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太偏激,另一群則說,民進黨在台獨方面無心落實純屬放屁,就現在來說,這兩種說法都有其道理,特別是後者,民進黨錯過了至少三個匯聚台獨能量的時機,以致於再怎麼善意的泛綠支持者,在支持民進黨之餘都是帶著不得不然的無奈態度,以我這種前深綠來說,現在的我會聲稱:我支持台獨、討厭國民黨,但我不接受被歸類為泛綠。

然後,我真他媽的看不懂馬英九與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在鬼扯什麼。

台灣相對於大陸,若非統一、就是獨立,哪有什麼不統、不獨這種東西,男女之間什麼關係?能上床就是能上床、不能上床就是不能上床,就算這界定只有一瞬間成立,也必須在那瞬間有清楚的認知才能建立短暫的關係,不然你怎麼分辨兩情相悅的性交與霸王硬上的強暴?調情與吃豆腐之間你怎麼拿捏?好啦,我知道有的笨蛋就是不會拿捏,但通常這種笨蛋不會想要執政、也不至於有機會選總統吧?

偏偏台灣的現況是,國家定位較有理——或更有機會修正得更有道理——的政黨無能也無膽,國家定位如糨糊狗屁的政黨靠著長期的洗腦與許多人的墮於思考繼續宣傳著似是而非——似是而非?客氣了,我真的不知道荒謬至此的東西哪裡有「似是」的成分——繼續逍遙,詭異的是還有許多連戒嚴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小朋友與忘記戒嚴到底是什麼的蠢大人樂觀地說:國民黨大勝,好日子快要來了。

話說回來,像我這種人能怎麼辦?為了討厭國民黨,而投民進黨?支持退步的人或團體就是支持其繼續墮落,政黨輪替的正當性就是建立在如此單純卻極其合理的理念之上,然而反過來說,為了懲罰民進黨,難道要投國民黨?因為眼前的酸臭麵包很難吃,所以改吃地上被踩過的屎塊,這樣也說不過去吧?不管投誰,我都無法說服自己,這種票在我看來,不要說神聖了,連最基本的實際意義都稱不上。

當然,這是我的想法,不贊同我的人,儘管去投票沒關係,不管是無能無膽的民進黨,還是爛到漏尿的國民黨,通通沒問題,這就叫民主政治,然而,不管你支持誰,他媽的真的不要想說服我去投票,從家裡到投票所需耗費的時間,我可以舉超過三百次的啞鈴,不拿來舉啞鈴,我也寧願拿來睡覺,而不是投出這種既不神聖也不實際的票,就是這樣;我是在對誰說,自己心裡有數。

然後,對,在笨蛋當道的世界,低調才是王道!所以呢?我就是能辦公室裡、計程車上與任何地方陪藍綠支持者罵他們想罵的、講他們想聽的,但這與我在自己的部落格暢所欲言有何衝突?做人很重要,但連在自己的部落格寫文章都要考慮做人?別鬧了!在能撒野的地方,你會連撒尿都不敢嗎?人生可悲,莫過於此!

再多閒聊一下好了!很多人就是搞不懂,中心思想是一回事,態度與手段是另一回事;痛恨強暴犯、相信他們該死是一回事,確定打不贏強暴犯、所以決定先討好他再幹掉他是另一回事;在這樣的向度下,很多人在批評民進黨或泛綠的過程中,原本只是痛恨其錯誤的手段,然而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個人資質問題還是習慣問題,就開始打混帳式的把中心思想與手段攪和在一起了。

由此來看,民進黨錯在哪?不是錯在台獨的基本主張,而是用錯誤的方式去實踐——或假裝實踐——台獨主張,又,或許其他相對正確的方式,根本就不符合民進黨短期的選舉利益,所以才會有這種叫囂式的打架式選舉法;反過來說,國民黨是端出了什麼像樣的方案?我還真的看不到,「維持現狀」本身就是文字遊戲,中共不會因為台灣低調、維持現狀或號稱不獨就停止外交圍堵,或放棄阻止我們加入國際組織。

而對於中共從來就有停下來過的外交與軍事鬥爭,國民黨,以及許多幻想政治與經濟可以分開討論的人,是有什麼想法?我還真想知道呢!

