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_date_ver4.jpg

當面罵人「白痴」不是值得鼓勵的事,

不過,這種事,打從小學生時期,大家都很愛幹,

就算是成年人,對話中也時常包含「白痴」、「智障」或「腦殘」,

有時是開玩笑、有時則是衝突中帶著怒意的對罵,

就算是對罵,在最多數的情況下,最多數的人最後都有能力進行某種和解,

回想成長過程中,有多少「爭吵」不用經過老師即可平息,

即便是出了社會,許多人仍能在對罵之後握手言和,或至少懂得拉開距離,

然而,總是有一部份人,覺得「自行和解」或「保持距離」還不夠,

非得引入通常以暴力為憑藉的「權威」對他人進行「制裁」才覺得開心,

所以,有的小學生非常愛告老師,

稍不如意,就急著去告狀,希望老師做靠山、讓「敵人」吃不完兜著走,

這種小學生,習慣「訴求權威」而非「透過自己進行溝通」來面對與解決紛爭,

也因此其容易被同學瞧不起、更不可能與他人相處得太好,

畢竟,誰想跟愛告老師的人相處?

詭異的是,這種小學生都瞧不起的行為,到了成年人的世界裡,

還是被發展成某種「制度」,

這制度允許人被罵「白痴」、「智障」或「腦殘」時對罵人的進行提告,

彷彿被罵幾句就真的有什麼損失了似的,

更有趣的是,這制度還會對罵人者進行「金錢」甚至「囚禁」之類的懲罰,

彷彿罵人這件事真能對「社會」這個虛幻的存在造成什麼損傷似的,

規範的行為更是形形色色,

比方說對已死之人進行毀謗者,最多可關到1年!

至於毀謗死者到底造成了什麼損害,

或者將毀謗死者之人關到1年對「社會」又有什麼好處,

就沒人說得清楚了,

反正,對政府來說,這是個很棒的言論管制工具,

寬鬆執行可圖尊重言論之名,必要時來個嚴加執法、懲罰政敵,一舉數得啊!

而從被罵白痴就急著告老師的死小學生,

到被罵任何東西都急著告官的死成年人身上,

我們能看到社會默默地傳遞著一個非常糟糕的訊息:

不要親自以雙手排解困難,不要試著理性溝通、消除誤會,

我們需要老師、政府這樣的權威,

他們會幫我們決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即便付出自由與可能性被剝奪的代價,

也是值得的!

如今,無論是老師,還是政府,其「權威感」都不斷地在減少著,

然而即便如此,許多人仍對想像中的「老師」與「政府」有近乎萬能的期望,

所以包括紛爭的各種大小事,也希望透過老師或政府之類的存在來代勞,

結果就是死小學生、死家長以致於死納稅人習慣性地集體墮落,

明明自己能夠也應該解決的事、卻希望透過別人的手與資源加以完成,

在這樣的期待底下,當今的老師大多倒楣,因為許多老師既沒有權也沒有資源,

然而政府呢?沒什麼好倒楣的,因為正好藉機擴權,以及收更多的錢,

做不好?那敢情好,繼續擴更大的權、收更多的錢,何樂而不為?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