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erican_grindhouse

這個當下,許多學者與學生忙著把權力交給政府,

奢望政府謹慎地使用權力、用以看好賣仙貝的暴發戶,

並依此保護連新聞的真假都分辨不了、卻知道如何投票選出對的總統的群眾,

要是不看好賣仙貝的暴發戶,我們珍貴的言論自由就完蛋了!學者與學生熱情地高喊著。

然而,言論自由早就這些學者與學生的眼前被侵害了,

就是被他們賦予權力的政府侵害的。

抱犬譏人「母狗」指桑罵槐判罰,婦距50公尺仍聽到、控男公然侮辱

隆山海關社區住戶焦雲武,去年4月因車被管委會上鎖,和主委張雯媛起衝突,

事後焦男抱鄰居的博美狗,

對狗大喊:「妳是老母狗喲」、「妳要不要去警察局告我啊?」

張女聽到後怒告他公然侮辱,焦男辯稱在罵狗,

但台灣高等法院認為,焦男是以指桑罵槐方式罵張女是老母狗,

判焦男罰金6千元,得易服勞役6天定讞。

節錄自:蘋果日報

絕大多數學者與學生看到這則新聞,只會笑一笑、然後跳下一則,

然而,如果你智商正常、腦袋也有在運轉,

你應該會問,為何不能罵人老母狗?政府憑甚麼懲罰對罵老母狗的人?他造成甚麼損傷?

要說被罵老母狗的人心裡受傷,

怪了,失戀的人心裡也受傷了,難道政府也能因此懲罰負心的人?

要說被罵老母狗的人名譽受損,

那就更怪了,難道妳被罵老母狗,路人就會覺得妳是老母狗?這樣,妳該自我檢討吧!

更不要說,很多人都誤以為「名譽」是能被個人持有的東西、類似財產,

所謂的「商譽」也是這種誤解的產物,

錯了,大錯特錯,所謂「名譽」不過是他人評價的總和,

如果我、妳男人、妳的小三以及夠多的路人都覺得妳很正,「妳很正」就形成妳的名譽,

然而妳並不真正「擁有」名譽=我、妳男人、妳的小三以至於路人對妳評價的總和,

哪天因為某個因素、大家覺得妳不正了,

就算要說妳「失去」了這名譽,那也只是口語上的說法、而非妳實質上擁有過甚麼,

再說,被罵老母狗又怎樣?

每天都有人在罵馬英九人妖、太監、龜孫、笨蛋、賣國賊或任何難聽的東西,

哪天馬英九覺得受傷了,難道也能告?不管能或不能,憑甚麼?

而如果你認為新聞記者有開政客玩笑≒羞辱政客的自由,

憑甚麼市井小民沒有羞辱鄰居的自由?難道市井小民比起新聞記者來得低級?

重點是,笨蛋才會以為法官會依「客觀標準」來判斷侮辱與否,法官靠的是自由心證,

也因此,馬英九說「我把你們當人看」跟你說鄰居「是老母狗」放在一起,

明明馬英九讓較多的人感到受辱,然而馬英九甚麼事都沒有,

理由無他--權力在政府手上,其可仗勢決定甚麼言論無妨、甚麼言論該罰,

同樣的權力,讓其可專斷地決定某個內容、能以多少篇幅、在哪個頻道的哪個時段播出,

這是甚麼?這叫言論管制,這叫對言論自由的侵害,

這就是學者與學生嘴巴上罵、心裡卻期待得好深、愛得要死的政府。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