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過著某種介於準上班族與準公務員之間的生活。

六點四十起床、八點三十上班、五點三十下班,三個小時的通車,三十分鐘的午睡。然後加上一週三次的專案會議、不知幾個小時的資料搜集。沒什麼時間看書,只能在基隆客運上入睡的前夕勉強多瞄幾眼—【千面英雄】的文字不大適合這樣看,不過這真的是一本好書—運動時間被嚴重壓縮,為了能多做幾個伏地挺身還搞得自己睡眠不足,心浮氣躁,不但面目可憎、還身形臃腫。

每天回到家,都處於極度缺乏深度閱覽能力—任何有些許複雜的文本都吞不下去—的低靡狀態,只想看【六人行】之類的肥皂影集。講單來說,我正過著我之前最看不起最厭惡最想逃避的典型上班族乏味生活。

話說回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該吃的還是得吃、該消化排泄的還是得消化排泄,該有的無腦娛樂自然不能省略。上個星期六,在錯過了圖書館開放時間以致於該找的資料通通沒到手之後,我豁出去地放下了一切—講的好像要私奔似的—出門買【六人行】的片子—應該到年底就收集完畢了—並看一場純粹感官刺激的、打砲式的電影。

還有比【驚奇四超人】更適合的電影嗎?

西門町滿是穿著亮麗的男女,提著市政府附贈的黑色提袋、孤身步行的我反而顯得有些顯眼—自以為是的顯眼,有人說這是一種心理病症—在排隊的時候尤其明顯,連賣黃牛票的歐巴桑都對我另眼相看而不敢接近—當然也可能是我的眼神兇狠—在我付錢買票時,我甚至覺得年輕的女工讀生露出「週末晚上一個人看電影,你到底有什麼問題?」的眼神,老天,我覺得自己好像瑞秋。

看這種電影應當要帶著大杯的可樂和大袋的鹽穌雞,不過悶熱的夜晚讓我放棄了原本想吃的垃圾食物—後來回家還是忍不住地買了一大包,尤其是炸雞皮,簡直是台灣奇蹟嘛!—非常簡單又自以為俐落地走進了戲院。

我好像把該說的都說完了。歐,不對,電影的感想還沒寫,不好意思。

據說《驚奇四超人》的原作數十年間歷久不衰,是美國漫畫市場的常勝軍,更是許多近期漫畫英雄的參考原型—【超人特攻隊】是最顯著的例子,幾乎所有設定都出自此—依此角度,這應該是部值得嚴肅看待的電影。不過,我很難相信有幾個人會用這種心情進戲院,再說這部片的宣傳完全沒有任何漫電革命的企圖,頂多是重複著暑期商業電影組裝特效與俊男美女的昂貴又廉價的典型罷了。

也許我真的應該上網研究一下這部漫畫的內涵與角色結構。不,還是算了,再扯下去,恐怕要論及漫畫英雄典型和傳統神話的關係,石頭人、霹靂火、隱形女、奇幻先生、末日博士,要說它們是純粹的創意?好像也不大對勁,這些構想千年前就存在了,連類型主題都出現過百遍了,有任何一點對文化的謙卑、就不會妄想在這種文本上加上太多的光環。喜歡是一回事,全面性地擁戴是另外一回事。

不,我不是說此文本一文不值,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事實上我非常喜歡漫畫。漫畫是一個足以跟電影分庭亢禮的領域,只是堪稱經典、內容密度與深度遠勝過異能英雄典型的,也多的是。別忘了,漫畫之中也有商業意圖的高低之分,唯有放下過度的商業意圖,才可能創造出足以撼動人心的深刻作品。

不過講到這裡好像又過度認真了,我明明就是去從事無腦娛樂的啊!而問題就出在這裡,這實在不是一部足以讓我把腦袋放在寄物櫃的驚奇作品。驚奇四超人?還真是不甚驚奇。

我不時想到即將推出第三集的【變種特攻】系列。漫畫的先後姑且不論、影像呈現的震撼力卻深遠得多。所謂的功力就是如此,【驚奇四超人】的預算絕對不會少,太空漫步、極限運動、火焰飛行、鋼體碰撞、特異延展、能量交會,該有的都有了、就像烏鴉長壽的套餐一樣,可是卻幾乎沒有東西能讓我的神經為之振奮、或留下意猶未盡的激昂印象—除了石頭人擋住卡車的那一撞,但那是因為這讓我想起【地獄怪客】,不是因為那一幕多麼壯觀。

應該不是只有我而已,人們對特效與場面的胃口早被養大到不可理喻的水準了。【王者天下】的千軍萬馬雖然驚人,但大多數人在上萬強獸人大軍壓境之時就把感動預支殆盡了,所以即便理智上我承認雷利史考特的調度能力優於彼德傑克森,但誰叫他活該倒霉地到今年才推出本片呢?如果是五年前,【王者天下】的場面絕對會令人拍案叫絕的。

而【驚奇四超人】在場面方面更是難有建樹。作為一部年代悠久的漫畫作品,相似的場面在紙本與影像上早已重複被使用了不知千百次,除非你極愛漫畫原作、亟待由真人飾演的驚奇團隊,或者你沒看過多少大場面電影、感官尚未到達接近痲痹的地步,否則我真的不知道有何理由要為這種程度的打鬥與排場血脈膨脹,我甚至連心跳的些微加速都稱不上—是的,我一邊在量脈搏,沒有扯爛。

