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會逛誠品,新井一二三也逛誠品,在她口中,誠品是台北的奇蹟,是台北人的幸福。事實上,我也會逛誠品,和人相約,不是在台大,就是在西門町或東區,剛好這幾個地方都有誠品,如果等的人遲到,去誠品消磨時間還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誠品,真的是個能讓人那麼幸福的地方嗎?我不曉得,起碼,我沒那麼喜愛誠品。

這當然是我主觀的情緒問題。誠品的位置每個都頂好,布置與動線設計在同業裡也堪稱頂尖,政大書城或水準書局價格漂亮,但陳列的方式根本是挑戰消費者的耐性;三民書局東西夠多分類夠清楚,可是佈置比不上誠品的質感和氣魄;金石堂則是走百貨公司俗勇風,過年還會有讓你殺氣爆點的新年快樂爛歌,我還碰過態度比歌更爛的店員。

但是,在有得選擇的情況下,我會繞過誠品,走進前面這些軟硬體都比不上誠品、未來可能被淘汰的書店。

要精確地說我對誠品的感覺,大概是一種我說不上來的做作感吧!走進誠品敦南,一股連走路姿勢都該要穩重富節奏感的奇怪自覺馬上在我的意識裡產生,就當作是我過度敏感吧!但我覺得這不是個、至少不是純粹是個書本愛好者的休息空間,它的包裝意味濃、社交性質重,就像加州健身中心不是純粹運動的地方一樣,那是個跑步還得注意運動服與鞋子搭配程度的園地,一如你在誠品看不到太多裝扮太隨興的人。

這是個連運動妝都已經發明出來的時代,我在想,未來會不會有一種「誠品系」的裝扮方式?這種品牌、品味與態度的型態正在被塑造著,如果真的產生了,最大的獲利者,還是誠品吧。

在商言商,誠品能夠轉虧為盈,就已經是成功了,不管它這種燒錢硬拼的賺錢方式到底夠不夠聰明,結果論上它已經贏了第一步,誰能說它有什麼不對呢?

我也不覺得它不對,事實上,我相信只要實力夠,殺人放火都沒有人能說你不對。

所以我今天純粹是情感性地不喜歡誠品罷了。我討厭那個知識與文化渴望被商業掩蓋的地方,我討厭那個把自己塑造成有品味、有氣質、有涵養的菁英主義場所,我討厭那個把千年文化遺產當商業元素拼貼銷售,明明無法靠書店賺錢、卻擺出新文化產業領袖姿態的公司。

但,這都是情緒用事的反感。我幾乎不在誠品買書,但我不得不同意它是台灣書店裡的第一品牌;我受不了在誠品裡走個路還得考慮莫札特或比爾艾文斯音樂節奏的自己,但我佩服誠品能讓如此討厭它的我一個月還走進去至少三次,再說它就是有錢設點,所以亞典找得到的書,我還是可能在誠品買,有時就是懶得繞到重慶南路,亞典就是輸在店家少。

於是,我不想在誠品買書,也不想在加州健身中心運動。但我在想,也許有一天,我會把誠品當作釣氣質正妹的好地方,再把加州健身中心設為結識時髦OL的第二戰場。

然後我會繼續在政大書城和水準書局買書,以及在我家客廳與復興公園旁邊運動。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