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i_bear_ver6.jpg

Ricky Gervais是個搞笑藝人兼無神論者,

對他的搞笑作品有興趣的,可以直接上YouTube搜尋他的影片,

我對他的作品沒什麼概念,《The Office》好像有買過、但口味不是很合,

網友分享他主持金球獎的影片倒是蠻好笑,

直接嘲笑即將上台的頒獎人真的很逗趣,

很難想像台灣任何頒獎典禮的任何主持人能用這種方式搞笑,

正確來說台灣任何頒獎典禮不管是誰主持我都沒辦法看超過3分鐘,太無聊了……

不過,這篇並不是要說Ricky Gervais好不好笑,

而是延續上篇〈為什麼我是個無神論者〉

本篇〈神存在嗎?讓Ricky Gervais來回答!〉講的更詳細,

對熟悉這類話題的朋友來說,Ricky Gervais所面對的質疑與做的回答都不新鮮,

多年前在台大椰林——或者,批踢踢——的連線宗教板所進行的對話也差不多,

然而,不要說我自己過的這幾年,

打自啟蒙時期,科學與宗教對話——或,對戰——已超過數百年,

而不管科學怎麼進步,深植於人心的迷信以及不顧邏輯與證據的態度仍然強勢,

搞不好再過幾百年也是這樣吧!

就這點來看,不管是Ricky Gervais或你我,每個人都必須經歷信仰的抉擇,

然後成為特定的教徒、懷疑論者或無神論者,

我不會說成為教徒絕對不好——雖然,我真的看過很多很慘而不自知的教徒,

但只要不要踐踏他人,抱持怎樣的信仰都是無所謂的,

重要的是,不斷地讓自己的信仰接受挑戰,進而改變或強化自己的信仰,

而不是不明就裡地盲信,

當然,如果你跟我一樣英文相當普通,

比起神存不存在這種大問題,練英文真的重要得多啊!

神存在嗎?讓Ricky Gervais來回答!

你說「科學是謙遜的——科學清楚地知道當今什麼是已確知的、什麼不是」,

事實上,主流科學思想有時是錯的,而且時常會改變與更動,

如此,你如何能確定科學能支持你「神不存在」的信仰?

科學並不關心「什麼不存在」這種問題,

想像的產物無窮無盡,企圖對其處理是無意義的,

科學並不企圖證明任何超自然現象不存在,

科學只知道目前沒有科學證據顯示任何超自然現象是存在的,

如果有人提供了一罐的神,科學會進行檢驗的,

而如果我們找到了有關神的證據,科學跟著證據直到完全瞭解神為止。

我的重點是——科學能說的是「我們不知道」,

科學不會企圖合理化便宜的結論,科學必須跟著證據,

正確來說,科學不斷嘗試著證明自己的錯誤,而若證明不了是錯的,就是對的了,

相反地,迷信、宗教與盲目信仰會挑選證據並作弊(註1)以合理化結果,

而科學不會這樣掩蓋真相(註2),無論如何,科學都會將真相挖出來,

科學本身無涉道德,道德與否應該留給社會做決定,

科學發現救命良藥,至於要不要用,你必須自己決定,

科學發現核分裂能創造巨大的能量,至於要不要拿來用,留給政府決定(註3),

科學發現事實、方法與原因(註4),

科學問的是「我們可以怎樣」,而非「我們應該怎樣」,

因此,對於敬畏神的人相信沒有神就會失去為善的理由,我感到非常迷惑,

真的會這樣?

相較於相信某種隨機的物質是永存的、或這種物質突然就跳出來了,

難道你不覺得相信神以某種方式創造了宇宙比較合理嗎?

你是在問說,

在已知宇宙裡包括人類的所有東西,是被一個超自然體於6天之內創造的,

比起已知宇宙誕生於超大的爆炸、然後花了140億年變成它現在美好的樣子,

來得合理?不,我不這麼認為。

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構成宇宙,聲稱神必定創造宇宙是無意義的,

你接下來該問的是:「什麼構成神呢?」

如果你聲稱「神就是一直在那裡」,那你也可以說「宇宙就是一直在哪裡」,

這樣還比較省時間呢,不是嗎?

