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開始播《勇敢復仇人》了。

我非常喜歡這部片,類似的主題還有《逍遙法外》、《追情殺手》還與《非法制裁》,然而《勇敢復仇人》絕對是其中對主角塑造最成功的作品,茱蒂佛斯特把女主角從幸福、受害、驚懼、憤怒、冷酷、重獲憤怒以致於漸漸走出陰霾的情緒脈絡表現得清晰無比,我不知道其他人怎樣,至少我對她的復仇之情有絕對的同感,理論上我反死刑與私刑,但在個人的層次上,我很支持她。

我很喜歡的一段是:茱蒂佛斯特重回工作崗位後,在廣播節目中與觀眾討論暗夜私刑者——也就是她自己——這時出現了以道德或法律切入的聽眾,這種人向來看蝙蝠俠或制裁者之類的存在不順眼,他們相信守法的重要性,相信以暴制暴之人跟他們所制裁的對象同等邪惡,就像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國再入侵伊拉克。在某種程度上,我也這麼認為的,我們被教導以暴制暴是錯的。

——然而,每個人都有想以暴制暴的時刻,或多或少,但不可能沒有。一旦到了那樣的時刻、並且真正地付諸行動,復仇從此變成非常私人的事,因為是那麼地私人,所以群眾的道德、觀感與批判,根本就不重要。也因為如此,真正有復仇意志的人,只需要忠於自己就可以了,這樣的復仇人,跟期待取得群眾認同的、將復仇美化成道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後者我們稱之為政客。

話說回來,茱蒂佛斯特的作品幹嘛那麼少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