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其實有語病,畢竟,我目前看不出馬先生哪裡硬。

停損點也好,投降點也好,擬定以上項目,有什麼不好?說真的,沒什麼不好!我很贊同擬定停損點,何時投降,同於何時開戰,是主政者必須考慮的課題,戰爭不是兒戲,不是什麼戰到一兵一卒的激情戲,它就像生意,講究評估與管理,只要擁有提升對方開戰之機會成本的戰力,我們就能掌握更多的談判籌碼,然而,任何可能都不能忽略,戰局不一定如大家所願,而開戰之後,如果損害超出預期,明顯對己不利,如此,投降的時機,確實可能來臨,事先想好可能的劇碼,有何不對?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偉大的馬先生,一旦接觸到兩岸議題,看起來不但全身的骨頭沒了,連那腰下那一小段軟骨也不見了,身段軟或許是好處,但軟到這種程度,要不要乾脆趴在地上吃泥土?上次的龜孫子兵法已經讓大家見識到馬先生的軟度,如今對馬先生明顯友善的兩報又刊登此等新聞,如果為真,那事情就有趣了!我曾說,馬先生不適合當總統,只適合當里長,看來我是誤會馬先生了,他其實還適合很多東西!最直觀的,是去當太監!依馬先生對中共的爛身段,保證不會有問題!

如此太監化的做事方式,其實可以延伸到很多地方,實在說,的確能避免死傷!

比方說,我們可以教導女生面臨強暴時,不要反抗、不要嚷嚷,然後直接投降,反正腿一開、嘴一咬,沒有多久就會過去,至少留下一條命!什麼建立攻防觀念與危機意識、鍛鍊基礎體力與武術技巧,太囉唆!太費事!直接投降就沒事!什麼?類比不正確?誤會了馬先生?去看看他最近的國防作為吧,怎樣的敗將能將戰略建立在對方的善意之上?這是名符其實的未戰先敗!總統,不對,先生都這麼想,上行而下效,我看馬先生去宣導防制性侵害活動吧!去叫所有女生直接設定停損點!

真是太開心了,中共哪需要飛彈?台灣的第一先生是個以對方善意為出發點擬定戰略的笨蛋,胯下國民黨的頭兒是另一個感覺不到飛彈的笨蛋,而這些笨蛋的前輩,幾十年前還被共產黨打得落花流水!有這等好對手,共產黨當然是笑開了眼!話說回來,如此殘廢的對手,國內竟然毫無敵手,唯一的威脅民進黨,短期仍要受制於陳水扁這顆燙手爛芋球,導致馬先生不管做什麼爛事,媒體效應至少都先減一半!看來,馬先生與陳水扁,私底下交情真的很好,台大校長,要不要再道歉一次?

馬善被人騎/蘋論

二OO八年九月九日

昨天《聯合報》和《中國時報》分別刊登兩則被政府否認的消息,但觀其脈絡與線索,卻似乎並非無中生有,馬總統本人應該要出面對全民說清楚,講明白。

《聯合報》的報導稱,國安會正秘密研擬「國家戰略」,以替代以前由國防部擬定的「有效嚇阻,防衛固守」的戰略構想。其中,有所謂的「終戰指導」,亦即一旦兩岸開戰,將設定戰爭停損點,包括停戰時機、方式和內容;其意思就是:在什麼情況下投降,停損點就是投降時機的代名詞。還沒打仗先設定投降時機,未戰先怯,難怪國安會官員要趕快否認了。

國防外交降低姿態

《中國時報》的報導稱,今年漢光演習,馬總統要求軍方取消火力示範,並要求軍方不開火。既有降意,當然不必開火了。國防部也予否認。

放在馬對台灣國防安全一貫的脈絡裡觀察,這兩則報導相當符合馬的長期理念。馬在扁政府時期,就大力反對軍購案,還輕浮地說他也有國防軍購案,就是買「快乾水泥」。當時他的全盤反軍購被看成兩種原因:一是凡是民進黨政府主張的一概反對;二是弱化國防為兩岸統一創造條件。我們寧願相信他是前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馬對中國不斷退讓,寄望於中國的善意,任何國防外交上都自主性地降低姿態,使後者的可能性卻越來越像真的。尤其,什麼終戰指導被報導出來後,馬的真正顏色似已呼之欲出。

浪費可貴談判籌碼

馬當然可以反對扁時代的國防戰略,但是光反對不夠,要端出自己的國防大菜,讓人民可以託付依賴,可是至今馬政府對國家安全一直維持曖昧模糊的觀點,言辭閃爍,不是負責任的態度。人民有權力要求總統透明他對國家安全的戰略,也是總統絕對不能推卸的天職。我們完全贊成馬對中國的善意與開放,但強化國防這一手也須堅持,一手軟、一手硬,才是好策略,兩手都軟,能成事嗎?

李登輝和阿扁主政時,拉開了兩岸對抗的空間,本來這是馬和中國談判妥協的好籌碼,卻被馬在沒有壓力下為表善意自己放棄,浪費了可貴的談判籌碼。《李潔明回憶錄》在結論時說,與中國談判一定要堅守原則,中國才會讓步並尊敬你,否則你的善意將被看作懦弱而得寸進尺。馬從未與中國交過手,一上台就自己放棄籌碼,讓人搖頭嘆息。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