而事實是,政治與經濟不可分,而在中共直接統治台灣以前,兩岸之間存在著的,就是永無止境的戰爭,從軍事、政治到經濟莫不如是,當然,沒人想流血,可是我們必須預設未來可能會流血,所以才需要軍事規劃,以及其他向外發聲的一切努力,而這些跟拼經濟他媽的一點都不衝突,甚至應該是同時發生的,資源當然是有限的,然而只要確定其必要性,最需要討論的,就是支援分配的問題而已。

那種在立院質詢敢以「把國防經費拿去辦營養午餐可以讓多少人受惠」的傢伙,不是智障,就是混帳,經費運用的討論那能這樣?不然乾脆廢掉所有文化局,經費通通拿去發老人年金,反正沒有文化局、人民也不會死嘛!這樣的邏輯對嗎?順便再繞回來提一下,台灣只要企圖加重或更新軍備,中共就會以其他方式繼續阻撓,在這個限制下,難道我們就不需要軍備、自動向中共繳械?好像也不是嘛!

所以是否激怒中共,根本就不是決策的指標,別搞笑了。

--不錯,看來政治閒聊能引出的白痴真的比電影鬼扯來得多,戒嚴結束那麼久,還有笨蛋認為國民黨能不靠外力創造經濟奇蹟,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新一代要是都那麼白痴,那我等老人還真是不用擔心失去競爭力,反正後輩之流廢柴多。

馬推新三不:保台灣一百年和平

記者高凌雲/台北報導

國民黨提名總統參選人馬英九上午在國際研討會場合,向國際學者推銷新三不政策,他表示,未來如果當選將推動三不,不統、不獨、不武,如果台灣人民給他八年,他可以為台灣奠基未來一百年的和平與富裕。台灣目前的問題不在人民,是在政府,只要換政府就可以解決問題。

馬英九是在新台灣人基金會與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合辦的信心建立機制國際研討會致詞時,作以上表示。

不統、不獨、不武

馬英九對著許多重量級國際學者推銷他的新三不政策,不統、不獨、不武,營造兩岸和平的環境。他說,這不是新主張,是舊瓶裝新酒,如果不推動三不,未來會很艱困,中共在一九九五年對台試射導彈,引起台灣人的反彈,後來推銷一國兩制,在台灣也沒有市場,如果看看以前的失敗,中共沒有理由反對新三不。

法理台獨代價太高

馬英九表示,陳水扁執政後,採行一連串推動法理台獨的作法,沒有獲得成果,卻破壞國際友人的信任。這些代價太高,我們難以接受,過去廿多年來的許多民調都顯示,七十%的台灣人主張維持現狀,維持現狀就不會破壞好不容易建立的穩定局面。他在訪問美國與日本時,兩國的高層官員都很認同三不是帶來安定的政策。

馬英九說,日本有北韓的問題要操心,不會想要再發生另一個問題,美國要操煩波灣、阿富汗,也不會想要再見到另一個問題發生,三不有助於維持台灣維持一個安定與富裕的社會。

換掉政府可解決問題

他說,他走訪台灣二六O多個鄉鎮,在八十多個民家過夜,接觸許多專業人士,試著去了解台灣發生了什麼問題,他發現台灣人還是一樣的勤奮,友善,教育良好,問題其實是出在政府,不在人民,換掉政府就可以解決問題。

給台灣國際活動空間

國際學者關切台灣的兩岸政策與外交政策會有衝突,因為李登輝推動務實外交,訪美時卻遭到中共打壓,馬英九表示,我們要作的是活路外交,創造非零和遊戲,外交戰場應該停火,找到方法互利共存,中共不應在國際社會窒息台灣,如果中共壓制我們,會給台灣人民理由反擊,可能出現中共不願見到的事,給台灣國際活動的空間,可以避免這些問題。

馬英九說,在國民黨贏得國會大選後,如果他也能當選總統,就可以有效推動新三不,這可以向國際社會送出強烈的訊息,我們不是麻煩製造者,我們是和平製造者。

馬英九也否認積極推動新三不是無所作為,他這強調自己有作為,可以改善兩岸關係,維持和平與穩定,要談判之前,也會要求中共方面先撤除飛彈。

出處:雅虎奇摩新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