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_pilgrim_vs_the_world_ver11.jpg

已證實無能、所屬政黨貪腐兼濫權,並且連犧牲色相的價值都沒有了的馬英九,

雖然得票數退步不少,但仍然當選了,

對民主投票遊戲有興趣的人,儘管去分析民進黨敗選的原因,

畢竟,台灣離美國兩黨實力極接近、幹過的爛事也極為類似的現況,還有段距離,

美國耗費超過百年熱情與憧憬所沉浸的民主投票遊戲,台灣還沒玩夠、當然是要繼續玩下去,

而不管美國還是台灣,

任何對現實有正確理解的人,應該早就發現不管誰當選、日子都得過下去,

除了少數資本家或政治圈週圍的人,投注在政治的熱情多半都是虛耗,

還不如拿來累積個人資產,進而提升以資產為基礎的自由,

說到資本家,或者,背負財團形象的存在,

郭台銘與王雪紅應該是最近相當被關注的名字,

畢竟,他們以企業家的身分公開挺馬,「紅頂商人」之名自然就被冠上了,

許多人批評他們沒格調、風骨,以及與包括中國的暴力貪腐政權站在同陣線上,

更有人聲稱他們的站台可能是民進黨敗選的原因,

以上的批評,或許成理,

企業家在政治上公開選邊站,自然得承受其他人政治上的批評,

不過反過來講,他們真能全憑個人喜好選擇政治立場嗎?

或者,範圍再大一點,所有在中國有重大投資的企業,

真有可能完全避免或多或少地支持「看來與中國關係較好」的國民黨政府嗎?

不要小看政客以政治力懲罰產業界的本事,

即使在號稱民主的台灣,政府合法惡搞企業的手段都是數不清的,

在透明度更低的中國,政治力之可怕更是不在話下,

這裡並不是說我能證明共產黨或國民黨威脅了郭台銘或王雪紅,

這裡要說的是,企業家考量面向本來就跟個人不同,

就算他討厭國民黨與共產黨,就算他支持台獨,

就算他真心相信自由經濟與全面解禁才是進步與繁榮的根源,

眼前就是有兩個掛名中國的政府在那邊,

兩個都掌握了絕大的權力,左右著他公司能否取得執照、不被稽核官員騷擾,

更不要說平日要耗許多少資源去照顧與打通官員--名義上可能是考察或協辦活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

大尾如郭台銘或王雪紅公開挺馬、並表達對中國的友善,很可能是符合經濟理性的行為,

其他沒那麼大尾、卻依舊得在兩岸之間求生存的企業家要是以其他方式挺馬,

也可以是非常經濟理性的行為,

你當然可以質疑,他們同樣能以其他方式挺蔡,包括私下!

沒錯,確實有企業家會這樣,

不過,一旦企業家公開表達政治立場,其意義就得與一般選民分開,

同理,許多藝人公開的親中言論,也不能與一般選民的親中立場相提並論,

企業家要是公開挺蔡受到了政治報復,泛綠選民可不會跳出來彌補其龐大的損失,

藝人被中國政府排擠所損失的收益,泛綠的選民同樣補不回來,

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即使我無法讚美郭台銘或王雪紅的公開表態,我同樣無法理所當然地批評這行為,

然後,所有以「格調」與「風骨」批評郭台銘與王雪紅的人,

如果以同樣的標準檢驗自己經商的朋友或家人,

應該不難發現--所謂格調與風骨,在政治力橫流的產業界非常地難以堅持,

企業家當然可以努力與政治保持距離,避免地染上藍色、綠色或紅色,

但一旦企業夠大,

就不免受到政府的監管、需要政府發給執照、花錢配合政府擺明會賠錢的活動,

所謂格調與風骨,在被眾人承認與膜拜的壓倒性暴力面前,什麼屁也不是,

人死了也好,企業虧損了或倒了也好,可能性就是少了、就是沒了,

為了生存下去,屈就甚至演戲就是可能有其必要,

當然,我不知道郭台銘跟王雪紅在演甚麼,

但我認識某些在演戲的人,我相信你多少也認識幾個,我更相信你在許多時候也會選擇演戲,

演戲的對象是你的老闆、同事、朋友或家人,

演戲的目的,是為了生存,在生存的天平上,格調與風骨就是這麼地沒有重量,

不需要來到「理應神聖」的政治場子,光在職場就能被輕易地犧牲掉;

至於,那些認為郭台銘與王雪紅能影響選舉的人,

我好奇的是,如果真有那麼多選民因為郭台銘或王雪紅的言論而決定投馬,

這不就表示許多選民是善感的笨蛋、稍微被煽動一下就會亂投票?

在此前提下,民主政治到底還有甚麼可以期待的?

是啦,我是相信不少人會在資訊不足與思慮不周的條件下亂投票,

我自己就認識幾個對民進黨充滿錯誤偏見的深藍,

以及很多連蔡英文哪些政見注定失敗都搞不清楚的泛綠,

但我是僅承認民主政治優於極權、在此以外不覺得投票有何意義的無政府主義者,

而如果你是個信仰民主政治的人,

你又如何能理所當然地假定許多選民是善感笨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