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livion

所有人都討厭政府被有錢人把持,

就連有錢人本身都討厭政府被有錢人把持--討厭政府被其他有錢人把持,

政府容易被有錢人透過賄賂而把持--這是幾乎所有人對政府的印象,

佔領華爾街、113遊行、以致於大部分想像得到的抗議,

幾乎都找得到「防止政府被有錢人把持」這個訴求--有錢人也可代換成「財團」,

只是,放眼世界,似乎沒有任何國家的政府不被有錢人把持,

要說有甚麼差別,大概是明目張膽的把持vs.以遊說團體與政治獻金隱晦地進行把持,

這歷久不衰的現象在經濟低靡的當下可說讓有錢人的形象更加被醜化,

如何防止政府被有錢人把持幾乎成了全世界的在野黨永遠用不膩的訴求,

即使這些在野黨有朝一日成了執政黨幾乎也都會以類似的方式跟有錢人形成同盟,

對於這現象,絕大多數人除了憂慮以外,

似乎只能期待某個政黨、在某個正確的時刻、提出某個正確的法案來遏止邪惡的有錢人,

有這樣的想法還蠻正常,畢竟我們從小就是被這樣教大的,

我們被教導說民主政治是目前世界上最棒的政治體制、值得大家信賴、也得倚靠大家守護,

關於世界上最棒這件事,或許是沒錯的--如果比較的對象是其他極權體制的話,

然而如果要說這是人類所能達到的最佳體制,這就有待商榷了,

畢竟,500年前的歐洲諸王無不奢靡、浪費、濫權,

然而如果跟古埃及的法老王比、當時的歐洲諸王又是相對開明的,

在當時,歐洲諸王也能聲稱王權是世界上最棒的體制了--某種程度,他們也是對的,

但那又怎樣?現況是最棒的,不代表不能更好、更不代表其前提不能被質疑,

而當明顯的錯誤能被指出來,拒絕繼續錯誤就是合理的訴求,

拉回前面說的,目前大家都把重點放在「如何防止政府被有錢人把持」,

這種點看似合理,但如果你把「政府」與「有錢人」代換成其他,

比方說「如何防止智慧型手機市場被蘋果把持」或「如何防止速食市場被麥當勞把持」,

雖然同樣的話題也有人在聊,但問題就相對不重要許多,

不喜歡蘋果,你可以買宏達電、三星或其他,

不喜歡麥當勞,你可以吃肯德基、漢堡王或其他,

然而當對象是「政府」的時候,你沒得選了--因為政府是唯一的,而且有強迫的性質,

政府裡的官員來來去去,但政府這個組織被視為絕對的,

就算來來去去的官員從來沒讓你滿意過,

你被告知基於社會契約=你出生在這裡就得同意的某個不實際存在的契約、你必須繳稅,

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成了遠比蘋果、麥當勞以至於所有已知的財團都強大的存在,

微軟再強大,你可以選擇不用Windows,

Google再強大,你找得到其他蒐尋引擎、RSS閱讀器或雲端空間,

可口可樂再強大,你不要喝就是了,

但只要提到政府、或由政府直接控制的組織,管你喜不喜歡、付錢=繳稅就是了,

當然,你從小就被教導說人人平等,而透過投票、每個人都能參與政治,

有這個想法的,建議你去查「公共選擇理論」這東西,

這理論的大意是說,而做為個人的你要參與任何政策的改變都不符合成本效益,

然而利益團體=集中資源影響某項政策的組織卻有其獲利性,

所以即使跟你想法近似的人很多、可能有上百萬,

但你們組織起來試圖影響上百項政策這件事卻極端無效率又不划算,

而利益團體,特別是受有錢人支持的利益團體,能以少少的人針對特定的政策做出影響,

結果就是,政策容易往對有錢人有利的方向前進,

當然,有時政府也會訂一些看似仇視有錢人的政策,比方說高額的稅制,

但那又怎樣?重點是「跟政府友好的有錢人」的利益,

這點可從政府週邊的裙帶看出一些端倪,

所以,再回到前面講的,如何防止政府被有錢人把持?

答案是,只要政府存在,政府就是會被有錢人把持,差別是哪一群有錢人,

政府跟任何組織都不同,最接近的組織是黑道組織,

其擁有獨佔的暴力權、可侵害你的財產、甚至能侵害你的生命而不付出代價,

而政府裡從上到下,都是跟你、有錢人以至於所有國民一樣的「人類」,

智能沒有比較高,道德也沒有比較高,

不管設計怎樣的法律,有錢人就是比你有機會把持政府,

那你能期待甚麼?你能期待的是,也許有一天,大多數人會了解政府的危害,

並基於這了解、削弱甚至消滅政府的權力,

這不代表一切就會萬分美好、許多事仍要努力去追求,

但這代表的是沒有一個「暴力組織能合法地逼你做任何事情」,

你能以更低的成本取得自我防衛的力量、你能跨越更低的進入障礙與其他人形成同盟,

你能以自由意志決定要或不要與某個有錢人進行交易,

而在這樣的世界裡,要成為有錢人只有兩種方式,

第一,提供優良的產品與服務,讓你與其他人自願地掏錢出來,

第二,用暴力搶錢--就跟現在的強盜、邪惡財團與政客沒甚麼差別,

關於後者,只要你夠努力、夠自覺,你將能在這樣的世界裡為自己爭得更多的保障,

在這世界的有錢人,將沒有政府這個被神化的組織得以強迫你做甚麼,

有錢人得面對更多亟欲取代他的服務提供者、更多揭露其醜惡行徑的媒體,

更多保全服務提供者、非營利監督團體,

以及,最重要的--更有錢、更自由、還有自主武裝能力的最強大消費者,

而不像現在這樣、活在保障的幻象之下、實際上被政府剝奪了財富與權利的納稅人,

當然,以上不會在幾年內發生,甚至幾十年內都不會發生,

大多數人花了幾百年的時間才了解到國王並沒有比較高級、無法超越其他普通人,

而大多數人又得花多少年才能了解到政府並沒有比較高級、無法超越其他普通的組織?

這就是未知數了。

參考:Buying Unfair Influence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