另外,在神如此創造了宇宙以前,祂等了多久呢?

而祂之前待在哪呢?

宇宙有變成神所期待的樣子嗎?

如果祂必須再創一個宇宙,祂會把那個宇宙做成其他樣子嗎?

而那個宇宙應該被擺在哪呢?

科學真的有客觀的目標嗎?

有的。

科學過去不是曾被用來合理化奴隸制度、種族屠殺與貶低女人?

為何談到神我們就得信任科學?

何時科學被用來合理化奴隸制度、種族屠殺與貶低女人?

信神的人當中有好人、也有壞人,

但他們幹了任何事,他們都不能聲稱科學是站在他們那邊的,

我不知道誰在那邊聲稱科學合理化了奴隸制度、種族屠殺與貶低女人之類的惡事,

科學本身不會這麼做,而任何這麼主張的人只是假科學之名罷了,

許多理論企圖以科學之名提昇自己的可信度,然而這種嘗試終究是造假,

就連宗教也時常宣稱自己的科學證據——然後失敗了。

占星術想被認定為科學,但它不是,

當真正的科學出現,占星術就得滾了(註5),

科學唯一的目標就是真相,不是「希望某事是真的」,而是探索某事是不是真的,

只因為自己的希望而相信某事是真的這不是科學,這是信仰。

伍迪艾倫有句名言:「你不能證明上帝不存在,你只能以信仰接受祂。」

就此來看,無神論者是否跟信神者一樣是不科學的?

相較於無神論者,做為懷疑論者是否在智性上更為誠實?

雖然伍迪艾倫是在搞笑,不過他仍然講得很好。

無神論者是否跟信神者一樣是不科學的?不,絕非如此,

比起相信不但沒有實際證據支持、還時常違背宇宙定律並自我矛盾的東西,

不相信沒有實際證據支持的東西怎麼可能比較不科學?

一個搞笑藝人懂什麼神啊?

既然關於神實在沒什麼好懂的,搞笑藝人當然跟其他人一樣懂。

然而,

無神論者只知道沒什麼好懂的,

無神論者搞笑藝人則能讓人嘲笑或丟掉信仰,

而好的無神論者搞笑藝人不但能讓人笑,還能讓人對信仰進行反思甚至丟掉它。

至於懷疑論者會說,

既然你不能證明神存在或不存在,你只能說我不知道,

他們的意思基本上只是「還沒找到某個東西,不代表那東西不存在」,

而我們應該先考慮有關神的定義,其中許多因為邏輯上不可能因此可直接拋棄,

以另個方式來說,如果你問「你能不能想像一個方形的圓圈」,

答案當然是「不」。

當然,懷疑是有好處的,

若能找到具有可能性的神的定義,對於其存在與否,「不知道」確實是正確答案,

然而,「不知道」對很多其他問題也是正確答案,

你屁股上有沒有一隻大象呢(註6)?

就算你已經看過了,你也不能回答「沒有」,因為很可能你只是還沒找到而已,

請不斷地看你的屁股,

然後試著相信你屁股上有隻可愛的非洲象——畢竟沒人能證明你屁股上沒有大象。

信神的人有時會質疑自己的信仰,你何時質疑過自己的無神論信仰?

無神論並不是信仰體系,

我確實有我的信仰系,但其並非以無神論「為基礎」,

其只是不以神的存在為基礎罷了。

我不會依據任何神或迷信進行道德、社會或藝術的決定,

聲稱「無神論是一種信仰體系」就像聲稱「不去滑雪是一種嗜好」,

我從未滑過雪,這是我最大的嗜好,我確實隨時都沒在滑雪!

至於關於你的問題,

我時常面對有關神、天使或地獄的理論,這種理論到處都是,

而除非其有任何一絲的可信度,否則我只能排拒它,

我必須如此,你不能對自己撒謊,

要是你對自己撒謊,你只是個被騙的迷惑的人而已,這樣有什麼好?

