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有兩種人主張女人在性方面必然是被動的,兩種我都無法理解。

第一種可泛稱為保守派人士,其範圍極廣,原始部落的土著、開發中國家的虔誠教徒、先進國家號稱知識豐富的所謂右派,都可能被包含在內,這些人否認「女人積極追求性快感」的正當性,其可能逼迫女人割除陰蒂--這樣的行為,當今的非洲仍然存在,包括相對文明的埃及等回教國家--性行為對他們來說是骯髒與猥褻的,也因此展露性徵也是罪惡的,相對應的懲罰可以是直接的暴力毆打、以暴力為後盾的罰款與囚禁、以維護社會善良風俗為由的媒體管制,至於憑甚麼這麼做呢?依據神說的,依據傳統道德規範的,簡而言之,依據毫、無、邏、輯、的、迷、信。

不過,比較有趣的是第二種。

相較於被視為迷信、落後與無知的前者,第二種人批著進步與慈善的外衣,他們可能自稱為女權主義者,然而因為女人在性方面是被動的,所以女人應該被保護,從無限擴張的「女人主張其被性騷擾」的所謂「權益」,到「性交易或任何以女體為賺錢手段的行為都是剝削」所以「應該禁止與重罰」,都可以是他們的主張,至於女人為什麼在性方面是被動的?我目前聽過的理由不外乎「女人在性交的過程中是被插入的」以及「女人在體力上是弱勢的」。

以上每個理由都非常奇怪。

首先,所謂「被插入=被動」就是非常詭異的想法,當然,我可以理解在強姦的情境裡,這說法是成立的,但如果雙方是兩情相悅的,那所謂「被插入」不過是描述的方式罷了,同樣的行為也可以被描述為「男人的陰莖被女人的陰道包住」,難道這樣就能聲稱男人在性行為中是被動的嗎?確實,我們在日常的言談中,會以「上」與「被上」來描述性行為,然而這樣的描述意義不大,就算其要與「性行為的發動者」掛勾,仍無法抹滅性兩情相悅的性行為是「互動」的事實,既然是互動,分別「上」與「被上」根本沒有意義。

更有甚者,「被插入=被動」很多時候只是膚淺的視覺想像,好像「插入」等於「侵入」,所以「插入者=侵入者」,「被插入者=被侵入者」,而順著這邏輯,當男人以嘴唇包覆著女人的乳頭時,又是誰「插入」誰呢?難道要說「女人以乳房插入男人」嗎?這時,主張女人被動的人或許會聲稱,這叫做「男人主動含著女人的乳頭」,果真如此,那女人含著男人的陰莖又怎麼解釋?這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如果是主動的,那為什麼用陰道「含著」陰莖就是被動的?如果是被動的,那為什麼男人含著乳頭又要被視為是主動的?

以這種視覺形象來描述主、被動,根本是邏輯不通的胡思亂想。

從體力切入也是非常詭異,確實,目前絕大部分女人的體力是遜於男性的,但這差距可以透過運動來彌補,事實是,絕大部分的女人在青春期從事的體能活動低於絕大部分的男性,所謂的體能差距就被這樣拉大了。而以自我防衛的角度來看,憂患意識比體能本身更重要,至少在相對文明的世界,大部分女人都能以提升憂患意識來改善自身的安全。用這角度來看待性產業也是一樣的--從事性工作的女人本來就知道其面對的風險,而除了自身的憂患意識,妓院的保全人員也能提高工作的安全性,這問題在性產業合法化的前提下更能妥善地被解決,再說,女房地產業務、女按摩師、女心理諮詢師都可能受到暴力攻擊,但這並不影響其職業的正當性,憑甚麼性產業的正當性就要被此被抹滅?

那些聲稱性行為絕對不能用來販售的人在主張的基本上是--因為我覺得用身體賺錢不好,所以我不想這麼做,不但如此,我也不允許其他人這麼做。他們聲稱這是為了保護女人,錯了,這誰都沒保護到,這樣是剝、奪、女、人、決、定、怎、樣、利、用、自、己、身、體、的、權、利。換個角度想,如果這些人認為女人能自由地跟人做愛,也認為女人能自由地接受他人金錢的贈與,那女人為什麼不能自由地跟人做愛後再自由地接受金錢的贈與?分開做就可以,連著做卻不行,這根本是邏輯不通的狗屁,用再複雜的語言包裝,都無法解決這矛盾。

所以,女人在性方面必然是被動的嗎?怎麼看都是說不通的。當然,如果主張女人是「次等」的存在,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不過至少在文明世界,以上人等是不會承認這件事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