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來自體內深處的濃郁睡意從我的胸腔開始膨脹,然後嘴巴無法遏抑地被撐開,呼出一陣唯恐眾人不知的慵懶空氣,摻雜著二氧化碳、厭倦與無力感。

才十點就開始打哈欠歐,抱著公文夾的她猛然在旁邊出現,悄聲地咕噥著。她穿著剪裁清爽的七分袖白色襯衫,還有勻稱而美好的卡其色長褲。

昨天太晚睡,我說著又打了一個哈欠,面頰肌肉順勢拉大的嘴盡情伸展著,我彷彿聽到口腔深處傳來的回音,黑暗的洞穴裡有個我的王國,守護神是希普諾斯。

玩得那麼盡興歐,她小聲地說。我眼神朦朧地看看她,不大明瞭她為何要如此意有所指,也不懂她眼神中透露出的些許不悅為何能看來如此理所當然。是啊,很盡興呢,而且我的背肌拉傷了,我有點莫名其妙地說。

她沒有回答,有點黯然地抱著陳舊到軟掉的公文夾走到辦公室的深處。我又打了一個哈欠。真要命,在這種無所事事的早晨,為什麼非得來辦公室坐在位子上佯裝盡責不可呢?

然後我看到她,黑色的連身及膝套裝,以及睡眠一樣不足以粉底勉強遮掩的黑眼圈和倦意。她也看到我,淺淺地對我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我很想妳,我說。是嗎?她不置可否,那表情永遠像是在微笑著,我想不起她的其他表情,她有哭過嗎?焦慮過嗎?煩悶過嗎?情緒不存在似的,我只記得她的微笑。

今天晚上我想去找妳,我鼓起勇氣說道。不行哦,我晚上要去住他家,她表情沒有改變地微笑說;以前找你都那麼忙,現在我有男人了,你卻老是想要找我,你到底在想什麼呢?她平靜而好奇地繼續微笑著說。

是啊,我到底在想什麼呢?只是因為她有男人了,所以就開始想她了嗎?我無言地看著她微笑的眼眸,沈沈地語塞了。她似乎沒有在等我的回答,眨一下眼睛就走掉了。

我將臉埋入手掌內,以中指與無名指按壓著太陽穴,無意間想起以前和她約會時緊靠著的肢體質感,那每天在五坪房間裡蜷曲著的時光。那時的我不是什麼都可以不要嗎?像畫像被搓揉成皺摺的紙團,被重新開啟後佈滿曲折紋路的記憶。

喂,你一動也不動在幹嘛;小組長無溫度的聲音迫使我從混亂的殘像堆裡醒來,我愣愣地看著她,快五十歲的女人,過去曾以十九歲的年輕資歷史無前例地被破格錄用為小組長,行動力與耐力都是一等一的驚人,但從此沒有再晉升過。

我有點不舒服,我相當有說服力地說道;去喝點熱水吧,別感冒了,等一下中午要開臨時會,南區的物流中心出了大問題,要討論對策;她非常事務性地說著,然後非常事務性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別遲到,她說。

別遲到,嗯,別遲到。我看著她以機械性的節奏往電梯的方向走去,這傢伙真的是人嗎?我常有這個疑惑,不只一次地想像著她中午把頭拆下來進行機體維護的樣子,這裡是公文格式綜合處理模組,那裡是綜合報價分析資訊子系統,而這裡是運動系統資源協調零組件,諸如此類的。

這時她又出現了,註冊商標似的白色襯衫,我以凝視萬物地一貫傻相望著她,肩膀的肌肉宛如被注入融化的鉛液似的,感覺到肌肉逐漸地隨著時間僵硬著凝固著。這個給你,她小聲地說,在我面前放了一杯熱熱的東西。

謝謝,我試著對她報以微笑,為什麼女人都那麼擅長微笑呢?我始終搞不懂,不過仍努力地拉扯著左臉頰的肌肉,讓我的嘴角呈現出一個向左偏斜的淺淡微笑。她則回以一個彷彿會綻放出陽光般的渾然天成的微笑,然後再一次無聲地離開。

