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她看來那麼地驕傲,除了自己,她什麼都看不到,她總是穿黑色的上衣,白色的長褲,她從不說話,從不微笑,她每天默默地來,默默地走,他們的眼光映在她的背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他們說,她看起來那麼地驕傲,在她身上,什麼都找不到,當他們拉起她的衣服、撕下她的長褲時,她沒有掙扎,沒有哭鬧,只有默默地望著他們,望著他們對自己施暴,當他們的衝動終於冷卻,倉皇逃散而去時,她的身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他們說,她看起來那麼地驕傲,她的眼神裡,什麼都觸不到,她總是穿黑色的上衣,白色的長褲,她不說話、不微笑,繼續維持著,冷冷的驕傲,她什麼都不需要,所以誰也得不到,他們一邊說,一邊露出曖昧的微笑。

然而,他們不知道,她要的,只是單純的擁抱,她得不到、找不到,所以她只能選擇,繼續地驕傲。

那位留亂碼的小姐,妳可不可以去死啊!幹!砍妳留言他媽的浪費掉我多少生命妳知道嗎?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