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uckle.jpg

前篇有自稱原住民的朋友留下迴響希望我尊重原住民文化

這樣的「要求」真的非常有趣,

請注意,身為不能拿刀槍逼人就範的平凡人,

我沒有本事違背原住民的意願強迫其行其所不願、或不行其所願,

另外我相信透過政府限制他人非侵害行動是不道德的,

所以我不會鼓吹或贊同以法律=政府暴力干預原住民未侵害他人的生活型態,

也就是說,原住民想抱有甚麼文化、擁護甚麼傳統,都與我無關,

既然如此,我尊不尊重原住民文化,是有甚麼差別?

再來,如果你所謂的尊重是要我對迷信與不合邏輯的習俗好聲好氣,

我當然是用直率而粗鄙的語言讓你見識到理性思考的傲慢,

我再怎麼傲慢,都無法阻止你的選擇,

但如果你認為毫無成效的送死可以用「文化」兩個字來囊括,

我會說你迷失在荒唐的集體主義中,

要知道,在所有大小不等的戰役裡,都有不願捲入暴力卻無端受害的人,

這些人,很可能是賽德克的女人與小孩,甚至,賽德克的男人!

在陽剛為主流的男校裡,陰柔的孩子會受到排擠,

在歌頌武勇與送死的原住民部落裡,主張和平或沒有戰意的男人就等著被孤立,

如果只是單純的孤立還算好,

古今中外的部落與軍警團體中,以暴力迫害和平「異端」的例子從來就沒有少,

你要說當年霧社事件每個去參戰的男人、小孩與背後的女人,

都是全然了解事情的後果、對尋死毫無悔意、且願意以生命與前途換取驕傲?

敢回答「是」的任何人,我會說你他媽的是白痴,

歷史與社會心理學研究走到今日,我們已經見識到太多集體主義下的悲哀,

日本軍國主義、德國納粹、義大利法西斯、中俄韓的共產黨,

以上集體主義所迫害的對象從來就不限於「敵人」,自己人也不斷倒楣著,

而有集體主義的並不是只有他們,

當代民主國家的的軍警繼續歌頌集體主義,以國家為名對個體的迫害也沒有停止,

傳統社群更是集體主義的溫床,

從教會到農村,數不清的迷信就是這樣不斷地灌輸在無辜的幼小心靈上,

而我要說的是,賽德克以至於所有原住民文化都有這樣的色彩,迷信的色彩!

迷信,是告訴你看不見的上帝會透過教會給你啟發,

於是教會的神棍以虛構的故事斂財,以專斷的道德毒害倒楣的青少年,

迷信,是告訴你從未發揮甚麼本事的祖靈會在彩虹橋的彼端等你光榮地送死,

於是莫那魯道下令後,大家就上場浪費生命,

浪費男人的生命,浪費女人的生命,浪費小孩的生命,

浪費你在電影中看不到的、只想好好活下來的凡夫俗子的生命,

這種浪費他人生命的行徑跟天皇、史達林、毛澤東、蔣介石與歐巴馬並沒有差別,

浪費掉的生命沒有解決問題,甚至還加重了問題,

更不要說其中太容易被忽略的、部落內壓迫自己人的問題,

所以,別想要我對這種「文化」賦予任何尊重,

我最多就是認識與理解其歷史背景,我甚至可能在其中找到某些熱烈的美感,

然而,就是只是這樣而已,

迷信就是迷信,荒謬就是荒謬,不管冠上怎樣美好的文化大帽子,都沒有差別,

你要追隨祖靈或其他東西,請隨意,

我能說的只是--祖靈、先祖的文化,就像神與國家,只是換了個名稱的牢籠罷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