我低頭看著那杯冒著熱氣的東西,好像是茶,不是簡單的紅茶、綠茶之類的東西,某種花茶吧,我想,略帶點淡紅色的液體表面瀰漫著數不清地複雜香味,然而對氣味的領略力駑鈍的我只能以有點失禮的單純將其描述成「非常地香」而已。

不過她上次給我的,好像也是類似氣味的東西。我決定找機會好好地跟她道謝,然後問清楚那到底是什麼。

離中午還有整整一個小時。一想到中午要在那平板的會議室裡頭吃著大而無當的油膩便當、一邊吸取著南部物流中心代表的急迫心情和總經理的肅殺之氣,開著彷彿嚴重到出人命的所謂臨時會,危機處理,他們會這麼說。

危機,這到底算哪門子的危機呢。這世界上每天都有連名字都來不及擁有的嬰兒死在連名字都沒有人知道的昏暗醫院裡,還有數不清的連初吻滋味都來不及知道就在充滿垃圾與碎瓦的街角被強暴的少女。

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人會用危機兩個字去形容,而堆積著數以萬計的晶片、橘子、保麗龍或衛生紙的倉庫供貨失靈了一天,然後有著各種長得不同實際上也沒什麼差別的人們氣急敗壞地說,趕快來,有危機產生了,臨時會五分鐘後展開。

沒有道理嘛,我想到黃督察的臉,充滿中年男子的紋路與滄桑。

我厭煩地拿起小盒子裡的迴紋針,用力地將其拗成一條左右彎曲著的線,然後避開手部的動脈、用它刺著前臂。很痛,但沒有痛到足以讓我清醒的地步,皮膚的韌性也不是以這種程度的用力就可以刺穿的。我想到一部忘了名字的電影,死刑犯以藏在皮膚裡的鐵絲打開了手銬,看電影時毫無感覺,現在覺得真是了不起啊,把這種東西穿刺到手臂裡。

安靜了整個早上的電話突然響起,我不由自主地震了一下,椅子撞到桌子發出劇烈的聲響,剛好經過的清潔阿婆瞪大眼睛看著我,我有些難堪地清醒了些。我接起電話,是她,連一句話都還沒有說,我就知道是她。

我想,還是盡量不要見面吧,她說;我沒有回答;我和你不一樣,我不習慣把自己給兩個人,我也不打算這麼做,即使我看起來好像有這樣的打算,希望你不要誤會;嗯,我懂,我說。

你可以過得很好的,即使沒有我,她總結似的說道,表情一定是維持著某種平靜的微笑吧。嗯,我了解,我不會再打電話煩妳了,我說道,也只能這麼說,雖然我並沒有那麼地肯定。別這麼說,她說,聽到你的聲音,我也很開心,我也很想你。

我也是,一直都是,我說。她說了再見,輕巧地掛了電話。我彷彿聽到辦公室在上兩層樓的她清脆地離開座位的聲音。

我怔怔地望著進入省電模式的螢幕,一片漆黑中反映著我模糊的臉,這好像是我今天的第一次清醒。

我走向她的座位,她正低著頭賣力地打著不知道什麼的文件,發出一樣清脆的鍵盤敲擊聲,我望著她被包裹在白色襯衫內的美好背部,無論心情與身體都非常地清醒著,然後她轉過頭來。

你好一點了嗎?她說。好多了,謝謝妳的茶,那是「晨間炸彈」?就是妳上次拿給我的那個。不是哦,這叫做「沈睡的星期一」,醒腦用的,有很多很多的薄荷,她笑著說,上一次給你的叫做「暴風中的小房間」,是鎮定神經用的,有很多很多的薰衣草哦。

這樣啊,我說。原來是薄荷,我怎麼連薄荷的味道都分不清楚呢?真的是太疲倦了,連本能都被徹底破壞的絕對性的疲倦。她看著我,安靜地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的表情。

今天晚上有空嗎?我說。

註:希普諾斯(Hypnos),希臘神話裡的睡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