你計畫怎樣慶祝聖誕節?

跟朋友與家人大吃大喝,慶祝生活、並記得那些曾經存在的人們。

那些人並未從天上眷顧著我,但他們比以前更真確地活在我的腦中與心中,

在這個有60億人口的星球上,我很幸運能碰到某些人;

其他的則跟我有類似的組成;

有個女人總是無私地對我奉獻——這就是母親在做的,她們因為愛而這麼做,

母親創造了你們,無中生有地,

這是奇蹟?每天都在發生呢,沒什麼大不了的,母親也沒有被膜拜,

不需要上天堂的保證母親就願意為你犧牲性命,

母親會教你一切她所知的,但她不會預言,

而你只有一個母親。

我邊哭邊寫下這些句子。

這些年來,這就是我的點(註7),這就是聖誕節為何那麼特別,

在這時節,你會拜訪或回憶起你所愛的人,

然後想起你是多麼地幸運,想起他們如何幫助你、形塑你。

我記得母親第一次帶我去看電影,

我當時從未進過戲院,我至今仍記得那個地方,

所有的東西似乎都被地毯覆蓋著,地板,牆壁,所有的東西,

我手上有甜食、百事可樂還有世界上最大的螢幕!——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我被震撼著,在幾個小時內過了一生,

當我以為大熊巴洛死了(註8),我忍不住偷偷地嗚咽起來,

母親安慰著我,不過她看起來沒有我那麼傷心,

最後真相大白,大熊巴洛還活著!我真是他媽的有夠開心呀!

不過,這仍讓我思考著。

在回家的路上,我問母親她會在我幾歲的時候死去,

「你長大的時候,」她回答,「我會很難過嗎?」我非常擔心我未來的感覺,

她不知道要說什麼,她知道某種程度我希望聽到的答案是「不」,

但就像平常一樣,她選擇誠實(註9),

「你會的,但不會持續太久。」對我來說,這算是個好答案了。

幾週以後,我在學校發表關於假期生活的報告,

我跟其他小孩合作把《森林王子》演了一遍,我告訴他們該站在哪、該說什麼,

最後老師不得不阻止我——因為我把整天都用掉了,

如今我成為了導演,我從未再犯過去的錯誤——拍任何電影我都會在4點前回家。

那部電影我已經40年沒看了,我不知道現在看起來是否精彩,

但那仍是我最美好的回憶,因為那是我媽送我的禮物。

我媽在我40歲那年過世了。

附帶一提,她是對的,

我確實非常難過,但我很幸運地在35年前就瞭解到我必須克服我的悲傷。

就像大熊巴洛,她仍舊陪著我。

父親也蠻酷的,我的父親非常寡言,而且他讓我自己做選擇,

他教了我重要的一課——男人哭不是什麼壞事,

而他一生只哭過一次,就那麼一次——在他母親過世的時候,

幸運的是,他所有的孩子都活得夠久,不然他一定會哭第二次的。

我希望你能與你愛的人共度這美麗的時節,

這就是聖誕節之所以那麼棒的原因,

而我希望全人類能和平相處——基督徒,猶太教徒,回教徒,以及無神論者。

那懷疑論者呢?

呃?我不知道。開玩笑的啦,當然,懷疑論者也要和平相處,

所有的人類都要好好的和平相處哦。

註1:原文有改變足球門柱(goal post)之意,勉強翻譯成作弊。

註2:為達到特定的結論而漠視或改變證據,這不叫科學,這叫宗教或政治。

註3:也因為是交給政府決定,結果真的是相當糟糕啊。

註4:原文為what and how and why。

註5:雖然很多騙子占星師,但我不知道科學界有沒有系統性地檢驗過占星術。

註6:原文寫a--,所以我猜是ass。

註7:原文It usually gets me this time of year。

註8:應該是Baloo the Bear,《森林王子》裡的角色。

註9:根據之前那篇,他母親似乎也沒那麼誠實,不過,那個母親不會騙小孩呢?

原文:Does God Exist? Ricky Gervais Takes Your Questions

jungle_book_two.jpg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