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這部電影,只是一直不清楚原因在哪裡,是吵雜的史剛、金剛般的殺無赦,還是彷彿來自《魔戒》的鷹王?我不確定,甚至到了正在書寫的現在,我都不確定。

當然,我不會全盤否定這部電影,因為許多地方都帶給我難得的驚喜。

我喜歡開頭的速寫動畫,如果那段單獨發行,我絕對願意花錢收集;我喜歡沙馬蘭慣有的細節描繪,我更喜歡本片的笑鬧插曲,這些幽默的橋段,甚至可稱系列作品之冠(註一)。

影像,也是沙馬蘭作品不可掠過的風景,從【靈異第六感】的鐘樓、【驚心動魄】的大雨和斗篷(註二)、【靈異象限】屋裡的星月閣樓(註三)、【陰森林】神殿柱群般的樹林與草叢,來到本片的鷹王降臨,那隔著水面、印象派色塊似的堆疊。

然而,我不喜歡這部電影,我可以為幾個片段買下本片,但我實在不喜歡本片。

我不喜歡做為男配角的沙馬蘭,他不再是短暫出場的螺絲釘,而是與主角確實關聯的角色,他或許演得好,至少比【沙馬蘭隱藏的秘密】的生澀作態好,但那角色就算直接拔除,故事依舊能順利敘述,佔著可觀的戲份,卻只是盡可刪除的無謂。

我更不喜歡床邊故事內跳出的史剛、鷹王與殺無赦,這些動畫化成的妖物,比開場的黑白線條更無力,不恐怖、不震撼,更別提誘發我思索寓意,當然,它們或許不需要寓意,但能讓我探求寓意的,正是感動本身,而我從未想過,沙馬蘭的電影,也可能讓我失去探索的興趣。

失去興趣探索那可能僅屬於他的個人沉溺。

我放棄把公寓成員想像成世界縮影,無意感受他對影評拙劣的具象諷刺,厭倦於過於簡單又不夠精采的角色扮演,這一切不過是顛覆不全又未自成類別的失手嚐試。

當然,即使我不是(註四),他仍可把我歸為該被史剛撕裂的評論家,如果作者是上帝,史剛是復仇女神,所有不懷好意的議論者通通可以被撕裂,只要作者開心、作者滿意。

但,那依舊只是沉溺,而且這次還是個令我冷感的沉溺,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與沙馬蘭的距離如此遙遠,遙遠到無法估計。

註一:或許【靈異象限】是個例外,印象中那也是部笑聲不斷的電影。另外,我相信許多人笑完了,仍舊不喜歡這部電影。

註二:那斗篷其實是精心設計過的,雖然造型極端平凡,穿在布魯斯威利的身上依舊挺拔好看。

註三:這或許能理解成一種「偷渡異教神化於天主教文本」的企圖,也昭示著沙馬蘭將該片定位在「普遍信仰」而非「特定宗教」的出發點,當然,也可能純粹是好看而已。

註四:我不是評論家。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