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_the_land_of_blood_and_honey.jpg

那天,不小心開口跟某個親戚聊政治,我順口提到,

今天如果有人把身家--假設只有幾千萬--拿出來投入股市,

他要是覺得股市會因他而改變、大部分人會說他是笨蛋,

注意,股市還是個可以隨時進出、還可以拿資產去融資玩槓桿的地方,

可是,當身家換成了手上的選票,

那好幾年才投一次、投了根本收不回來、想罷免任何人還困難得要命,

許多人卻覺得這張票特別神聖、特別重要,而且特別有用了!

親戚很不高興的說:

1、一張票沒有用,但集合大家的票就有用了;

2、我最看不起票都不投、卻又一天到晚批評政治的人;

講到這,對話就在不投機中結束了,

不過,就算是親戚,我也得不客氣地說,以上的觀念實在是邏輯破到了極點,

首先,不管是這位親戚,還是絕大部分50歲以上的選民,

說穿了就是平常閉著嘴、沒甚麼公開言論、也只跟立場相近的人討論政治的凡人,

也就是說,這些人並不會積極去任何立場相左的人,

更不大會公開表現自己的政治立場--這源自戒嚴時期的習慣,可以體諒,

但,既然沒有透過公開言論或面對面的溝通去改變他人,

這些人所謂的「參與」,說穿了就是幾年一次的慶典活動=投票罷了,

菜籃子再怎麼不濟,人家至少緊盯著指數、隨時考慮要進出,

以上賦予選票如此神聖、重要與效用的人?

投完票就沒事了,同樣只跟立場相同的人講話、同樣不發表公開言論,

然後不會搞社會運動、不會在自己選的政客墮落時用力批判、更不會積極去罷免任何人,

當然,不做以上的事,完全情有可原,甚至我也非常贊同,

因為成本效益算下去就是不合算,事實也證明大部分時候事情做了就是沒用,

而投票不也是這樣?

所謂「集合大家的票就有用」就像「集合大家的錢就能影響股市」一樣奇怪,

講的好像你真的做了甚麼可以去集合大家似的,

某個人拿出幾千萬去買鴻海股票,然後自言自語說「只要大家都買,我就賺翻了」,

如果這人沒有本事放消息煽動散戶、或連嚐試煽動都沒有去做,

誰會認為這人的行為是理性的?

同樣的,只不過是投了一票就認為自己參與了甚麼、然後全身充滿了某種神聖的整體感,

這說穿了就是無聊的自我欺騙罷了,

只要你沒有能力讓其他人多投一票或少投一票,

你那一票就跟股市裡渺小散戶的投入那樣無足輕重,

以上,也不是說投票=不理性,畢竟所謂投票也不過是走到隔壁的國小蓋個章,

實際上並不費力,當成散步順便兼買午餐也是可以的,

重點是你對那張票有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然後,沒記錯的話,專罵沒權勢的學生、對政府與其他教授卻輕輕放下的洪蘭,

也曾批評過不參與政治卻批評政治的人,「不投票就閉嘴」的意思啦!

這種說法,印證了政治洗腦長期而來的功效,

把政治人物腐敗與無能的結果莫名地分散到根本做不了甚麼的個人身上,

更忘了一件事--任何人只要有工作,他就必須要繳稅,

無論他多討厭政府、多鄙視不公義的政策,他就是得繳稅=資助這些爛事,

那些全身充滿神聖整體感的人也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投下無用選票的人不把矛頭指向政府、並思考民主體制的結構問題,

注意,這些結構問題已經有學者幫忙想過了、有能力上網就應該找得到!

反而怪其他不想浪費時間、卻仍然得繳稅的人不參與,

這是怎樣的邏輯與道德錯亂?

不過,有這種錯亂,也是可以體諒的,畢竟,成熟如美國,被洗腦的人也是數不清的,

更何況是明顯落後人家一大截的台灣?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