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認,有關死刑存廢的贊成或反對,對我來說,就跟虐殺動物是否正當一樣,不過是觀念的遊戲,畢竟在可預見的將來,我似乎不會犯下死罪,我重視的人也很難被判死罪,而因為是遊戲,導致我能盡可能地把情緒的因素排除。以上,不只適用於我,理論上也適用於絕大部分的人,自己或家人被判死罪或為死刑犯所傷者,在言論的領域,畢竟只佔一小部分,詭異的是,這絕大部分的人,似乎還是情緒為主、理論為輔,所以,有志於做大事的各位,未來無論想推動任何事情,請用力地煽動、不要想講道理。

我在死刑最前線/劉芳棋

白冰冰因反對廢除死刑槓上了馬英九,準法務部長王清峰前天則說「目前社會反對廢除死刑高達百分之八十,但如果有配套措施,例如處無期徒刑、提高假釋門檻等,反對比例則降到百分之四十,所以這個社會也並非堅持非要有死刑不可」。老實說,要不是因為白冰冰,不曉得這話題炒不炒得起來。

事實上,法務部早就在進行廢除死刑的工作,消極的不執行死刑犯的行刑,施部長甚至積極的要求部裡所屬的「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要到被判死刑而尚未執行案子的被害人家裡,要求這些家人被殺害的親屬能同意廢除死刑。有一次,本人硬著頭皮去訪視一位被殺死的律師的老父和老母,結果兩位老人家痛罵政府,說判了死刑近十年了,為什麼不趕快執行?這個殺人犯不但殺死了他們唯一的、大有前途的兒子,也毀了他們兩位孤苦無依的老人的幸福生活。他們本來就沒什麼收入,卻為了替兒子申冤打官司,從住在臨沂街的好環境,打到沒錢只好住在松山的小公寓。好不容易打贏了官司,本來想孩子應該可以瞑目了,想不到拖了那麼久卻一直沒有執行。老媽媽說想到就哭,哭到現在視力很差。

聽到他們的敘述,說實在的,施部長要我們講的話,我還說得出口嗎?

眉批:兒子被殺的人,當然是值得同情的,今天我要是有兒子、而且被殺了,我願意自己帶刀去砍死刑犯,然而這能夠做為政策擬定的依據嗎?再者,以上這段我看到的問題,反而不是死刑要不要執行的問題,而是兩個無依老人的生活問題,相較於殺掉一個已經無法造成危害的犯人,這兩個看似失去經濟來源的老人,不是更需要解決的問題?

再說現在的獄政。在人權團體大力鼓吹下,改善得非常多,這是一種進步,值得肯定。但是在這進步之下,各位可了解在獄中是如何的對待老年受刑人?說實在的,這些老年受刑人在獄中所受到的照顧,可能超出各位的想像,他們甚至比監獄外面一般要付錢的所謂安養院或安養中心還要好,吃、住雖不敢說是豪華,但是營養及舒適絕對不是問題,生病也有一定的照顧;此外,生活起居還有年輕的犯人照顧,各位不要認為這些年輕的犯人只是隨意照顧,他們的假釋考績就是靠這個,所以非常用心,唯恐他們出狀況。

眉批:營養與舒適不是問題這件事,有什麼問題嗎?給犯人起碼的好環境,難道不能增進監獄管理嗎?這讓我想到日前軍營裝冷氣的新聞,引來許多大眾的不滿,絲毫沒有考慮過,讓役男有良好的睡眠品質可以促進訓練品質,說穿了,這只是「軍人必須受苦」、「犯人必須被折磨」的偏見罷了。再者,年輕犯人照顧老年犯人,在我看來極富教育意義,為何在原作者的口中,這變成很糟糕的事情呢?

各位可以想一想,一個殺人不眨眼,無惡不作,惡性重大的殺人犯,他被關在監牢中關到老還可如此,說個不好聽就是得以「頤養天年」。但是相對前述的被害律師的老父老母,還要為三餐張羅,無人照顧,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道理。

眉批:殺人犯喪失了自由,這就是懲罰,人家並不是在監獄裡度假,這與喪子老父母的悲慘處境,根本上是兩回事,所以,不是應該積極一點地想,怎樣幫助這對父母嗎?

去年北區辦了廢除死刑研討會,結果大家一面倒的反對,連參加的贊成廢除死刑的人權團體代表也不得不表示,在對「犯罪被害人」或其家屬有配套措施,使他們除了能走出傷痛之外,還要能正常的生活下才贊成廢除死刑。

眉批:大家反對的事情可多了,去保守的聚落,請大家公開投票,同性戀能不能結婚?全部都反對,現在也沒有幾個首長敢公開支持同性戀婚姻。所以?同性戀婚姻很糟糕嗎?也不是吧!這不是評判星光幫誰帥氣誰美麗,更不能單純只考慮民意。

但是本人認為對「犯罪被害人」或其家屬不但要有配套措施,對於這些被判死刑的犯人,應由慈善團體或人權組織來養他們,因為社會為他們付出的成本已經太高,故不應再用納稅人的錢來養他們。在這種條件下,本人勉強可以接受廢除死刑。

眉批:社會為其他事情付出了更高的成本,比方說養無能的官員、造亂的立委,以及進行無謂的公共工程,而付出這些成本,獲得了什麼?無能的政府、殘缺不齊的制度,以及破壞環境又浪費公帑的巨大廢物,相較之下,讓原本的死刑犯老死在監獄裡,實在便宜得多,而且讓不完美的司法制度有機會補償、留下活教育題材、進行犯罪研究,諸多好處,說都說不完,為何那麼急著把人家殺掉呢?

作者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台北分會志工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