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純文字的領域,誤解無所不在。

當你對國民黨馬先生多罵幾句,馬上會有笨蛋將你誤解成深綠,在其他地方,如果你把陳水扁照三餐罵,也會有其他笨蛋將你誤解成深藍,雖然前者可能同時會批評泛綠,後者也可能不屑泛藍,然而,沒辦法,我們理想中的公共論域或者溝通理性都不存在,四處可見的,反而是重複性的誤讀、曲解,以致於毫無根據的妄想。

然後,在寫了〈想被扶正的第三者,繼續犯賤吧!〉後,新的誤解產生了,這次誤解很逗趣,根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有一些笨蛋認為:我必定是擔任第三者期間受過嚴重的傷害,所以才會對第三者如此憤慨!顯然這些笨蛋也常認為政論節目中咬牙切齒的名嘴真的很憤怒,而且他們顯然完全沒有看清楚我這篇淺顯至極的文字。

不過,不重要,誤解也是一種力量,藉此,這個垃圾話題,獲得些許的延續。而我想說的是:第三者,就像夫妻或男女朋友,是一種身分,也能形成穩定的關係,姑且不論妨礙家庭的違法型態,第三者本身並不稀奇,與以上各種身分一樣,需要特定的技巧與能力,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結婚,同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擔任第三者。

要成為優秀的第三者,必須夠理性、夠自省,不能有過度的佔有慾,還得具備藏匿行蹤與察言觀色的細節技巧,更要有必要的時候狠狠地切斷關係的膽識與氣魄;第三者必須高度獨立,又有足夠的道德包容性,而且不能將愛情視為身為的最大重心、必須愛自己勝過愛別人,缺乏以上諸多條件者,根本不可能成為優秀的第三者。

你或許會想問:有以上特質者,難道不能成為優秀的情人?當然可以!事實上,沒有以上特質者,通常也是差勁的、或至少有嚴重缺陷的情人,也因此,我們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失敗致級的情人,他們做的事情或許合乎群眾的道德,然而,他們很痛苦,也讓情人很痛苦,如此,合乎道德又有什麼意義?想要爭取政府表揚不成?

總而言之,擔任成功的第三者,與擔任成功的配偶或情人,都需要能力與技巧,而且其中共通之處頗多,而事實是,這世界上充滿了各種關係無能者,情人做不好,配偶也做不好,這種人來當第三者,當然會同樣地會成為廢砲。不說別的,很多女人自認為能擔任稱職的女友,然而實際上卻被男人壓著打到底地進行了徹底的剝削。

--這樣的女人,哪裡強過第三者?

話說回來,由於第三者在道德上屬於弱勢,在諸多領域又需要更強的能力--第三者必須比一般情人更擅長自我控制、情緒調節以致於愛護自己--所以我們幾乎可以確定,這世界上適合當第三者的,沒有多少人!許多人自以為有本事當小的,而事實是,小的並不比大的好當,抱持錯誤期待的第三者,不過是沒有名份的奴隸。

沒有真本事,別當第三者。很簡單的道理,不過,很多人都沒在聽。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