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有個可悲的現象--許多最基本的常識,都毫無節制地被複雜化,其後的政策討論,通常也因此失焦,各方都以意識形態這種廢話來批判對方,結果事情都不用做了,而人民除了看戲,好像也不能怎樣,畢竟人民自己可能也沒什麼常識。

比方說,台灣人到底是不是中國人,這個照理說不該是議題的議題,就能長期地被爭論下去,至今仍有人敢說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現實很簡單--台灣的國名是中華民國,中國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便承認台灣等於中華民國,也不能推得台灣等於中國,因為中華民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台灣人/中華民國人不能同時是中國人,除非此宣稱者擁有雙重國籍。

而有人想將中國拆分成國家/政治上的中國與歷史/文化上的中國,這是多此一舉的,因為就算有共同的淵源與影響,沒有人會說新加坡人、越南人、緬甸人或韓國人同時是中國人,何以台灣需要這種違反常識的特例?

結果,那麼簡單的現實,在台灣好像很難獲得共識,所以才會出現這則新聞所提到的顧慮;換言之,如果我們確實承認台灣/中華民國不等於/不屬於中國/中華民國,這新聞裡面的所謂顧慮,幾乎都無須憂慮。

新聞裡的台大歷史系主任吳展良指出,歷史教科書有整體的分配問題,因為長達五千年的中國歷史被濃縮為剩下一冊--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高中生為何需要知道中國五千年的歷史?這些東西,待大學再選擇性地探討,不是很好嗎?

更奇怪的是,如果新聞的敘述無誤,吳主任還認為年輕人的歷史記憶將因此改變,從而影響到更根本的國家認同--如果我們都同意台灣/中華民國不等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上問題應該不會發生才對,吳主任的顧慮到底在哪?

北一女歷史老師蔡蔚群的言論則更有趣,其聲稱台灣將中國五千年歷史濃縮在一學期內教完,導致南京大屠殺所占分量萎縮,簡直等同於日本右翼的立場--講得繪聲繪影的,真了不起呢!是不是要附上大屠殺的紀錄片段才叫做負責任呢?

我說,蔡老師你也真能扯,這樣都能言之成理,那我高中時期沒什麼上到的納粹/猶太人大屠殺,能否拿來推斷當時的歷史教材編纂者骨子裡其實是光頭黨信徒?欸,我現在還剛好是光頭哦!我真他媽的受害頗深啊!

中山高中歷史老師李彥龍則進一步說,南京大屠殺與時下的哈日行為形成強烈對比--我真搞不懂這有什麼好對比?難道要順便把美國人先祖屠殺印地安人、歐洲人踐踏亞洲各地原住民的歷史拿來和好萊塢文化產業、歐洲強勢文化遺產進行對比?

當然,可能我錯怪了李老師,搞不好他會推薦中山高中的同學閱讀這本《中國古代酷刑》,讓大家知道中國各朝都有了不起的殺人伎倆,本國人、外國人通殺,殘酷與獸性方面更不會輸給日本文化,果真如此,我在此就獻上真心的欽佩與祝福。

然而,如果本篇新聞未有扭曲或斷章之情事,那這些老師的言論,恐怕仍是台灣常識錯亂的反映,更是個人文化認同偷渡擴大為國家政治認同的極佳例證,結果連殘酷與獸性這麼簡單的話題,都被複雜化、政治化了。

畢竟,誰都可能殘酷,誰都會有獸性,偏偏就是有人喜歡強調特定民族的殘酷與獸性來強化自身的正義,卻忘了只有白痴和弱者才會自以為獸性跟自己沒有關係。

補充:對於國父要不要拿掉這件事,我反而沒意見,沒意見不是因為這之中絕無爭議,而是覺得沒什麼好爭的,只要台灣不等於亦不屬於中國的常識被確定,國父到底是不是國父這種事,實在沒什麼好在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