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只能匍匐前進,由徬徨織成的火網密佈在我們頭頂,恐懼使我看不到、聽不到,只能放任時間割裂手肘、記憶磨損膝蓋,隨後是一具具掛在鐵網上、由傳聞組成的破碎血肉;我看不清同伴的臉,探不到他們的體溫,我只能憑著四周微弱的呼吸,以及此起彼落的耳語,確認自己不是獨自一人。

當我繼續匍匐前進,越過運勢與詛咒的坑窪時,耳語傳來了軼聞,據說有人厭倦了地面的空氣,決心再也不要匍匐前進,在眾人的驚懼聲中,那人撕開了鐵網,傲然地站立而起,然後暴露在火線之中,沒有人聽見他的哀嚎,沒人察覺他有倒下,傳聞說,他毫髮無傷地逃到了火網之外,一個不用匍匐前進的地方。

我聽著,靜默了幾許,然後繼續匍匐前進,手肘與膝蓋的傷,似乎不那麼痛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