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_knight_rises_ver20

即將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即使沒甚麼期望,還是覺得很智障。

你是個瘋子,你不在乎性命、不渴求未來,你只想要毀滅某個城市,

你沒有盟友,也沒有軍火,只有冷靜的心智、強壯的身體與俐落的身手,

你左思右想,你得到了結論--散佈恐懼、引發動亂,是毀滅城市最好的方式,

你準備好數十把在超市就能輕鬆買到的水果刀,

你謹慎地只用現金、善用墨鏡與帽子偽裝自己、隨機挑選最忙碌的時間分批購買,

然後,你以偽裝過的造型、開始在城市裡漫步,

你仔細觀察甚麼地方警察巡邏最鬆散、哪裡的監視攝影機最少,

你的目標--隨機殺害落單的路人,從背後接近、割斷頸動脈,割了就走,

不棄屍、不掩蓋現場,讓屍體被人發現,本來就是你的目的,

殺死兩三個人,媒體沒興趣,殺死超過十個人、二十個人、三十個人,媒體將開始渲染,

常人忍不住懷疑,怎麼可能沒有盟友、只用刀子就在城市裡連續殺超過二十個人?

是的,常人來說,的確不大可能,

常人連面對老闆會發抖、無法完美地欺騙情人、連隻肉雞都沒殺過,

自然沒有長期隱身於人群中、然後毫不在意地殺幾十個人,

然而,你不是常人,你不在乎性命、不渴求未來,你只想要毀滅某個城市,

搭配你冷靜的心智、強壯的身體與俐落的身手,你就是能在城市裡殺掉這麼多人,

只要你隨機挑選受害者,警察無法從受害者身上找到任何關聯,

連時間與地點都完全視可行性隨機挑選,這讓渴望尋找模式的警察陷入膠著,

當時間延續得夠長,你還能更讓人摸不著頭緒地運用更多元的武器,

就算出現某個智能低落的官僚、下令購買包括水果刀的任何刀具都必須採登記制,

你也無所謂,因為破布包著玻璃碎片就能輕易割斷頸動脈,

而經過適當的練習,你早能用叉子甚至原子筆殺人,武器隨手可得,警察對你莫可奈何,

另外,你不需要在屍體上留下任何混淆視聽的宗教符號,

這麼三八的事,交給鄉民、名嘴與八卦雜誌就可以,

某些書念很多、卻不怎麼聰明的學者還會把你跟國外的案例放在一起比較,

如果運氣夠好,某些荒腔走板的不良少年將學習你的行為,

碰到這種事、算你撿到,你可以感謝仁慈的上帝,

當然,你早就清楚凡事不能倚靠上帝、你真正能倚靠的終究只有自己,

總之,只要時間延續得夠長、殺的人夠多,你終將毀滅這個城市,

就算不造成動亂,你也成功散佈了恐懼,

束手無策的官僚將頒布更多的法律、讓普通人的生活更加不便,

每個人都可能是受害者、每個隔壁的人都可能是兇手,不信任感將逐漸蔓延,

商業活動將逐漸冷卻、擦槍走火的意外則會逐漸增加,

而只要你依舊夠冷靜、夠俐落、夠強壯,最重要的--夠瘋狂,

你終究能毀滅這個城市--至少,嚴重破壞這城市的生活,

是的,這是個耗時、耗神、耗力又無法創造任何美好結果的活動,但那又怎樣?

你畢竟是個瘋子,孤獨的瘋子,你本來就不在乎這些;

而雖然你沒有祈禱,但上帝決定給你一群盟友--假設有三十人好了,約莫一個排,

這三十個人跟你是瘋子,不在乎性命、不渴求未來、只想要毀滅同一個城市,

原本你只能一個人做的事,現在多了整整三十人陪你一起做,

你們每個人都能以隨手取得的武器殺人,

你們對此有絕對的自信,因為你們並不是在演《生死格鬥》、殺人不是為了榮譽,

你們只暗殺、不格鬥,而且只挑確定殺得了的對象,

憑你們的本事,不用一個禮拜就能殺掉超過一百個人,恐懼將如瘟疫般蔓延,

而且沒有政客阻止得了你們,

因為你們沒有組織、不會連繫,就算抓住你們其中一個、也無法循線找到其他人,

而只要愚蠢的官僚不宣佈戒嚴,你們終究能在街上找到適當的目標,

就算官僚真的宣佈了戒嚴,實行了宵禁,

甚至很神奇地在城市的每個角落安排了武裝特警、在每個人家裡裝上監視錄影機,

你們也不怕,因為這樣你們就成功了,

這城市被徹底地毀滅、從原本的自由與繁榮落入了極權統治的死灰境地,

接下來,這城市可能會爆發革命,可能會繼續活在極權的陰影裡,

無論是哪樣,你們都毀滅了這個城市--毀滅的不是磚瓦,而是精神與生活;

