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ted_ver2.jpg

對悲天憫人的人來說,瓦特布拉克這篇可說相當地政治不正確,

因為布拉克毫不遮掩地聲稱「慈善事業干擾了人類的生存」,然後扯到了達爾文!

任何人要在此指責布拉克鼓吹殘酷的社會達爾文主義都不奇怪,

然而對布拉克立場稍有瞭解的人並不會急著替他扣上殘酷與偏頗的帽子,

首先必須注意的是,不少社會達爾文主義者本身並不支持透過政府強力執行什麼

社會達爾文主義中主張窮人應努力養活自己的部分亦有價值,

因為這不過是「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生命負責」的較殘酷說法而已,

更有甚者,部分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亦支持改善勞動條件、讓窮人有機會翻身,

以上可以簡單參考,不過本篇重點並非替社會達爾文主義辯解,重點還是布拉克,

請記住,布拉克與自由意志主義頗有淵源,

而自由意志主義非常重要的元素是「非侵害原則」(Non-Aggression),

此原則一方面尊重所有人「並未侵害他人生命財產的所有選擇」,

另一方面亦主張「所有人都應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類似自由意志主義陣營大將哈利布朗曾在文章中提到的「自由就是責任」,

由以上,請不要把布拉克的主張跟後來搞種族主義的納粹搞混了,

布拉克在此的主張說穿了只是在非侵害的原則下、讓強弱不等的人種各自發展,

最後「適於生存」的人將佔絕大多數,如此而已,

另外將整篇讀完的話也將發現,真正的重點不在於反對慈善活動,而是:

一、反對透過政府進行慈善活動。

二、反駁「指責他人不行善」的偽善份子。

就前者而言,布拉克舉例說明政府進行的慈善活動將如何地無效率而浪費資源,

比方說,政府為了「幫助農民」而以高於市場的價格採購農產品,

結果此舉造成了農產品生產過剩,不但需要投入更多的稅金進行採購,

更犧牲了其他部門的購買力,

諷刺的是,這些獲得政府補貼的農產品被運到其他國家,進而擊垮了其國內農業,

在其他國家受害了的,反而是比本國農民更弱勢的一群人,

注意,以上農產品並非靠自己的力量=優秀的品質或低廉的價錢擊敗外國農業的,

而是靠自家政府補貼=其他倒楣納稅人的錢「讓成本看起來好像降低了」,

這與自由貿易下的國際競爭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指出政府善行的無效率後,布拉克進而批判慈善人士的哲學基礎,

更精確來說,布拉克批評的是「擁有較多者有義務幫助較貧困者」這種想法,

因為這種想法將衍生出「絕對收入均等」的荒謬結果,

也就是說,如果有人真心奉行這想法,他必須不斷地奉獻出自己的所得,

直到「周圍沒有人比他貧窮」為止,而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這麼做,

事實上除了少數狂熱的慈善家,絕大部分號稱慈善的人都不可能奉行這想法,

自己都不奉行了,憑什麼叫其他人照著做?

慈善這回事,還是不要跟義務扯上關係比較好,自願地奉獻,才是真正的善!

這也是為什麼雖然布拉克的啟蒙者安蘭德本身反對慈善或社福,

但她亦不反對「透過私部門進行慈善活動」——這畢竟是個人的選擇!

可悲的是,絕大部分的社福團體都企圖透過修法或政策來推行其口中的善,

這些舉動實質上等於「透過政府以暴力強迫其他所有人出錢行善,無論其是否願意」,

強迫的因素一旦出現,就是對他人的侵害,根本沒資格稱為善,

奈何這些人很可能一輩子都想不通以上極其淺顯的常識。

參考:《百辯經濟學》P.189-196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