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jpg

網友傳來日日春與勵馨關於性產業合法化的辯論,基於對性產業合法化的支持,我沒有看日日春那邊的論述,倒是看了勵馨紀惠容的反對理由,只能說:白癡至極。

 

紀惠容以進入性產業者多為經濟底層之女性、且「若有更好的選擇、不會選擇這行業」做為「性產業有性別宰制問題」之根據,這根本是自言自語的廢話!把「性產業」換成「外包清潔產業」就會發現,兩者處境毫無差別!工作者看來都是經濟弱勢、缺乏社會資本的女性,更慘的是,外包清潔產業的女性多是中老年人!還有年齡上的弱勢!所以在辦公室幫忙拖地的歐巴桑也被性別宰制了嗎?要不要先定義什麼是性別宰制再來放屁啊!再者,對任何人來說,「若有更好的選擇、都不會選擇現在的行業」,若有更好的選擇,紀惠容妳也會離開勵馨!還會在這裡發瘋放屁?

 

再來,紀惠容說性產業的錢留入人口販子、皮條客、老鴇等真的手中,層層剝削下來,性工作者根本賺不到多少,沒錯!但這的原因是什麼?說穿了不就是禁止與管制的結果?在全面禁止的情況下,性產業的把持者是黑道!是罪犯!當然會有剝削的問題!就算性產業合法化,如果執照費超貴、進入障礙超高,一樣會造成特定財團控制產業、工作者所得需被大量抽成的問題,反之,如果完全不管制,就沒這問題了!如果妳有自由自己去拉客、自己賺全部,哪來的層層剝削問題?妳有聽過個體戶的援交妹被剝削所得嗎?當然少得多!因為她們不需要被老鴇與皮條客騷擾!

 

也就是說,紀惠容自己的例子,就是性產業應該全面合法化並且去除管制的例證!

 

紀惠容又說,性工作者在毒菸酒與性病環伺下付出極大健康代價並脫節於主流社會,說什麼白癡話啊!這些人之所以脫節與主流社會,是因為禁止與管制讓她們必須要與黑道打交道、腦袋蠢廢如勵馨等人又或暗或明地歧視她們,當然只能被邊緣化!至於健康的問題,只要出於自願,任何人都能決定自己的健康要到什麼水準!鴻海工程師做到過勞死跟性工作者在工作上染性病,並沒有什麼分別!都叫做職業風險!要不要去研究多少建築工人手腳被打斷、被鋼筋壓死、中年不到就無法工作?哦,照紀惠容的說法,這些工作「多為男性、且多為弱勢」,這也是性別宰制啦!

 

紀惠容接著提到「嫖妓的需求並非性需求與是娛樂與應酬需求」,然後大跳躍推出性產業的產生在於「國家無法善待弱勢女性」!前者,根本是紀惠容的一廂情願,因為轉個彎就可以解釋成「性需求可被嵌在娛樂與應酬之中」,完全看個人怎麼解釋!更有甚者,紀惠容到底有沒有做過愛呀?知不知道丈夫跟妻子做愛有時只是想確認自己「有隨時把陰莖插入妻子陰道的權利」,在紀惠容的說法裡這也不是性需求!所以難道要批判這種行為?拜託,只要妻子也願意,只要性工作者沒被強迫,紀惠容妳在旁邊囉唆什麼!至於國家無法善待弱勢女性,換到清潔婦也完全一樣!

 

事實上「農民」也是個極弱勢的工作類別,被菜蟲剝削得亂七八糟,就算菜價上漲也賺不了多少,其中也很多窮困底層之人,照紀惠容的邏輯,農民跟性工作者一樣可憐!農業跟性產業一樣不該合法!國家趕快介入!幫助底層農民!消滅農業!白癡都看得出這種說法有多白癡,問題是紀惠容的脈絡就是如此啊!是吃了毒鴨嗎!

 

當我以為紀惠容已經把白癡的話都講完了,她竟然說「要求嫖客戴保險套,並未解決性產業根本的性別宰制問題,因為它無法轉化性產業供需男女性別統計差異上的最大問題」,幹!這是什麼東西!那空服員大多是女性也是性別宰制問題嗎?專櫃小姐比專櫃先生多也是性別宰制嗎?女護士比男護士多也是性別宰制問題嗎?女國小老師比男國小老師多也是性別宰制問題嗎?女秘書比男秘書多也是性別宰制問題嗎?「性別宰制問題」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可以請紀惠容說清楚嗎?為何這六個字可以拿來當成主張?老實說我怎麼看「一堆人被白癡宰制」才是最大的問題啦!

 

而當紀惠容主張應該增加就業機會與福利措施來改善工作環境時,她仍沒有提到的問題是:為什麼你情我願的性交易應該被罰?妳願意被我上,我願意給妳錢,憑什麼國家要罰我?當我請妳吃飯、送妳花然後去摩鐵上妳時,國家沒有罰我;當我送妳鑽戒、與妳家人談聘金然後公開娶妳然後再上妳時,國家也沒有罰我;結果現在我只是給妳錢然後上妳,國家開始罰我!連女生一起罰!紀惠容還說這是性別宰制!這是什麼鬼啊!紀惠容要不要少吃一點毒鴨、少抹一點毒鹽巴,然後試著說出來以上有什麼分別啊?然後以上句子妳妳妳的相當模糊、好像我很想上紀惠容似的!

 

冤枉啊!我可不想被安上性侵智障女性的罪名!我的性交對象要有基本都腦袋啦!

 

延伸閱讀:NewTalk線上辯論〈大法官會議解釋後,台灣應開放性產業合法化〉

 

舊文:〈承認吧!賣肉就是墮落與鄙俗啊!〉,主題不同,知識份子的傲慢相同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