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jpg

《當幸福來敲門》的前段,威爾史密斯窮到沒地方住,當然沒有錢替孩子請褓母,

 

幸運的是,他有個前妻可以幫忙照顧孩子,讓他有時間與空間去追求更好的生活。

 

而事實是:很多人比他更慘,這些人未必有前妻,大概也沒有老父老母可以幫忙,

 

或者,這些夫妻沒什麼高級的專業技能,他們需要一同工作才能養活自己與孩子,

 

而由於經濟弱勢,他們沒辦法讓孩子去昂貴的安親班或聘請價格較高的合格褓母,

 

他們只能在「非法安親班/褓母」與「留下一人照顧小孩」之間無奈地進行選擇,

 

前者要是出事了,他們將被安上壞父母之罪名,後者則讓他們更難在窮困中翻身,

 

而他們為何無法支付合法安親班/褓母的費用?你應該想到了:政府管制的結果。

 

以「保證國民權益」為由,政府立法制訂了無數規定,豎立起比山高的人為障礙,

 

扭曲了教育、托兒與看護市場,合法經營者的定價反應出政府所造就的成本攀升,

 

相反地,非法經營者能以低價取得客戶反應的也是「市場價格未達均衡」的現況,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意願或閒錢購買昂貴的服務,特別是在經濟不景氣的當下,

 

在這個背景下,政府卻以各種號稱善意的理由豎立各種管制,這實質的意涵為何?

 

說穿了就是「消費者你他媽的犯賤,所以沒有權力選擇更多樣、更便宜的服務」,

 

以及「消費者你他媽的是白癡,所以沒有本事自己從價格與風險之間去做選擇」,

 

還有「若消費者買不起經由政府管制導致的高價服務與產品,算你他媽的倒楣」,

 

或者「如果你買不起,政府將從其他比你更犯賤更倒楣的人身上搾出錢補貼你」,

 

而回到前面提到的「付不起合法安親班/褓母費用」的可憐父母,他們不弱勢嗎?

 

至少在下面這則新聞裡,他們不是弱勢的,或者說:他們是否弱勢根本不是重點,

 

重點是要以更多的執照限制與進口管制來「保護國內勞工的工作權益」,保護耶!

 

那請不請合法服務的可憐父母怎麼辦呢?誰在乎啊,投票的時候乖乖的蓋章就好!

 

或者,哪天他們夠憤怒時,再從其他更犯賤更倒楣的人身上搾出錢來安撫一下吧!

 

專家反對,放寬外傭申請恐難產

 

與會專家、團體擔憂衝擊弱勢勞工就業……

 

節錄自:自由電子報

 

延伸閱讀:〈只准蠢貨當父母,不准生手當褓姆〉,生子不用執照,但褓姆要?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