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e_of_life.jpg

他們說,暴力是罪惡的,

然而當暴力與權威或體制相結合,暴力便有各種新的名字,

此時叫福利,彼時叫正義,而無論怎麼變,暴力的本質都不會變,

於是他們看不到,

為了所謂的福利,那群自稱政府的人以暴力奪取著他人的財產,

為了所謂的正義,同樣的政府暴力地罔顧證據、草菅人命,

而這是個說什麼比做什麼來得重要的世界,

以嘴巴追求台灣獨立卻私吞捐款的政客至今仍被當成圖騰,

以嘴巴拼經濟與捍衛中華民國卻不懂經濟也沒有尊嚴的政客也繼續被崇拜著,

在這樣的世界裡呼喊死刑制度的荒謬與賦予國家殺戮大權的恐怖,是非常艱苦的,

這樣的情緒,在《殺戮的艱難》這本書裡被充分地展現了,

張娟芬的文筆非常溫柔,有股淡然的哀愁與執拗的勇氣,

與左派的聯繫讓書中的某些文字讓我皺起眉頭,

特別是其中對不顧民意、執意廢除死刑的政客的「肯定」,

並不是說我認為民意絕對正確,事實上民意在許多時候都是徹底的錯誤,

然而政客不顧民意廢除死刑或出兵伊拉克,都是本著同樣的邏輯,

這邏輯白話來說就是「我,也就是政客,比你們這些賤民瞭解國家該怎麼運轉」,

這邏輯造就了政府的膨脹、濫權與腐敗,

這點從左派傳統濃厚的法國政府到底幹了多少爛事獲得了印證,

當下掛名偏左的歐巴馬更是顯著的例子,

就這點來說,我跟張娟芬或其他偏左的廢死聯盟人士是不可能同調的,

不過,有一點我跟他們的意見相同——都不想讓殺人的權力交給國家機器,

整本《殺戮的艱難》去除極少數所謂左派的思維,

大部分篇幅揭露的都是國家的無情、政府的傲慢與所謂「庶民」的無知與狂暴,

看完讓人很難不受撼動,

所以,不論你自認為是右派還是左派,

只要你相信暴力不能解決問題,

只要你認知到政府的可怕、相信所謂的幸福與安全必須透過和平而非復仇來達成,

這是一本你應該看的書。

延伸閱讀:殺戮的艱難

tree_of_life_ver3.jpg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