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昭南,應該是非常寂寞的人吧。

嚴格說來,除了長年生活在武莊的志邦與小武之外,天山五劍似乎都擁抱著寂寞的人生。例外可能是穆郎與辛龍子,我很喜歡他們加入武莊一起搬木提水的片段,集體重建家園的快樂,大難不死的慶幸,非常光明又充滿活力的插曲。

傅青主註定要寂寞的,他肩扛前半生的罪孽、以後半生否定著逝去的過往;楊雲驄也註定要寂寞的,以自我囚禁的方式迴避著江湖上無可避免的仇恨。

而楚昭南,隱藏著高麗的祖籍與奴隸的過往,披掛著天山劍俠外衣、手持著第一神兵由龍,卻在看到綠珠之後,以異常的積極與執著渴望帶著她逃離卑奴的宿命。僅是曾經同為奴才的通性,就能牽連出如此這般的一見鍾情嗎?

他應該真的很寂寞吧。

一見鍾情,始終是消費文本販售浪漫的手段之一,尤其在架空的奇幻武俠裡更是如此。超絕的俠士、美豔神祕的異國奴婢,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驚人的組合呢?

可惜的是,徐克終究是擅長男性陽剛武勇的導演,男人拯救女人也是武俠世界裡的約定成俗,在這樣的限制裡,綠珠身為暗樁與戀人的衝突感,反而被覆蓋以風火連城的吞食與楚昭南救贖似的性愛,其餘的情感流動則一聲不響地失散了。

因此,一如【刀】,女人終究只能等待,等待著被拯救,等待著被宰割。其餘的努力,不是遭致災禍、就是徒勞無功。【七劍】裡的綠珠重複著如此的命題,糟蹋著原本可以發光發熱的精彩設定,雖然在意料之中、卻還是令人難免失望。企圖走出新局的武元英與劉郁芳,則是另外一個故事,下篇再續。

令人費解的是,楚昭南到底是為了怎樣的寂寞與感動,願意這般不顧一切地信任著、擁護著綠珠?我很希望本片不要把亂世的情感搞成偶像劇的安排,但目前看起來就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身為異鄉人的楚昭南,一定有很多難以盡訴的心事。朝鮮的奴隸怎麼會來到天山?有了如此的神功,為什麼不設法歸鄉?在幾個僅有的片段裡,楚昭南透露出對家園的渴望,然而我卻看不到他回不去的理由,就像七劍沒有理由不一次殲滅風火連城的大軍再從容地離開一樣。

就像前文所說的,本片燃起了許多火星,卻沒有蔓延出足以令人共鳴的烈焰。

於是,幾個用來刻畫楚昭南與綠珠的片段,即使原意頗為深沈,到頭來都顯得做作而缺乏真誠,其中尤以楚昭南執意帶她前去破壞風火連城的財庫為最。隻身帶著毫無戰力的弱女子前往可能蘊含危機的敵方陣地,還有什麼決定能比這個更荒謬?

可惜了這樣的一個異鄉劍客。回想起來,連他拿著摻了血的酒要郁芳喝下、直接造成了她的變心,也顯得非常奇怪。楚昭南並未在太多地方流露溫情與關心,卻輕易地撫慰著毫無相關的女子—即使是如此粗獷地。

只能說愛情與慾念的發生,很難用理由說得清吧—至少,這是本片想要傳達出的某種情境,雖然在本片的脈絡裡,這些安排還是能以非常世俗的方式簡單地詮釋。

實在是太可惜了啊,楚昭南,本片唯一擁有年輕俠客威悍英氣的人物,終究沒有留下除了武打以外的任何餘韻…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