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過那麼句話:卅歲前不擁抱左派的人,沒有人性;卅歲後還擁抱左派的人,沒有腦袋。說真的,從高中開始混學術型社團,到待過傳播學院的研究所,我對這句話,還真是非常同意。當然我不會武斷地說,相信左派論述的必然是笨蛋,問題是翻開所謂的左派文物,還真的能看到許多不知所以的詭異論述,乍看之下還頗有學問,卻禁不起更進一步地檢視,以下就是一例,不過,寫這篇的,好像頗有來頭。

海角七號,殖民地次文化陰影/許介鱗

二OO八年九月廿五日

「恆春郡海角七號(番地)」是台灣在日本殖民統治下,所賜予的地址。

六十多年前,大日本帝國戰敗投降,日本人被迫從台灣遣返。一名返鄉日本人所寫的情書,從頭到尾貫穿了《海角七號》的故事情節,不斷的以日本語文朗誦情書旁白,充分顯露日本人離開台灣的依依不捨,並以愛情、音樂和夢想襯托出來,觸動了只「向錢看」而失去靈魂的台灣觀眾。

眉批:我的悟性太低,看不懂「台灣觀眾只向錢看」這件事為何能冒出?

台灣真是沒有文化或說文化水準不高的島嶼。在太平洋戰爭時期被驅使到戰場的台灣人日本兵、軍屬、軍伕,超過廿萬人之多,他們都歷經生離死別的創痛,竟找不到一個人能寫出比日本人更扣人心弦的情書。台灣的影評,都在誇獎《海角七號》表現了「台灣的主體性」,解說這是國片的驕傲,台灣電影未來的希望。

眉批:台灣文化確實可以批評,然而這裡的文化水準不高是從何而來?還是說作者以為,片中安排日本人寫情書而非台灣人,是對台灣人民的貶損?我真的看不懂。不過,本片有台灣的主體性?好像不至於,說是台灣電影未來的希望,也還未必。

《海角七號》的主題曲〈國境之南〉歌詞:「如果海會說話,如果風愛上砂,如果有些想念,遺忘在漫長的長假,我會聆聽浪花,讓風吹過頭髮………。」

在大戰前,「國境之南」指大日本帝國的國境南方台灣,而恆春又是台灣的最南頂端。大戰後,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寫《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把國境之南描述為烏托邦。「國境之南」歌詞,只是摹仿村上春樹的作品《聽風的歌》、《挪威的森林》等意境。村上春樹本來是歐美文學的翻譯作家,《海角七號》所朗誦的情書旁白,就是這樣大量複製了村上春樹的文藝腔,離台灣自己藝術創作的主體性,還遙遠得很。

眉批:這一段我部分同意,該歌曲確實是引用了其他文化的東西,然而,那又如何?《星際大戰》也牽涉到跨文化的拼貼,難道要順便批判喬治盧卡斯缺乏主體性?頂多批評人家未必那麼有原創性,但要談到批評,還需要更深入的東西,還是說,依作者的意思,村上春樹也不過是歐美文學的複製者?這樣說,好像說不過去吧。

《海》片充斥搞笑、媚俗、本土、浪漫、音樂,加入搖滾樂等所有流行文化的「討喜」元素,雖然能讓觀眾看到台灣的下層社會的繽紛色彩與本地人「愛打拚」的生命力,但畢竟只不過是美日「次文化」的大拼盤,缺乏的是哲學思想與世界觀。

眉批:做為商業片,搞笑、媚俗、本土、浪漫、音樂,我不知道有何不可?難道《海角七號》原本想傳達多麼富哲學性的涵意?如果有,再來嘲笑它不遲。只是,一邊說《海角七號》裡面有本土元素與本地人的生命力,一邊批評這全部是美日次文化的拼盤,好像不大對勁?還是說茂伯、主席、流氓、原住民也攸關美日次文化?

鄉土文學作家黃春明,他的《莎喲哪啦‧再見》,還深刻地洞悉台灣殖民文化的殘渣,他的作品會激起敵愾同仇的愛鄉情操;但到了徹底擁抱美日「次文化」的今天,觀看《海角七號》的現場,只激起一片搞笑的莫名笑聲,卻對本地人不文明的舉動,沒有任何的反省。

眉批:不知道作者希望《海角七號》批評什麼事情?至少看完這篇文章,我還抓不清楚作者的主要目的,要怪罪《海角七號》太商業?不大對勁,台灣缺的就是能大量獲利的電影作品,目前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海角七號》有什麼精英主義的、社會批判的、文化主體性的意圖,一如我也不覺得周杰倫與徐若暄有什麼文化使命。

我不得不說,《海角七號》隱藏著日本殖民地文化的陰影。一封由日本人所捉刀杜撰的情書,以日本人的調調滔滔不絕地表露,對過去殖民地台灣的戀戀「鄉愁」,其間參差了以日文唱的世界名曲,甚至終場的歌曲〈野玫瑰〉(德國、歌德詞),還要重複以日文歌唱。台灣終究逃不了日本文化控制的魔手。

眉批:左派論述很喜歡祭出文化控制以致於媒介帝國主義之類的論調,然而,這件事情在歷史上很平常,弱勢文化被強勢文化消滅,或者強勢文化將弱勢文化吸收,千百年來就是如此,從古早的亞歷山大、基督教文明的擴張,再到現今的歐美日強勢文化,都沒有改變,天知道這些左派除了抱怨之外,還能做出什麼改變?更有甚者,左派連這樣的歷史過程有什麼不好,都說不清楚,遑論要對這困境提出改變?

幸虧日本人在背後撐腰,又有台灣報紙、電視的加油宣傳,《海角七號》的票房紀錄,慶幸已破了一億多元。縱使有一天在台灣島內,到達七億元的佳績,恐怕落得陳水扁「海角七億」的命運。阿扁所欠缺的,正是哲學思想和世界觀,這樣「發財夢」就會像肥皂泡沫的彩虹,那樣地隨風飄搖破滅。

眉批:如果《海角七號》單靠日本人撐腰與報紙、電視的加油宣傳就能創造如此高票房,那真是太好了!台灣的電影有活路了!不用幾年,我們就會有屬於自己的台萊塢了!幹,要是電影有那麼好搞,那我很期待台灣影壇不斷推出這種創造高票房的缺乏文化主體性的爛作品!因為這樣才能有更充沛的資金提供給其他非主流電影!左派很愛稱讚的法國電影工業,其實極需要好萊塢的資金呢!更不要說整個藝術史就是商業模式的發展史!不過,這種事左派並不會懂,畢竟,他們大部分都是有錢人,所以不屑討論怎麼獲利,更不知道獲利的必要性,難怪如此不食人間煙火。最後,我先前忘了提:到底關陳阿扁屁事啊!

作者為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所長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