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jpg

有人認為我對「狗主取狗睪丸、子宮、卵巢」感到憤怒,真是天大的誤會,

老實說,「狗」不過就是個財產罷了,狗主怎麼處分其財產,不關我的事,

只要不干涉他人的權利,我絕對反對一切「透過政府對狗主進行的干預」,

也就是說,要閹割狗、殺狗、吃狗或者自己演《恐怖狗社》,都不關他人的事,

所以對本站稍有概念的人就會知道:上篇是在嘲笑新聞中「號稱愛狗」的狗主,

其基於毫無一貫邏輯的所謂人道理念批評他人補殺流浪狗有多殘忍,

完全無視於自己對狗進行的綑綁、囚禁並時常將其子女從身邊剝奪,

更不說視覺上極度震撼的、為了節育之目的的閹割行為,是的,這是閹割,

用「結紮」這粉飾的詞只是希望透過錯誤聯想、讓狗主心裡上過得去罷了,

這種把睪丸、子宮、卵巢取出的行為,形同中國的太監、或納德國的納粹,

狗主如果真心要把狗當人看,他們勢必發現自己與納粹的水準差不到哪去,

自己本身形同納粹,還有臉批評他人補殺流浪狗,要不是無知、就是無恥。

別搞錯,我不反對狗主對自己的狗做的任何事,包括替狗穿上白癡至極的衣服,

然而只要別人沒礙到狗主或他的狗(作為其財產),其行為之間就無高下之別,

說穿了都是人無視於非人意願的處置行為罷了,犯不著醜化或美化任何一項,

你有權你(的狗)的睪丸,我有權吃我的狗肉,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麼和平,

不過,以上這「以人為基礎的互相尊重」就是現代絕大部分人所欠缺的常識,

所以從愛狗人士到各種社福團體多半習慣「透過政府剝奪他人選擇的自由」,

完全無視其行為是「透過暴力對他人進行強制性的壓迫」,是的,這是暴力,

當你認為他人不服你的偏好「就該被罰款或進監牢」,你就是暴力的倡議者,

認知到這點後不難發現,台灣從上到下四處充斥了倡議暴力的法西斯主義者!

而狗貓之事算小,同樣涉及強迫性質的稅收、福利以致於社會秩序維護事大,

大小或許不同,本質卻極度雷同,眾人不明就裡贊同侵犯他人更是完全相同。

延伸閱讀:〈虐貓與悶死狗的閒聊〉〈虐殺貓,有何不妥?〉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