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舔著他的頸項,一面順勢抽出了他的刀,無聲的、急速地沿著他的左肩膀邪向砍下。

刀鋒割開了淺淺的傷口,血緩緩地染紅了他的胸口,她好奇地趨近,舔著他的血液,那鹹膩又充滿生命的味道,令她瞬時溫暖了起來,而後她再揮一刀,他的右胸血流如注,她放下刀,雙手環繞著他,舔食著他的血液,撫摸著他被汗濡濕的背部。

他漠然地看著她,從地上撿起了沾了自己血液的刀,安然地、淡淡地,把臉湊在她的耳邊。

妳這樣的力氣,根本殺不了人,殺人,應該要這樣——他單手將刀砍向自己的頸項,刀光落在她剛以舌尖溫潤的地方,血噴滿她的臉龐,他的腦袋煞然落下,而後沈悶地在地上滾動著,直到撞上路邊的石頭,那腦袋才歪斜地停下,他緊緊地抿著嘴,眼神沈靜如雕像。

她撿起他的頭,撫摸著他的臉龐,舔著他雙頰、眼眶與唇間的血,然後笑了起來——在那一剎那,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愛情。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