不來,身體有很多股能量在衝撞,想大吼、想做愛、想殺人,想毀掉大部分我看到的人事物。

於是,當我發現《導火線》竟然悄悄地上映後,我奮不顧身地決定,要請假一小時下班去看!──結果,跑了一個公文,接了幾通電話,莫名其妙地,還是待到了下班時間,幹!──無論如何,帶著越快看到越好的心意,我買了又冷又硬的御飯糰,來到我向來只有從門口經過、名字響亮又氣派的凱薩數位影城。

或者,凱薩數位鬼城。

偌大的入口大廳,空蕩蕩的售票處,裡面傳出一股寂寥的氣息,好像《不散》裡寂寞的售票處,我幾乎要看到那顆鮮紅色的壽桃了──話說,當時為了追求的女生,和她一起去大世紀戲院看《不散》,看完之後,她頗有心得地跟我分享她在片中看到的所謂象徵或隱喻,然而我想到的只有,有機會要怎麼殺了蔡明亮,後來我沒有追到她,或許,這才是我在觀賞《不散》時,應該看出的象徵或隱喻吧。

這個戲院,讓我想到這件事。

售票處裡的燈雖然是亮的,卻看不到一絲有人待過的痕跡,我隻手拿著御飯糰,感受它逐漸退冰的觸感,無法決定要繼續等下去──開演只剩十分鐘──還是認份地帶著御飯糰回家,有一陣我甚至有衝動要敲敲售票處的玻璃,好像後面的牆壁上有暗門,敲兩下就會有人探出頭來似的。

不過,我沒有做那麼愚蠢的事,我順著指示上了三樓,據說那裡有凱薩數位影城的入口。

這是棟老式的建築,樓梯以交錯的方式創造出迷宮般的視覺效果,牆上貼著《纏身》、《鬼卜怪談》、《紅氣球之戀》等片的海報,特別是前面兩部的海報,在如此昏暗的空間下,顯得格外恐怖,在經過二樓的時候,統帥大舞廳傳來了稀疏的音樂聲,稀疏得彷彿不像人間的聲音,有一瞬間,我認真地想要下樓往回走。

尤其是當我上了三樓、發現有張放了票的桌子、卻依舊沒有半個人之後。

身後樓梯下的舞廳傳來微弱的音樂聲,我站在空無一人的入口處,時間好像停止,我又開始猶豫,猶豫要不要自己拿一張票,直接走進想必不會有別人的放映廳──我想到《戰慄黑洞》的結局,山姆尼爾隻身走過被毀滅的世界,走進無人的戲院裡,看著自己悲慘的故事,搞不好,這就是我接下來的遭遇也說不定。

就在這時,前方的深處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打扮相當不入時的阿姨出現了,我鬆了一口氣,掏出一百八十元,接過一張蓋了章的老式電影票,準備觀賞帥氣的甄子丹大施拳腳。

接下來的主角,就是電影了,除了我一進入放映廳瞬時看見中間排坐著一男一女,不免愣了幾秒想確定他們到底是人與否,整部電影,算是很順利地看完了──甄子丹的確不簡單!看完心神舒爽了許多,雖然只是極其短暫的效果,但的確是現在的我所需要的,一點狗血,一點愛情,還有大量的暴力。

也許,我的人生所需要的,就是這種東西吧,比例上稍微調整一下,就好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