再者,漫畫電影早已不屬於純粹的青少年/兒童取向,而是不斷地被佐以人文、社會、心理議題的準深度全民載體。若想單以角色設定與特效場面取勝,那就得和難以計數的昂貴娛樂作品相爭比較。這樣的結果,讓漫畫電影的處境更舉步為艱—前有【蝙蝠俠:開戰時刻】的心理側寫,後有【蜘蛛人】的超絕特效,一旁還有【變種特攻】的豐富多元,無論想從任何角度切入,都是強敵環伺,想要在這塊場子出類拔萃,還真得絞盡腦汁才行哪。

因此我實在不覺得【驚奇四超人】能比及格水準高明多少。也許觀影年齡不超過三年或實際年齡不超過十二歲的人能夠大呼過癮吧,也許我真的老了,也許我的感官系統已經退化了…我沒有睡著純粹是因為音效很大聲罷了,末日博士的每一場打鬥都讓我更加地窮極無聊。該有的設定都有了,給一場令人難忘的打鬥真的有那麼困難嗎?不要說什麼創意了,至少要纏鬥地夠久、夠狠、夠致命吧!

歐,我忘了,本片是普遍級的,應該要顧慮孩童市場—我也曾經是孩童啊,雖然我十歲左右就看過限制級了,也沒什麼嘛。現在的小孩應該更早就看過了才對,何必擔心小朋友接受不了呢?

另外要將本片近乎幼稚園等級的角色關係忽略,還真的挺不容易的—我不是說彼德帕克與瑪莉珍的愛情有多複雜,我也不是說幼稚園的學生水準不夠,時代是在進步的!—這是描寫方式的問題,愛恨情仇的經營問題,不要讓能在太空站工作的人講話像二流的智障—是的,就是本片最帥但最蠢的霹靂火—一如【縱橫天下】裡挺著大胸部穿著熱褲的核子能科學專家一樣低能,而群眾的崇拜現象又在寫實與虛幻荒謬的中間搖擺不定、不上不下,我忍不住想到令人昏睡的【迪克崔西】,我近期一定要再看一次,因為我懷疑那部片相較之下更有意思。

什麼?經典漫畫元素?歐,當然,本片確實以最膚淺的方式重複著漫畫最傳統的善惡對立母題,想當神的、總喜愛到不了手的女人的、象徵人類中心科技資本主義的傲慢反派,聰明但有責任感的美女主角,優秀但羞怯的男主角,面惡心善的威猛配角…我沒有要批評其傳統的意思,但你不覺得末日博士挑撥石頭人與奇幻先生的手法跟卡通頻道的節目差不多嗎?哈囉,這部片有限制六歲以下才能觀賞嗎?還是我得把理解與聯想能力都丟光了才能好好看這部電影呢?

再講下去,我就成了刻薄的賤人—不,我本來就是刻薄的賤人,賤人的本分就是暢所欲言,才能不同於溫吞的帥氣的主角嘛,所以我就是覺得看這部片像是失敗的打手槍,排泄一般的半吊子高潮,只比【幻影殺手】那連勃起都搆不上的廢作略勝一籌,絕妙的性愛講靈肉合一,本片的靈魂淺薄姑且不說—沒多少電影膽敢聲稱內涵豐富—連最基本的直觀肉慾都沒有—單靠蘇珊史東的肉體恐怕加不了幾分—將其歸於打槍等級,已經是我最大限度的客氣了。

什麼?我的言論太偏頗?哈,誰跟你說我打算客觀了呢?好啦,盡量中肯一點來講,絢麗特效、俊男美女、情感關係、社會互動、情仇交會、善惡對決,本片都包括了,而且上天、下海、飛天、遁地—如果打破地板也算的話—水、火、電、石、金,能安排的都安排了、能填充的也都填充了,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是的,如果你覺得自助餐的菜色全部排滿就足以稱作美食的話,那你很適合看這部電影—不,我沒有瞧不起自助餐,我每兩個禮拜就光顧香香一次呢!天佑自助餐,天佑台灣,而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寧願吃三頓自助餐也不想看這部電影。

然後,我提著第三季的【六人行】悻悻然的回家了,空洞的疲倦—不對,連疲倦都稱不上,打手槍至少會有些許的精力消耗,我要修正我的言論,本片跟【幻影殺手】同屬於「洩慾功能不良」的等級,只是【幻影殺手】是第一級,本片是第三級,失敗程度較低。我卑微的週末偷閒慾求,終究只能靠羅斯與瑞秋的擺爛對話、致癌鹽穌雞與甜度過高的綿綿冰獲得滿足。

什麼?【驚奇四超人】創了票房記錄?朋友,這關我什麼屁事?【深喉嚨】也創了記錄,難道你看了就一定爽翻天嗎?不是嘛!這畢竟是暑假,垃圾芭樂片滿天飛,如今你爽到了、我沒高潮,只是這樣而已,何須計較?再說接下來還有【機戰未來】和【絕地再生】呢!一部【驚奇四超人】算得了什麼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