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_in_black_iii_ver5

學院知識分子多麼地被神化與誤解,從以下蘋果的文章即可看出。

公共知識份子難為

在戒嚴未除的年代,學院知識份子由於最能洞燭機先,當然就被國家列入一級管控,

因此若有不馴的學者,敢於公開就不公、不義的事件提出良心建言,

儘管風險頗高,但相對的,獲得民眾認同的機率愈大……

……知識份子不再獨尊的同時,國家和資本力量不但沒弱化,甚至有合流跡象,

而合流的弊害絕不遜於昔日黨國高於一切的年代……

……當有識、有良知的學者挺身而出時,

除了政治標籤立刻飛來,更可能受到政商集團動用力量圍剿。

特別是有立委利用公議場合,不但直接挑明學者,甚而還以刪減機關預算威脅之時,

還真讓人興起公共知識份子難為之慨!

節錄自:蘋果日報

首先,聲稱戒嚴時期的學院知識份子最看得清楚時勢,就是很奇怪的主張,

確實,長進的學院知識分子會努力地掌握資訊,然而仰賴社會脈動而活的商人也會做同樣的事,

而書未必念很多、但有確實有在用腦的市井小民也能看出不少事,

所謂「學院知識份子最能洞燭機先」就如同「學院知識分子的道德與責任較高」,

不過是華人對「讀書人」特有的過度尊重與神化罷了,

而蘋果聲稱「國家和資本力量……有合流跡象」,且危害不遜於「黨國高於一切的年代」?

他媽的見鬼了,在黨國高於一切的年代,黨國對所有資本力量都有直接的掌控,

絕大多數企業因為懼怕國家的侵害、自然要配合所有政策,

相較之下,當今的政商環境雖不完滿,但國家與資本力量的結合、至少有機會被檢視與批判,

而企業因為對國家的壓迫感到不滿、進而群聚而發聲的例子,

靠著言論自由的風氣與日漸發達的媒體,也比黨國高於一切的年代多得多,

蘋果是在耍甚麼白癡,聲稱當下的問題有可能比過去更糟?

這種主張,就跟白癡的養生派憑著無知的懷舊情感相信過去的農民比現在的都市人健康似的,

又,蘋果這篇,如同許多不明就裡的人,預設著學院知識分子有「獨立的學術自由」,

抱歉,這玩意兒從來都不存在,

當學院知識分子的經費來自國家,其必然受到政治力的干預,

當學院知識分子的經費來自業界,其必然受到商業集團的影響,

這些干預與影響不會因為想像中的「學院知識分子的良知與風骨」而消失,

而學院知識分子做為普通的人類,跟你我沒有兩樣地會犯錯與腐化,

然而,在競爭良好的環境裡,知識分子=以生產知識維生者的可信度非常重要,

畢竟,長期而言,無論是購買專業諮詢的企業、還是渴求知識的個人顧客=學生與市民,

其在乎的仍是資訊的正確性,

若知識分子被認為與背後的商業團體勾結、市場對其不信任,則其可信度降低、經濟價值也降低,

無論是此知識分子或被後的商業團體,長期而言都會受損,

在競爭良好環境裡,知識分子會奮力地維護自己的可信度、避免被貼上同流合汙的標籤,

而如果有人想惡性栽贓、藉由砍經費來堵住其嘴巴?

如果這知識分子真的是塊材料,你亂砍我經費,我就直接投向其他企業,誰怕誰?

這種事,早就在相對自由的企業環境裡發生了,

真正的人才被打壓到某個限度,將直接離開組織、投向敵營或自立門戶,

這對組織來說可是相當可怕的危機,所以正常組織裡的正常管理階層通常會極力避免此事發生,

當然,如果競爭不足,市場內企業、知識分子與消費者的互動就不可能良好,

而競爭不足,又是誰造成的?用龜頭都想得出來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