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jpg

專門檢討沒甚麼影響力的大學生、卻很少把砲火指向學校或政府的洪蘭又放話了:

盲從的政治恐懼症/洪蘭

政治是管理是眾人之事,本身不髒,是人的自私和貪婪使它變髒,

讓潔身自愛的人不肯去做公職。

我們希望全民參與,不希望人民對政治恐懼,

因為放棄參政權的人,沒有抱怨的權利,一生的苦樂就由他人了。

……政治只要廉潔透明,就沒有什麼可怕,

畢竟人是個群居的動物,無法避開政治。

節錄自:聯合新聞網

稍微有看洪蘭文章的人應該知道,

洪蘭這傢伙雖然受過所謂的「西方教育」,但其仍深受威權主義的影響,

所以她對子女與研究生都透露出某種「大家長風範」,

在文中援引好像很厲害但說穿了就是政客的詹森來為自己的立論背書也很正常,

詹森,浪費了多少美國人的稅金,送了多少美國年輕人去越南送死,

這種人嘴巴上鼓吹自由、熱情與理性,

實際上的行為卻是賤踏自由、消費他人的熱情、放棄理性思維,

結果洪蘭還熱心地引用他的話,

這就像拿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或馬英九的言論來鼓吹清廉的笨蛋那般可笑,

而就算退一步、承認詹森意見的正確性,

洪蘭這篇文章還是有以下問題:

1、政治有可能廉潔透明嗎?

就經驗論,放眼世界,根本沒有任何政體是廉潔透明的,

別說甚麼新加坡了,白癡才會以為新加坡沒有貪腐或利益交換,

也別想拿美國來說嘴,英文再爛,也該看得懂一堆揭露美國政府濫權的中文資料,

北歐諸國也一樣,也就是說,洪蘭期待的「廉潔」,經驗中並不存在,

當然,過去沒有不等於未來不會有,

所以我們可以思考就理論上來說,政府有沒有可能廉潔透明?

大概有人想拿理想上的三權分立架構來講,

問題是,大家老愛講「獨占阻礙競爭、進而造成剝削與腐敗」,

那為什麼長年獨占、能暴力徵稅且由不得你退出的「政府」有可能清廉透明?

電信業或有線電視系統寡占大家還知道罵,

怎麼對象換成政府,原本被視為絕對惡的獨占就不再是問題了?

就算是被大家罵到爆炸的電信業或有線電視系統,

其受消費者影響的程度都遠高於政府單位,

且消費者不爽,都可以拒絕消費,

反倒是更獨占、更濫權、骯髒紀錄壓倒性較多的政府有機會廉潔透明欸,

太了不起了!

2、為什麼自己不做,就不能責怪別人做得不好?

洪蘭不是廚師,但當她吃到爛料理,她顯然認為自己有權責怪餐廳,

洪蘭不是司機,但當她坐的計程車亂繞路,她顯然認為自己自己有權責怪車行,

而目前也沒有人能逼洪蘭去特定的餐廳消費,或搭乘特定車行計程車,

結果,絕大部分被逼著繳稅、沒有洪蘭終身職保障的販夫走卒,

卻因為「放棄參政權」而「沒有抱怨的權利」?

洪蘭妳沒有成為廚師難道沒有了抱怨餐廳難吃的權利?

還是沒有成為司機因而沒有了抱怨車行的權利?神經病呀!

是說,那麼愛出來放話的洪蘭,罵過了大學生,嫌過了販夫走卒,

然而她罵過多少政府官員?指責了多少腐敗的教授?

受政府保護的大學教授教學品質有多好,有念過的人非常清楚,

而洪蘭這等老人在占盡便宜之後,

沒花多少時間去批評這死氣沉沉的體系,倒是花不少工夫罵沒多少選擇的後進,

這是哪門子的知識分子?

還詹森的「全心全意、熱情、理性的參與」勒,

洪蘭要不要看看自己周圍,

跟她年齡相仿的教授與政客到底參與了甚麼、造成了甚麼影響?

假設他們真的有影響好了,

而我們已知這些傢伙在競爭相對較低的時間進場、擁有比大部分人更多的資源,

結果現在政界腐敗--雖然仍強過戒嚴時期--學界迂腐,

還有臉在那邊說甚麼放棄參與就不能抱怨?

洪蘭還真他媽的了不起,專挑軟柿子吃、得了便宜又賣乖,

垃圾度完全不輸楊志良或李家同呀!

而到頭來,洪蘭的政治見解,跟網路上來去的鄉民也差不多,

跟沒知識的盲從路人沒甚麼兩樣,要罵其他人盲從?去照個鏡子再說吧。

是說,鄉民還年輕,還有進步的空間,

洪蘭?大概只能老朽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