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家庭背景與經濟上的理由,我從來就不是個追求名牌或流行的人,我最常穿的衣服是佐丹奴,幾乎不接收任何流行服飾資訊,那種東西我越看越糊塗,不過為了看電影,我時常會出沒在西門町與信義商圈,台北市最具代表性的兩個流行區域,在這裡逛了好幾年的感想是:追求流行的人很多,懂得穿衣的人卻很少,許多滿口甚至滿身名牌的人,穿起衣服可煞是恐怖,直接脫光把鈔票糊在身上,搞不好都比較入目。

然而,只要是流行,就有人追逐,就像名牌與價格的影響力永遠那麼恐怖,服飾的領域如此,電影的領域當然如是,出自名家的電影,只要過了基本水準,歌功頌德之語便會產生,以說服模式的角度來看,這類難以量化或實際化的標的物,周邊線索能產生的影響力絕對不可忽視,反正願意深思的人少、追隨權威腳步的人多,給幾個毫無道理但看似有指標意義的線索——價格、名牌或名家——傻瓜就會被簡單地說服。

看來,在酒的領域也是如此。

加州實驗:紅酒越貴,感覺越好喝

黃建育/綜合報導

我們都知道,「酒是陳的香」。但現在,似乎是越貴的也越好。

「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最近曾進行一項實驗,結果發現,參加實驗的人如果被告知,他們所喝的紅酒價錢較高的話,這種酒喝起來感覺較好喝。

實驗進行時,有廿一位自願受試者被要求喝下不等年份的卡本內蘇維翁,然後記錄下他們所喜歡的。受試驗者唯一知道的事情,是酒的價錢。在少許情況下,他們甚至不知道真的價錢。

結果,大多數的受試者都表示,「較高價錢的紅酒」比較好喝。

在實驗中,研究人員還把一瓶九十美元(約台幣二八OO元)的卡本內蘇維翁,說是十塊錢的酒,矇過受試者。此外,他們也曾把五美元的酒說成是四十五塊錢,照樣成功。

實驗進行中,受試者的腦部也接受掃描。研究人員想測一測他們腦部「內側眶額葉皮質層」(主司愉悅)神經的活動情形。結果,那些「更貴」的酒,分數也較高。

英國「品酒協會」執行長奧立佛詹森表示,這些受試者的反應,跟某些人對名牌服飾、汽車與皮包的反應大致相同。二OO一年十月,倫敦金融區有幾個交易員就曾支付高達一萬二三OO英鎊(約台幣七十八萬元),在倫敦一家高檔餐廳點了一瓶紅酒。

不過詹森表示,並非每一個人都因為某種紅酒的價碼高,就認為它一定是好酒。他說:「他們得知這瓶酒的價錢很高的時候,自然就會期望很高。不過,當這瓶酒不如期望的時候,他也會一腳就把它踢開。」

他說,沒有任何一位品酒行家會被這種實驗欺騙。英國品酒專家珍西絲羅賓森表示,她對於這項實驗會在加州進行一點都不感到訝異。她說,美國人對於紅酒酒的態度跟英國人很不一樣。羅賓森女士說,大約七年前加州一家餐廳的侍酒師向她表示,只要一百美元以下的酒他都賣不出去。不過,當他把這些酒的價錢改為一百美元以上的時候,就很容易賣了。

出處:雅虎奇摩新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