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厭惡農曆新年。

小時候當然是喜歡新年的,跟爸媽一起坐火車或開車花至少七個小時回到遙遠的屏東——最高紀錄好像是將近十五小時,坐飛機的話都到美國東岸了!——有紅包可以拿,能吃到奶奶、外婆、姑姑或舅媽美味的家庭料理,跟表弟騎車、玩牌、看電影,不要說過年,整個暑假都能這樣渡過。然而,年紀越來越大,所謂的親戚也越來越疏遠,曾經可以整個暑假朝夕相處的親戚,已經成為一年聯絡不到兩三次的普通人,這就是人生。有時會想,應該要多花點時間聯絡,可是真的拿起電話,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就像曾經很熟悉的小學、國中、高中同學,你們曾經每天要相處八小時、有著那麼多所謂的共同記憶,你們曾經相信友誼能夠超越時間,結果現在你們可能早忘了彼此的長相,對,這就是人生。

話說回來,硬是要聯絡,總是辦得到,而且要重建起什麼,並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所以,以上並不算我厭惡農曆新年的原因,真要說原因,那是一種非怎麼樣不可、所以才算過年的噁心氣氛,就跟我討厭大部分的節慶一樣,數以萬計的人基於習慣或群體壓力不明就裡地做著完全同樣的事,想起來真的非常令人頭痛。現在不談情人節就應該吃貴得要死的套餐、睡已經被另外十對情侶睡過的床,而是非得把房子翻過來掃一遍、把根本不看的書拿出來又放回去、把沒用的箱子拿出去丟掉、買另一個沒用的箱子回來預備明年再丟掉、準備誰都知道絕對吃不完然後一定要包含雞鴨魚肉佛跳牆之類的菜色——憑什麼過年不能吃披薩配炸雞?我想吃海蝦六號不行嗎?——硬是拜會話不至於不投機但實在沒有超過十分鐘共同話題的親戚,然後不斷地解釋為何自己現在沒有要結婚,幹!這算什麼假期?就算想出去玩,這時的機票與旅館又他媽的貴,我能不能自願放棄過年、然後把假期平移到十月?到底幹嘛要過年?

然後這個賀歲檔,未免也太疲弱了吧!想婚女的自慰片《新娘大作戰》?連預告片都沒有笑點的《馬達加斯加二》?應該直接拿去東森幼幼台的《崖上的波妞》?臉部肌肉過度抽動的金凱瑞的《沒問題先生》?還是光看名字就讓我很厭煩的《舊愛,還是最美》?《墨水心》還算值得期待,不過只靠這部片撐完過年也太乾!話說,我現在倒是很期待下一檔的《真愛旅程》,雖然名稱令人倒盡胃口,不過導演可是我愛的山姆曼德斯!總算勉強有期待的感覺!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