到此為止,你們頂多使用冷兵器,時常就地取材,

除了日常生活所需之外,你們幾乎不需要甚麼特別大的開銷,

畢竟,你們要的是毀滅城市,不是開名車、上名模,紙醉金迷你們沒放在眼裡,

不過,仁慈的上帝似乎覺得對你們有虧欠,

想說只靠冷兵器的你們似乎只是高級的黑道幫派、不夠氣派,

所以,上帝決定免費幫你們升級,從黑道幫派連升三級成武裝傭兵集團,

而且不是非洲或中南美的窮酸游擊隊,

你們有自己的運輸機、重裝武力與爆裂物,

你們比誰都懂得隱身之道,能躲在下水道或廢棄建築之間長達數月之久,

你們的戰力絕非普通的城市警察可比,

他們連普通的幫派都未必打得贏、平常只會花時間欺負大麻犯或取締Gay Party,

碰到你們這群武裝起來的專業瘋子,簡直像是肉包子碰到狗,

前面要花數週甚至數月才能完成的事,

如今能在一週內完成,

毀掉一兩個警局、在大眾運輸系統安裝爆裂物、血洗股票交易所,

一天的行動就將讓一個城市陷入混亂,

中央或聯邦政府可能介入、強或不強的軍隊可能進駐城市、戒嚴只是遲早的事,

於是,你們再次毀滅了這個城市,

就算死亡人數不過數百,這城市也失去了原來的生命、難以輕易回復;

這時,不知為何老是站在所謂邪惡的一方的上帝又說話了,

上帝說,毀滅這個城市的生活還不夠,將這個城市徹底化成灰燼才是真正的毀滅,

於是,在前述運輸工具與武裝以外,上帝額外奉送你們一顆核彈,

為了讓這城市確定毀滅,

你們悄悄潛入城市裡的某個高點、安裝好核彈、留下五名精銳建立防線、開始計時,

隨意圖破防線將引爆核彈、時間到了也會引爆核彈,

其餘的人,則帶著剩下的軍火,在核彈安裝的區域以外進行游擊戰,

恐懼照例快速地擴散,軍警如果壓制不了你們,群眾將崩潰、造成暴亂,

軍警如果成功壓制了你們--機率真的很低--也無所謂,

這種短暫的希望與解脫,將讓後面的毀滅顯得更絕望,

你們幾乎想開始歌頌上帝了,為什麼如此禮遇你們這群瘋子呢?

這時,上帝又說話了,

光是讓你們訓練精良、擁有核武,上帝覺得不夠戲劇化,

祂決定給你們一個領袖,這領袖曾經待過千年來最神秘、最優秀的武裝恐怖集團,

這集團曾顛覆了埃及、羅馬、印加帝國古文明,

你們的領袖也確實優秀,他身強體壯、任何軍警在他面前都如蟑螂般地無力,

而他決定怎麼做?

撇開上述快速、有效又能確實毀滅城市的作戰方式,

他決定花好幾月的時間在建材裡填入爆裂物、攻占股票交易所取得不知道要幹嘛的資金,

瓦解了整個城市的警力後,明明能把警察殺光、卻不動手,

分明可想辦法快速引爆核彈,卻選擇用等待衰退的方式、慢吞吞地等了五個月,

然後把有限的軍力耗在模仿共產黨、搞人民公審、搞鬥爭,

搞到幾千名警察最後還有機會學古惑仔上街跟你的人馬上演一點都不精采的幹架戲,

最後把你的人馬全部制服!

噢,忘了說,上帝給你們一個領袖是有代價的,祂創造了另一個高手,

這高手擁有高科技武器、身手跟你們的領袖不分上下,

然而高手的本事再高,他終究只有一人,他主要幫手只有高科技老人與功夫辣妹各一名,

其中高科技老人你們早就知道他在哪、隨時都可以殺掉他,

功夫辣妹原本就不是你們的對手,所以她向來不願跟你們直接為敵,

噢,我又忘了說,前面提到那個高手,早就被你們的領袖打殘,

但你們的領袖很奇怪,不殺死人家、想要給人家精神折磨,

把人家關在某個曾被小孩子逃脫的監獄、卻又不把人家的四肢徹底折斷,

這領袖的戰略到底是基於何種邏輯,你們完全摸不透,

就像信徒永遠摸不透上帝葫蘆裡賣甚麼藥、為什麼讓獨裁者長壽卻讓無辜的信徒早死,

但你們摸透了的是,領袖採用的戰略終究造成了你們的失敗,

連做為超級大王牌的核彈、最後也被奪走,

你們原本擁有毀滅好幾個城市的資源,如今你們連區區一個城市都毀滅不了,

Osama Bin Laden的亡靈嘲笑著你們,你們簡直是恐怖分子的恥辱,

人家Al-Qaeda用少少的資源、就幾乎毀滅了紐約市的生活,

還讓美國的自由整整倒退了幾十年,

而你們連核彈都有了,卻還被徹底擊潰,他媽的丟臉至極,

你們選了毀滅城市最愚蠢的方式,於是最雙重標準、對人類沒甚麼幫助的上帝也哭了,

上帝的聲音在空氣中迴盪,智障,你的名字叫Bane。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