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ndables_two_ver2

Stanley Gibson,曾參與波斯灣戰爭後退役,戰後罹患癌症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這樣一個身心殘障的退役軍人,去年底在賭城的被槍殺,

槍殺他的,不是恐怖分子、不是謀財害命的歹徒,而是賭城的警察Jesus Arevalo,

Stanley Gibson被槍殺的前一天,

美國退役軍人管理當局提前終止了他的抗焦慮藥品,

在求助於醫院、卻沒有獲得任何幫助或藥品後,這讓他陷入極度的恐慌中,

他分不清楚他在哪、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他想開車回家、卻開到隔壁大樓的停車場,

他感到迷惑、不知所措,而這時他碰到了包括Jesus Arevalo在內的警察們,

Jesus Arevalo前來辦理一個疑似闖空門的案子,

即使沒有任何證據或理由顯示Stanley Gibson跟此案或其他犯罪行為有關連,

Jesus Arevalo等人仍決定圍住Stanley Gibson、進行盤問,

原本就處在不穩定狀態下的Stanley Gibson因而崩潰,他企圖逃走、但他逃不走,

他在車子裡不肯出來、警察與他僵持了將近半小時,

在這段時間裡,Jesus Arevalo等人大可查車牌、得知Stanley Gibson的身分與病情,

或者乾脆往後退一些、讓Stanley Gibson自己冷靜下來,

然而,這不是警察的作風--至少不是美國警察的作風,這樣不夠Man、不夠英雄,

相反地,Jesus Arevalo等人先以豆袋彈--用來取代散彈的非致命彈藥--打破車窗,

再用辣椒噴霧制服Stanley Gibson,

在車窗破了之後,不知為何,Jesus Arevalo決定向Stanley Gibson開槍,

他往Stanley Gibson的後腦開了7槍--Stanley Gibson隨後喪命,

Jesus Arevalo曾被多次申訴執法過當,

Stanley Gibson則只是個患有PTSD與癌症的退役軍人--然而,他真有那麼無辜嗎?

時間拉到第一次波斯灣戰爭,在伊拉克宣佈撤出科威特後不久,

美國對一支正在撤退的伊拉克護衛隊展開攻擊,甚至使用了燃燒彈與貧化鈾彈,

散布在前後6英里公路上的,

是2千台被毀的車輛以及數不清破碎或熔解的屍塊,

Stanley Gibson的任務是清理現場,他在伊拉克軍人與更多平民的殘骸中度過了數天,

包括一對被燃燒彈融解、以至於屍首整個融合在一起的母子,

貧化鈾彈很可能是Stanley Gibson得癌症的原因,

荒謬又殘酷的工作與人間煉獄的體驗則可能造成他罹患PTSD,

而這一切的根源,是美國政府以解放為名、以政客私利為真正目的的荒謬戰爭,

正是同一個政府在毀了Stanley Gibson的人生後、沒有給他妥善的照顧,

也是同一個政府讓美國警察得以成為國家的鷹犬、直接助長了警方腐敗與暴力濫權,

而這不單是美國政府的故事,

這是每一個政府、每一個不受控制的暴力濫權、以及每一個受害於這個體制的人的故事。

延伸閱讀:Hands-On Accountability for the Police Murder of Stanley Gibson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