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_cow.jpg

最近瘦肉精炒得很兇,類似之前的美牛議題,

當時美牛被說得像是足以征服世界的生化武器,彷彿一開放進口台灣就得亡國亡孫,

也不去想美牛的大本營、聽說是個叫做「美國」的地方為什麼沒事,

甚至反美牛陣營還開始散布「美國人不吃內臟」這奇妙的訊息,

雖然TLC的Jamie都會告訴你美國再製肉品可能含有內臟或其他比內臟更糟糕的部位,

美國南方料理--特別是黑人料理--本來就包含燉煮的內臟鍋,

不過這通通不重要,對販賣恐懼的人或習於恐懼的人來說,事實本來不重要,

而只要你自覺不是被嚇大的、保有基本的邏輯思考能力的話,

你就不會太容易被販賣恐懼的人嚇到,

像這篇〈小學生都看的懂,10個拒絕培林|瘦肉精的理由!〉

不用當過醫生、念到博士或經過任何科學訓練,

只要你有基本的邏輯思考能力,你就該對這篇文章的說法提出質疑,

這篇文章認為以下10個理由足以拒絕培林,

而且這拒絕還不是個人的拒絕,而是「以政府暴力直接加以禁止」的拒絕,

這10個理由,到底是多麼強而有力的呢?且讓我們看看。

1、聯合國沒有同意培林使用

原文作者把Codex當成近乎真理的標準,

我忍不住想,如果把臭豆腐或原住民發酵生豬肉之類的東西交給他們,

會不會得到不合健康標準、應該禁止食用的結論?

這當然是玩笑話,Codex大概不是這樣運作,

然而「聯合國不同意A」甚麼時候成為「A絕對不好」的理由了?

聯合國不承認台灣是國家、不同意台灣以國家的身分加入,

所以台灣不應加入聯合國,也不是國家?

2、歐盟禁止培林

同上,歐盟禁止的東西,就一定是壞東西嗎?

歐盟國家曾禁止商店星期天營業,理由從「管理總工時」到「健康訴求」都有,

要不要台灣也比照辦理呢?

又,如果真的甚麼都要向歐盟看齊,那就看齊得完整一點,

學人家反死刑、提高稅率、擴增社會福利,然後同享一下歐債的美妙刺激感。

3、中國禁止培林

講到中國就有趣了,中國禁止的東西非常多,

包括遷徙自由,還有許多人號稱很珍視的言論自由,所以呢?

能推導出遷徙與言論自由是有害的東西嗎?

至於文中舉的多人因食用瘦肉精送醫的例子,姑且假定那數字完全正確好了,

但那又怎樣?這並不是「使用瘦肉精絕對有害」的證據,

注意,任何東西只要過量都可以變成「毒」,

氧氣平常不是毒,但如果拿超高濃度的氧氣給你吸,你的身體就會出問題,

食鹽平常不是毒,但每天喝1公升的鹽水,你離死期也不遠了,

而中國那些人之所以中毒,

是因為他們吃了太多瘦肉精的肉品?還是使用瘦肉精的源頭就已經「過量使用」了?

不知道,原文沒有說,也因此很難據此做出甚麼推論。

4、FDA警告:用培林時要穿防護衣加口罩

我想,應該沒有人願意徒手摸餿水、拿餿水抹臉、甚至吃餿水吧?

這麼「可怕」的東西,我們也拿來餵豬餵了很多年,

而且大部分人也健康地長大了,不是嗎?

又,人本來就有各種不同的疾病,這些疾病讓人應該避免某些人工製品,

比方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喝含阿斯巴甜的Zero,

然而這並不能否認阿斯巴甜或其他代糖產品=絕對的邪惡不該販售,

科技的進步讓我們更了解我們的身體、也得到更多的選擇,

拿科技的成果來恐懼自己與別人,就沒必要了。

5、FDA警告:吃培林的豬會生病

在現代化養雞廠擠到連路都沒辦法走的雞,

不但短命,連腳都萎縮到幾乎不存在了,超級不健康的,

所以呢?你是要把食物拿來吃,還是要跟食物踏上紅毯然後生孩子?

