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justment_bureau_ver5.jpg

有個長輩跟我說,我應該永遠記得我的文化的「根」,

並持續對這文化進行瞭解、擁抱與參與,

長輩口中的根,指的就是台灣,這樣的根,幾年前的我或許會認,

但現在的我不再相信這種東西,也不承認這種「根」,

從我有記憶的那一刻,我就活在被稱為「台灣」的小島上,

當時這個小島的大部分人都自稱「中國人」、認同「中國文化」,

蔣經國死時,我心裡甚至揚起開著戰鬥機轟炸共匪的夢想,

然後,我長大了,

過去「中國人」的認同被「台灣人」取代,「台灣文化」成了新的旗幟,

所謂珍貴的中國千年歷史,如今成了極權與迂腐的象徵,

取而代之的,是反映自由與奔放的、台灣的新圖騰,

我擁抱著這樣的新圖騰,擁抱了很多年,堅信自己是正確的,

直到我不確定的某一日,我突然想起——我不過是偶然地出生在台灣罷了,

出生在台灣這件事,我沒有貢獻任何努力,也沒有做出任何選擇,

我不過是偶然地吸收著被稱為台灣文化的東西罷了,

就像其他人可能偶然活在相信女人不比牲畜高級多少的伊斯蘭文化,

或者相信同性戀罪該萬死的基督教基本教義環境,

我跟這些人一樣,偶然、未經選擇、理所當然地被歸在台灣的範圍裡,

如此偶然之事,為何值得我的認同呢?

我出生於台灣,這確實是個簡單的客觀事實,

如同我從未被美國、日本或中國政府直接管轄過一般的客觀事實,

然而只因為這樣,並不能賦予我任何「認同做為國家或文化的台灣」之類的義務,

也不能合理推得「身在台灣是值得驕傲或光榮」之類的結論,

偶然而未經選擇與努力的客觀事實,到底有什麼好認同、驕傲或光榮的呢?

如果膜拜千年中國文化是迂腐不適的,

那歌頌另一個未經選擇、未經嚴格定義、甚至客觀上也未必較優越的台灣文化,

又怎能不稱為荒謬呢?

滿坑滿谷的人在喊台灣文化、台灣精神、台灣靈魂,或代換成任何大而無當的詞,

但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不清楚,我更懷疑這些人自己是否清楚?

難道這些台灣元素裡沒有充斥著某些令人厭惡的墮落嗎?

更有甚者,其中所謂的「美好」難道沒有被其他文化所包含嗎?

為什麼我非得認同台灣文化不可?

為什麼我不能選擇認同部分的美國、歐陸、日本以致於任何文化的優點的綜合?

我深信我是可以的,正是因為透過「選擇」才有意義,

未經思考而純屬偶然的所謂認同,只不過是美化過的迷信與實質的墮落罷了,

任何人要擁抱迷信、要選擇墮落,是他們的事,

但不要拖我下水,因為我沒有義務認同任何國家與文化,

無論是中國,或者是台灣!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