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吞嚥著寂寞、消化著空洞,然後獸角脫落,剝落成一個個溫暖的夢,他每每在這樣的夢中甦醒,然後面對一屋子的空洞,他揉著眼睛,剝除軀幹上龜裂的記憶死皮、以及昨夜殘存的最後那絲寂寞,他用力撐開那寂寞,靜靜地端詳,然後將寂寞丟出窗外,窗外是那等待吞嚥寂寞的獸,以及從其他人身上剝除下的寂寞,獸於是滿足地嚎叫著,帶著那滿肚子的寂寞與空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