再說,雞也好,豬也好,

只要「天然健康無添加物的肉品」的需求存在、市場夠大,

就會有人跳出來滿足你--這也是為什麼有機豬肉或放山雞的市場一直存在,

當然,這不代表吃有機豬肉或放山雞一定比較健康就是了。

又,FDA是政府單位,政府單位出的錯從來沒有少過,

比方說美國聯邦政府反大麻就是徹底的錯誤,

沒記錯的話FDA甚至反生乳,還聯合FBI出動號稱很寶貴的司法資源去取締生乳,

說是為了人民的健康?喇叭啦。

6、研究論文:吃培林的狗也會生病

餵狗吃食鹽、普拿疼、諾比舒咳、百憂解,狗也可能生病。

7、聯合國專家:培林的人體實驗不及格

大部分中藥的人體實驗也都不及格。

8、學者:長期吃培林有得癌症風險

長期吃鹽酥雞、臭豆腐、鴨賞、蚵仔煎也有得癌症的風險,台灣小吃收掉吧。

9、開放培林會害慘豬農

這是10個理由之中最狗屎的一個,

其主張簡單來講就是,「短期大家會怕含培林,長期大家會因為便宜而不怕培林」!

奇怪,如果長期而言大家不會怕培林,那你憑甚麼禁止大家去買?

而你不是不斷義正詞嚴地說台灣人不願意接受含培林的毒豬肉?怎麼又覺得大家會變卦?

再講清楚一點,如果台灣市場真的排斥含培林的豬肉,

那開放培林根本沒甚麼,因為消費者根本不會買單,店家為了生存也得自清,

最後就是含培林豬肉縮在市場的角落、乏人問津地等著腐爛,

相反地,如果台灣市場根本沒那麼排斥含培林的豬肉,

那「反對培林進口」就形同「以暴力剝奪絕大部分消費者選擇的自由」!

又,原文作者是綠營,想必是公投的支持者,

當初國民黨手段用盡地提高公投門檻時,綠營可是以超大的聲量在批評的,

然而,講到日常生活中的牛肉與豬肉,

支持公投=讓大家以選票做出選擇的綠營,卻反對大家自由選購=用鈔票做出選擇,

這是甚麼道理?

這就是我雖然討厭藍營、卻再也無法支持綠營的原因,

兩邊基本上都是「以不同的理由在不同的領域剝奪大家選擇的自由」。

10、維基解密:美國壓迫台灣開放培林

這是國際政治的基本ABC--強國政府會透過政治力叫弱國就範,但那又怎樣?

我再重複,如果培林真的如此恐怖、消費者真的視之如狗屎或毒物,

那開放了根本沒有差,因為大部分人不會購買!

更有甚者,堅持不用培林的豬農,還可以藉機提高價格、創造台灣豬肉的新品牌!

當然,這前提必須是「消費者真的非常怕培林」,

奇怪的是,原文作者自己都覺得消費者長期而言不會怕培林,所以是在反個甚麼鬼?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

不用當過醫生、念過博士或受過甚麼科學訓練,就該看出上文破綻百出的恐懼訴求,

當然,我也不是要幫培林背書,

我不是甚麼食品專家,更沒有了不起的醫學、化學或甚麼學的背景,

我只知道,上文講的種種「風險」與「危害」,早就存在於我們每天接觸的食品裡,

而且那些食品還可能被當成「台灣文化」被歌頌著,

對本地確定有致癌風險的「台灣文化」食物毫不禁止、甚至主動推銷,

卻對外來的不確定有同等致癌風險的食物窮追猛打,

還願意以暴力剝奪他人選擇的自由,這種人要說多挺自由、挺民主、挺進步?最好是啦。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