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Fake Fantasy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4 Mon 2007 11:18
  • 驕傲

他們說,她看來那麼地驕傲,除了自己,她什麼都看不到,她總是穿黑色的上衣,白色的長褲,她從不說話,從不微笑,她每天默默地來,默默地走,他們的眼光映在她的背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只能匍匐前進,由徬徨織成的火網密佈在我們頭頂,恐懼使我看不到、聽不到,只能放任時間割裂手肘、記憶磨損膝蓋,隨後是一具具掛在鐵網上、由傳聞組成的破碎血肉;我看不清同伴的臉,探不到他們的體溫,我只能憑著四周微弱的呼吸,以及此起彼落的耳語,確認自己不是獨自一人。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Jul 20 Fri 2007 01:33
  • 無題

獸吞嚥著寂寞、消化著空洞,然後獸角脫落,剝落成一個個溫暖的夢,他每每在這樣的夢中甦醒,然後面對一屋子的空洞,他揉著眼睛,剝除軀幹上龜裂的記憶死皮、以及昨夜殘存的最後那絲寂寞,他用力撐開那寂寞,靜靜地端詳,然後將寂寞丟出窗外,窗外是那等待吞嚥寂寞的獸,以及從其他人身上剝除下的寂寞,獸於是滿足地嚎叫著,帶著那滿肚子的寂寞與空洞。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只要能進入那個房間,所有的罪行,都能被寬恕;大家都這麼說,然而他從未看過任何人走近那個房間過。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她跟他分手以前曾說,他是她見過最慵懶的男人。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她一直覺得這世界沒有什麼值得期待,除了很多很多的愛。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他喜歡在星期四和女人做愛。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雖然小若不怎麼喜歡,但她們一行人總在星期三聚餐。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她每天日出目送他出門,然後乖巧地等待他在日落時回家,他出門,他回家,對她來說,這就是一天最完美的始末。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他最討厭星期一。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 Mar 27 Tue 2007 13:02
  • 愛情

她舔著他的頸項,一面順勢抽出了他的刀,無聲的、急速地沿著他的左肩膀邪向砍下。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 Mar 11 Sun 2007 23:58
  • 影子

如果你抓得到我的影子,我就分一半的靈魂給你。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31 Wed 2007 00:18
  • 擁抱

他來到了擁抱一次只需一元的國度,然而他太寂寞,寂寞得一貧如洗,於是他帶著記憶中的空洞投池自盡,在他斷氣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神停留在池底閃耀的一元硬幣上,那是個許願池,他最後的歸屬。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時光機,能不能把思念投遞到遠方的時間裡?這樣的話,就算你的身影早已離開了我的心底,你存在的溫度仍不只是埋葬在過去的記憶。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雕塑,是他唯一擅長的事情。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剛有人問我,為何《虐殺研習》系列沒有繼續,對啊,為何?明明就是寫了就會爽的系列,照理說應該要照三餐寫才對,為何停了那麼久呢?想了一下,大概是〈無人辦公室之離職大虐殺〉的關係吧!那一篇寫完,讓我滿足太久,所以就忘記模擬虐殺的樂趣了。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 Dec 17 Sun 2006 11:45
  • 三天

他們認識的第三天,她就帶他進了房間。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星期六還要上班心情有夠差,乾脆來個辦公室大虐殺!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8) 人氣()

  • Aug 23 Wed 2006 10:17
  • 心疼

這行靠的是天分,他靠的卻是堅忍。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ug 22 Tue 2006 16:57
  • 手足

他們隔著塵土飛揚的小場子四目相對,他以腰間的絲綢擦亮鋒利的彎刀,她吐著戰意與懼意的氣息磨蹭著堅硬的蹄,抖弄著腥紅的華麗掛飾,揚著額頭上尖銳的角,等待那宣判割裂的號角聲。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