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_to_guantanamo_ver4_xlg.jpg

很久以前,有個人滿為患的餐廳,在裡面吃飯的客人突然休克、性命垂危,

救護人員迅速趕到,將患者抬上擔架後,

赫然發現餐廳的動線有嚴重的問題,抬著患者的救護人員寸步難行,

如今若要順利將患者抬出餐廳,

唯一的方法是請某桌客人配合移桌、讓救護人員順利通行,

問題是,該桌客人疑似A片看太多,看到救護人員的制服、精神官能症整個大發作,

不但死都不移桌,還對救護人員比起中指,

於是,救護人員繞了更遠的路、花了更多時間才把患者抬出餐廳,

想當然爾,送醫過程中的延誤,原本有生機的患者,就這樣一路休克到死了!

就以上的例子,

疑似A片看太多結果得了精神官能症的瘋子毫無疑問地有連帶責任,

畢竟,餐廳不是他開的、桌位也並不為他所擁有,

就算付了錢來吃飯,餐廳老闆也有充分的權力對桌位進行重新的配置,

然而,難道只有瘋子需要負責任嗎?

大家應該也注意到了,「動線」的設計必須歸因於餐廳老闆,

無論他是自己設計的、還是花錢請室內設計師規劃的,

動線設計的不良終究延誤了救護人員的作業,

而如果這間餐廳「多次」發生客人休克、救護人員難以進出、客人就醫延誤致死,

那大家除了懷疑這間餐廳卡到陰之外,

顯然也會得到「餐廳動線設計不良、老闆應該要負主要責任」的結論吧?

有以上基礎,就可以看看最近紅到爆炸的瘋子擋計程車的新聞:

就是他,霸道擋救護車,10萬網友揪出台大博士生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昨擬提案修改《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

增訂汽車駕駛若故意妨礙救護車、消防車、警車等公務車執行公務,

處1萬5千至6萬元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其汽車及吊扣駕照1年;

因致人受傷者,吊扣駕照2年;

因致重傷或死亡者,吊銷駕照,並終身不得再考領。

節錄自:壹蘋果網路

從最近的新聞或討論中,我們不難發現,

從記者、官員以致於義憤的鄉民,重點都在「這傢伙好可惡、怎麼能擋救護車」,

所以主要的力氣都花在追蹤此人的身份、討論怎樣處罰他,

或者思考未來碰到這種情形要怎樣處罰類似的人,

完全忘記了「道路是歸政府管」這個被視為理所當然、卻又時常被忽略的事實,

這事實代表的意義是?意義可大了,

所謂的救護延誤,造成的原因從錯誤的道路建置、號誌規劃與交通管制都找得到,

而就算把交通的因素完全排除掉,

別忘了還有個功能叫「警察」,理論上是要負責排解紛爭與維安的,

認為警察工作量太重,不應該被拿出來討論的人,

最好先想清楚各縣市政府花了多少人警察做無意義的交通指揮與罰單取締,

再想想陳雲林這種爛咖來視察的時候又花了多少警察去護駕,

也就是說,即便那個號稱自己是瘋子的傢伙真有責任,

政府的責任也是推卸不了的,

更何況這根本不是第一個醫療延誤的案例,

試著回想救護車被塞在路中間、周圍駕駛人即使好心想讓也無從讓起的無奈場面,

這種情形每個人多少都有看過,

然而蘋果不大可能用頭條下「號誌設計失當,中風病人枉死」之類的標題,

大多數鄉民也不以為意,

結果偶而出了個號稱自己是瘋子的混蛋(或者看起來是混蛋的瘋子),

媒體整個見獵心喜、鄉民整個義憤難平,

至於政府的習慣性失靈?沒什麼人注意到,好像失靈久了、也變得理所當然了,

甚至連最基本的「把重點放在協助與撫慰死者家屬」都沒什麼人在幹,

就像號稱「在乎受害者與其家屬」的反廢死鄉民,

其重點從頭到尾都是「復仇」兩個字而已,

至於復仇本身要花多少成本、對受害者是否有幫助、有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根本沒在考慮的啦。

這則新聞延伸出的另一個議題是,如果政府把道路管得那麼亂,

那道路能不能都由私人管呢?

相信自由市場的人,當然會跟你說可能,我就覺得是可能的!

當然,有很多細節要解決,許多不確定性也需要被探討,

然而,人類的想像力與創意不應該被低估,

曾經,郵、水、電、電信都被視為「不可能由私人、只能由政府提供」的服務,

結果現在太多案例都證明,即使該市場仍被高度管制,

私有化的結果仍遠遠強過政府獨大經營,

道路當然可能比照辦理,只是需要更多嚮往自由與願意思考的心靈一起投入。

關於此,《百辯經濟學》作者瓦特布拉克近年的作品可以參考看看。

延伸閱讀:The Privatization of Roads and Highways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