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很想念【東方不敗】。

當然,這是一部毛病很多的作品。原著中的東方叛賊可沒有和令弧沖愛得死去活來,然而這依舊是部令人激賞的武俠電影,角色性格鮮明、兵器分野清晰,主旋律情緒充盈直到落幕之後仍迴響縈繞不絕於耳,一如【新龍門客棧】。

曾何幾時,武俠片不再是純粹移植文字奇幻世界的載具,反而不斷地被灌注了個人的藝術野心、獨白呢喃,甚而國際化的企圖,所以我們看到了技術水準大躍進的【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姑且不論個人對它們的喜好分別,它們都企圖帶領武俠片走到其他的地方。

但是,這樣的作品,真的有武俠的感覺嗎?武俠的終點,真是在這些方向之後嗎?

對我來說,這樣的嘗試總是少了點什麼。在華麗與精緻的影像背後,在費盡心思的剪輯與性格描寫之中,許多最直觀的寫意消逝了,被覆蓋以傳統人倫的檢視、羅生門的政治化臆想,與濃密過度的男歡女愛。

於是,我期待著【七劍】。前進好萊塢鎩羽而歸的徐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從未有絲毫的貶損。

期待【七劍】的到來,是基於【刀】帶給我的震撼,這部缺乏劍氣、經脈,連輕功都不大安排的寒酸電影,擁有著尋常華美作品無法展現的肅殺與緊迫,煉鋒號的決鬥、定安的獨臂斷刀、飛龍的弧月雙刀,赤裸的殺氣徹底壓倒了俊男美女耍弄刀槍的柔焦嬉戲,抖盪的鏡頭讓荒漠的索命格殺鮮躍於眼,貫徹全身的興奮感動,直到飛龍嚥氣的剎那,才終於頹於安止。

而【七劍】在許多地方確實有著【刀】的影子,大漠邊緣的追殺,與飛龍一樣光頭造型的風火連城,同樣做殺人買賣、披著西域邪兵造型的十二門將,同小靈一般與囚困命運相搏的綠珠與劉郁芳,以及與定安同樣有著樸實而內斂憤怒的韓志邦—網站說明其劍舍神,代表重生、純樸、恆心,這簡直就是定安斷臂而後苦修得道的寫照。

然而這終究不是一部更精緻的【刀】。七把劍,七個人,還有淺談則止的多線旁支,一如災難片【蜀山】,徐克似乎企圖建立可與西方史詩神話電影傳統鼎足而立的武俠世界,因此人物越攬越多、場景也越拉越遠,即將推出的【無極】也本著同樣的野心,彷彿某種不約而同的華人神話文藝復興。

可惜的是,野心的膨脹,往往會造就失衡的步伐。徐克在接受訪問時曾表示,【七劍】吸引他的,是兵器與人物之間性格對應與武打風格迥異的廣大詮釋空間,而這似乎也該是本片的精華,光看網站絢麗而細膩的介紹,就足以讓尚未面對大銀幕的觀眾心生遐想,七劍、風火連城、十二門將,二十種武打風格,哪一部武俠電影能有如此懾人的陣勢?

然而,抱持臨賞七劍之心前來者,幾乎必然會落寞而歸。若不是先在網站略微瀏覽七劍之別,單憑電影中潦草的陳述,要清楚分辨七劍的鑄造理念與攻防原則,還真需要一點菩薩的提點與天才的靈現。

當然我們能理解由龍乃神兵之首—說到神兵,那個蛇刀狀的千年神兵是什麼來著?—競星乃捨身隱劍,天瀑走幻化輕靈,至於其他劍到底為何而鑄,實在難以盡數。青干、日月、舍神的造型雖突出、但理念不明,也未有足夠的表現空間讓觀者的情感有所醞釀,七劍之述營造於此,不知道徐克大導作何解釋?

而據說原始版本總長四小時,如果未來出片有收錄,我無論如何都要一探究竟。畢竟本片的敘事雖然節奏混亂、深淺不一,但確實每一段都有足可深刻的發揮潛力。楚昭南與綠珠之於人心禁錮與愛情信念的考驗、武元英從自我定位不明到掌握天瀑無常理路的蛻變、劉郁芳自當家千金轉為荒漠歷練之女的心情轉折、韓志邦脫離武莊即將成為心懷世界的俠客、風火連城摻雜殘酷的一往情深…似乎隨意擷取片段,都是精彩萬分的故事,甚至辛龍子與穆郎的簡短對話,都能激盪馳騁出無盡的想像。

而想像空間無限寬廣的背後,卻是整體敘事的支離破碎,瞻前顧後疲於奔命似的側寫,反而什麼都說不清,一如楊雲驄與天地會恩怨情仇的輕描淡寫,本片許多片段直接撕扯丟棄都無損於主線的發展,反而應該是劇情張力來源的七劍與十二門將之爭,則被處理得形同兒戲,風火連城固然擁有重兵,然而面對以一抵百的七劍,又是造成了幾許威脅?從頭到尾只有風火連城—還是在手持由龍的情況下哪—能面對七劍支撐兩分鐘以上,剩下的如果碰巧超過了時限,也是因為逃跑拖了時間—一如最搶眼的瓜哥洛,活該倒霉對上由龍,命有幾條都不夠活,可惜啊。

直到風火連城死於楚昭南的劍下,我禁不住地渴望重溫【刀】裡定安與飛龍的壯烈對決,豪氣的斷刀不比青干的奇型,卻蘊含了定安成熟的滄桑與無緣之父的仇恨,弧月雙刀不及由龍的霸道華美,但搭配飛龍的兇暴邪氣反而更令人膽戰心驚,招招致命的壓迫衝撞、刀鋒切肉的殘酷質感,每一著都讓楚昭南對風火連城的過程有大欺小勝之不武之嫌。

更重要的是,趙文卓與熊欣欣皆為武打能手,對打水準之高不是大量選用一般演員為主角的【七劍】所能匹敵,稍微令我眼睛一亮的,反而是傅青主對上手持多把武士刀的寺一郎,讓我想起【東方不敗】裡向左使與扶桑浪人之戰—然而不查網站,誰有機會記得被秒殺的角色如何稱呼?

片尾,郁芳力勸志邦隨眾人入京,不但是成全志邦的脫胎換骨、也是浴血重生的自我表陳,那理當混雜柔情與光明的終章,卻讓我感到矯揉做作的勉強,代表無限希望的孩子是否真有影像所透露的堅強韌性,實在令人狐疑再三,我寧可看小靈坐在空蕩的煉鋒號抽著煙斗,等待雲遊四方的鐵頭與定安,那帶點滄桑的溫柔與漂泊中的暖意,遠比七劍不甚有挑戰性的救援行動後的熱情喧譁來得雋永。

或許我們再也看不到另一齣糾結宿命、復仇、男女與血肉的武俠作品,或許期待另外一齣超越【刀】的傑作實屬空想。但有些事情是值得等待的,一如不管江湖恩怨的小靈沈靜的守候。我期待徐克有朝一日的覺醒,重建另一個快意恩仇的武俠幻夢;【七劍】有著的不是武俠電影的嶄新視野,而是技術精進延續既有風格的創作可能,這樣的光明,遠比電影的結局來得令人期待。

後話:除了正邪強弱設定的失衡與敘事拼貼零散的缺陷之外,本片的最大敗筆,就是過度賣弄異國情調卻毫無氣氛掌握能力的配樂,川井憲次在【攻殼機動隊】的表現頗得我心,沒想到在【七劍】卻揮灑地如此令人無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