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_pilgrim_vs_the_world_ver10.jpg

不管你多愛工作,你遲早要退休,

退休以後,吃飯、看病、娛樂等生活問題怎麼解決?

這問題好大,我不知道要怎麼答,但我知道的是,以上都逃不了錢的問題,

有錢,不代表退休的生活就沒有問題,但沒有錢,你的退休生活絕對會出很大的問題,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廢話,

可是廢話歸廢話,許多人明知道老了工作不動了錢很重要、卻從來不用心去規劃,

這些人不努力儲蓄、不投資或亂投資、不顧自身能力生養後代以至於負債,

都慘到這種地步還教出對他們沒感情、看他們老了也不想養他們的子女,

覺得很同情?歡迎捐錢給他們,但捐錢歸捐錢,你得承認,他們的處境太多是自己造成的,

是的,他們確實某種程度是受害者,

他們的父母灌輸他們傳宗接代或養兒防老之類的荒謬迷信,

他們的政府用各種美其名為福利政策的慢性毒藥扭曲其意志與生產活動,

再不然就是舉債搞政策買票、搞通貨膨脹降低購買力、產業管制提高醫療與教育等成本,

整個來說,他們所處的世界似乎都將他們推向悲劇的邊緣、讓他們成為受害者,

但別忘了,以台灣來講,他們已活在資訊相對流通、選擇相對自由的環境,

我說的不是年過五六十、退休或準備退休的那群人,

那群人不管成功或失敗,他們已經努力活過了大半輩子,

他們很可能戒嚴時期就開始工作、承受著你我無法想像的政治恐怖與傳統壓迫,

不,我不是在說這群人,我講的是五十以下的所有人,

這群人最老四十歲左右也見識到了網際網路,

然後有機會以快速而多元的方式取得資訊、自我成長進而改善生活,

相較於受困於迷信、傳統與暴力壓迫的長輩,

這群人有更多更好的選擇空間--也因此,自己要負起的責任將更大,

這群人如果負債了、退休生活眼看就要慘掉了,

或許值得同情,但自己的責任是甩不掉的--特別是如果其負債去養小孩買房子的話!

在資訊相對流通、選擇相對自由的近年,

每個人都應該勇敢地為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

買房子、買車子或養小孩,管你是為了把妹還是傳宗接代,

到頭來都是「花錢」--而花錢首重量力而為,

只要你算得好,管你是把妹還是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都是你成功的選擇,

如果你算錯了,管你是把妹還是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請承擔你的失敗、然後努力解決,

你可以博取同情、可以請求他人幫助你,

你不該認為別人有義務幫助你、更不該主張透過政府暴力來強迫他人幫助你,

這就是前篇〈生小孩是妳的選擇,我智障了才要感謝妳!〉要講的,

自由選擇、各自負責,並以自願為前提讓有同情心想伸出援手的人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以上,來自我的無政府主義者或自由意志主義者的立場,

這立場的意義在於相信人的目地應該透過自願的交易或互動來達成,

從商業到慈善活動都是如此,

唯一的罪惡,是對財產或生命的侵犯--包括拿著槍與監牢逼大家繳稅,就這樣。

寫這一篇,是因為看到旭日之丘這篇〈個人生育意願與人口政策〉

所以想說稍微多說一些--雖然,以上講的在其他篇都有提到,有點重複了。

說到旭日之丘,我是有在追蹤的,

其中我最喜歡的是讀書心得,其中分享了不少書都有被我列入待看清單,

關於政治與經濟方面,

如果我的了解沒錯,站長毛毛牙的立場好像是泛綠、基本上認同政府的正當性,

可想而知也支持相當的政府管制--比方說某些民進黨的產業管制政見?

就這點來說,我和毛毛牙的出發點可說是直接的牴觸,

由此毛毛牙會這樣質疑我--如同直接來我這兒批評我的人--也是非常正常的,

只是,我不認同毛毛牙的質疑,也認為毛毛牙的質疑本身來自他的盲點,

毛毛牙會說,台灣地小人稠,所以需要政府的人口政策來鼓勵節育或生育,

我會說,這種事情沒有任何政府管得好,唯有去管制、讓市場來決定才有機會解決,

注意,當我說讓市場來決定,我同時在講運輸與維安等一卡車的去管制,

科技的進步讓我們享有祖先無法享有的低成本運輸,

然而政府管制卻讓原本可以更低的成本卡住了--包括官僚成本的提升與競爭的降低,

當以上因素被移除了,勞動人口可以更自由地進出台灣,

台灣也將成為更好的投資環境,

這種事,政府只有在政府少插手--比方說早期的美國--才會發生,

政府管越多,這種事就越不可能發生,

移民管制會出問題,美國如此,比美國糟糕的台灣也是如此;

毛毛牙問說,如果我有不管人家生孩子的自由,那人家有沒有不管我的自由?

