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問號,《天下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是一本書,有興趣的,自己去看介紹;就我來說,我不喜歡閱讀成功者「分享」成功歷程的著作,這類著作我通常看不完,看完了也會忘記,沒忘記的也通常是:這人是怎樣地有錢、怎樣地幸運,或者這人擁有哪些一般人投胎幾次都不可能擁有的條件。

這種該死的個性,或許會讓我永遠成功不了吧?

然而,我雖然不成功,但也不至於窩囊,就算不傑出,也還不至於是個廢物,即便是我怎樣地卑賤醜廢,我身上仍存有一絲足以讓我在世生存的能力與特質——這也得感謝許多笨蛋與人渣,他們比卑賤醜廢的我更接近垃圾與廢物。

而且,我真心地相信,天下就是有懷才不遇這回事;為何可能懷才不遇?簡單地說,當你懷裡的「才」不符合市場需求,你就會不遇,如果是在自然界,你不只會不遇,你還會不孕,因為沒有人願意跟你交配。

這時,商學院裡慣有的「人定勝天」派就會說:你要針對自己的能力進行內外部分析、探討市場上有哪些區隔和可能的利基,再考量產業裡的關鍵成功要素,最後再一舉創造屬於自己的競爭優勢!

聽起來多麼有道理,問題是,並不是什麼事情,都能拿來這樣分析,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管理學者一直很想分析、但卻又分析不出什麼鬼的藝術領域。

在藝術領域,懷才不遇的人非常多,另外生時懷才不遇、死後大紅大紫的,也大有人在,而這類懷才不遇,比永遠沒沒無名更令人怨嘆欷噓,看看梵谷,看看布雷克,他們的作品,在當時都乏人問津,如今他們都在藝術史上掛名,隨便一幅作品的單價,都能超過你我十年以上的薪資。

問題是,他們仍然懷才不遇,梵谷生前畫作的成交量,以可笑形容都稍嫌客氣,至於布雷克,他根本上被視為瘋子,比梵谷還孤僻詭奇的瘋子,更有甚者,他們作品後來之所以被肯定,很可能就是因為他們的瘋狂本質,以致於他們注定無緣享受成功的果實,而由其他的所謂凡人在日後坐享其成。

你說,有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當然,夠有自信的人可以說:那些懷才不遇的人,或是無能,或是無膽,總之,絕對有改進的空間。以我來說,這種自信,已經到了自大的地步,完全忽視環境的巨大阻力,可能無限壓倒個人努力的現實。

你可能有一副殘破不堪的身體,你可能有一對莽撞又無腦的父母,你可能身處一個毫無希望的國家,你可能深處一片荒涼大陸的中央。

在限定的條件底下,你可能會悽慘無比,任何努力都可能顯得毫無意義,因為你與成功之間有著近乎無限的距離,事實上,你可能連生存的機會都如此渺茫,你根本無能也無暇去思索所謂的成功與方向;在這樣的環境裡,懷才不遇四個字,根本是可笑到無聊的上人囈語。

天下很大,所以有非常多的事,而且,就是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這不代表我們不需要努力、不需要戰鬥,然而我們必須要認知的是:努力不等於收穫,戰鬥不等於存活,失敗很可能會接踵而來,死亡很可能就在明天的現在,無論你如何地有心、如何地鑽研技藝,你都可能失敗、可能死亡,而且絕無機會重來。

我們能怎樣?不能怎樣,我們只能甘願,或者努力甘願;因為,我們真的很可能一輩子懷才不遇,認知這到這個可能性,絕對是無法逃避的人生歷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