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pg

不知道是不是楊董與朱恐龍造成的,最近求職話題與勞資觀點真是相當熱呀。

然後今天看到這篇文章,文章本身蠻無聊,不過我手很賤地去點回應來看。

不出所料,一堆人開始批作者太傾資方、文中提的工作太爛、此文造成勞資對立之類的。

拜託,有那麼嚴重嗎?

不可否認這篇文章確實沒什麼了不起的,而且確實對政府的爛補貼政策缺乏反省意識。

只是,對政策的檢討本來就不是作者的重點。

作者或許不贊同政府的政策,或許不是,但那又如何?完全不影響他的立論呀。

我本身反對失業救濟政策,但如果有人被資遣,我還是會建議他別放棄不拿白不拿的錢。

作者可能偷偷反對政府的政策,但這不影響他批評蹲在家裡不出門的畢業生。

如果他光明正大地支持政府的爛政策——機會很高——那他的批評就更自然了。

總之,他對政府政策的立場,幾乎可以獨立於他整篇文字。

而在我看來,他批判的對象非常明確:沒資格挑工作、卻又挑三揀四的人。

那位被回應者嫌到爆炸的主管的話也不新鮮,真的很多主管這樣想。

非常類似廣告公司的人對實習生很困擾、職業軍人對義務役很頭痛之類的事情。

如果你看過毫無學習動機卻又自以為有身價的新鮮人,你就會稍微體諒那主管的尖銳。

所以,如果你很清楚自己待業的目的、也很瞭解自己的價碼,那你根本不在他的批判之列。

看著一票人在那邊對號入座,真的是非常有趣呀!

回頭來說,若規劃明確,不找工作、繼續深造不失為合理的選擇,楊董的懦夫說並不完全。

而如果有後盾,降價求售、甚至免費求職,也沒什麼不可以,朱恐龍的奴隸說因而失效。

重點是,如果你手上沒錢、又沒漂亮的經歷,你到底有沒有放低身段、騎驢找馬的覺悟?

要是沒有,你就是作者罵的那種人,否則,你真的跟那篇文章沒什麼關係呀。

事情本來就沒那麼絕對。

只是,沒條件揮霍又不事生產,或是在公司瞎忙不思長進又不快樂,都可以被視為蟲子。

既然都是蟲子,就沒什麼高低之分了,而如果你不是,你管別人怎麼罵蟲子?

或者說,你要同情蟲子,是你家的事,但這樣的立場真的沒辦法駁斥他人的蟲子觀感哪。

最後補充,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個懶散又不積極的人。

我的唯一原則就是:要活得開心。只要開心,就算當沒有理想的鹹魚,也無所謂。

所以,如果你就是有本事賴在家裡,就是有父母當你的後盾,你就儘管享受沒關係。

有本事享受,不是罪過。罪過的是搞不清楚內外情勢、怪企業怪政府就是不怪自己。

延伸閱讀:〈工作送上門,大學生竟然不要?〉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