看慣了我文字的人應該早就預期到我的回答--沒錯!就是可以不管我!

沒有人有義務在乎我退休之後能不能存活,

就算到時的我需要博取大家的同情心才能存活,也該由有意幫助我的人自己出手,

我不會支持任何強迫他人幫助我或其他的措施,

事實上,我就是以此為前提在做財務規劃,

誰知道三四十年後我退休時,政府的財政是甚麼狀況?

美國部分州政府的財政之前爛到警察與消防隊關門,有些地方還斷水斷電,

請問之前繳稅期待政府保護他們的人怎麼辦?

不怎麼辦,政府的財源是以暴力為基礎在維持的,有在怕嗎?

不要跟我說甚麼先進國家怎樣,所謂的先進國家很多都陷入財務危機了,

政客亂開的支票創造了福利國的美夢,但羊毛出在羊身上,錢還是大家繳出來的,

重點是政客的效率比不上自由市場裡的個體,

期待政客有超越市場的效率根本是不可能的幻想,更不要說政客道德上還更低劣!

而毛毛牙搞錯的一點是,

我可沒說「幫請產假的人代班我很不爽」,我更沒有說產假制度絕對是錯的,

我說的是產假制度是「生孩子的人讓不生孩子的人付出代價」,

我說的是企業應該自由選擇「要不要制定良好的福利來吸引需要生兒育女的員工」,

我說的是政府不該用暴力替企業開支票;

毛毛牙如果要談公共建設,

那我更要說了--目前大部分的公共建設很有可能都是浪費、都是無效率,

因為政府讓「真實的成本」難以被反映,

毛毛牙在政府工作過,他一定很清楚政府在「評估損益」方面有多無能,

毛毛牙長期關注政治,他還很清楚的是政府可以透過暴力將成本轉嫁到無辜的人身上,

太多公共建設都這樣來的,從高鐵到捷運都是如此--這還是比較有用的東西了;

而如果我沒有理解錯毛毛牙的政治立場,

那他應該也很清楚早期國民黨政府掠奪台灣資產階級的歷史,

事實是,這樣的掠奪繼續在進行,只是被美化成「土地徵收」的活動罷了,

民進黨掌握大權會不會繼續這樣搞?時間夠久就是會搞給你看,

簡單來說,我不覺得台灣的民主政治能發展超越美國,

我也不認為台灣的政客道德會超過美國;

又,毛毛牙認為台灣的環境吸引不了移民--吸引不了的是比我們富有的國家,

對比我們窮困的國家來說,我們仍是個相對富足的地方,

毛毛牙自己都知道生小孩是高風險投資,

事實是,現在其他國家就是有一堆沒人養的小孩與青壯人口,

把這些人變成有用的勞動力、很有可能比苦等台灣父母生出來的孩子來得划算,

而能夠「權衡」划算與不划算的,到頭來,還是市場機制,而不是政府,

在衡量划不划算這方面,政府的績效可是相當差勁的,

不管是美國,還是比美國差勁的台灣都是如此,

差勁的原因與人種無關,跟「沒有價格信號引導」或「缺乏誘因」有關,

這也是為何不管政府有多行,從美國到歐洲就是得陷入負債的問題,

比較悲哀的是,太多人習慣把政府造成的問題怪到自由市場身上,

或把獨佔性暴力的弊病轉移到所謂自私的個人,

我相當懷疑毛毛牙也有這個盲點;

最後,我不在乎毛毛牙怎麼區分自私跟自由,

我只在乎「沒有人有權力拿暴力逼任何人」這件事--這就是政治系統的荒謬,

政治系統,也包括目前神聖不可侵犯的民主政治,

切記,民主政治是建立在「多數人能控制由少數人組成的政府」這樣的幻覺上,

在看破這個幻覺以前,所有納稅人都別無選擇做為政客的奴隸,

這不代表民主政治就跟共產國家或獨裁政體一樣糟糕,

同樣是奴隸制度,美國當年的蓄奴就比羅馬時期來得好--這是相對問題,

只是,活在較佳的奴隸制度裡,不代表眼前的奴隸制度就是正確的、是最好的,

同理,活在相對較佳的民主政體裡,

不代表民主政體就是人類文明的最終答案,

扯了很遠,好像跟退休沒甚麼關係,那就扯回來一下好了,

就算數百年以內政府這個以暴力為基礎的獨佔集團將繼續存在下去,

我仍會盡全力做到「不以暴力從他人身上取得資源地活下來」,

我承認這在政府介入幾乎所有領域的現在很難達到,

然而,這是個努力的方向,

退休後的生活問題,與其靠注定腐敗的政府,或靠自己或別人的高風險投資=小孩,

還是靠自己比較實在。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