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achment.jpg

如果你目前高中尚未畢業,我建議你每天看各大報的社論,

不是因為社論講的很有道理,而是因為其中充滿了狗屁、還是很多人深信不疑的狗屁,

挑出這些狗屁,是對你相當有益的練習,

如果你時間有限,比方說忙於補習、社團或趁情人家裡沒人趕緊打砲,

建議你還是抽個時間看個蘋論,因為其篇幅最小、最勇於媚俗、練習起來也比較便利,

比方說下面這篇:

不必同情懶惰的失業者

市議員應曉薇日前要求市府用水沖走萬華區的遊民,

引來很多責罵,迫使她不得不道歉。

但本問題的重點不在應議員,而在遊民問題政府從未認真面對、討論並設法解決。

…社會可以援助遊民和失業者,也理當如此;

但若因懶惰怕苦而失業則不值得同情。失業者找到不錯的工作會去上班,

但多數遊民已自我放棄,有工作機會也不會去。

政府不是如何安置遊民,

而是給他們技術訓練,幫助他們找工作,讓他們重新回到社會。

節錄自:蘋果日報

單就標題本身、老實說我還挺贊同,

然而撇開遊民問題=或≠失業問題不談,蘋論開頭說「本問題的重點不在應議員」,

真的嗎?咱們應大議員的言行真的不是重點嗎?

稍微回顧,應議員之前的主張至少有以下:

1、用水驅趕遊民是合理的手段;

2、以《街友法》把遊民趕走,是值得追求的目標;

3、遊民是治安的威脅;

這位蘋論的作者,晃一下你疑似智能不足的腦袋,再摸一下你的良心,

然後告訴大家,應議員是不是重點?

任何智能沒有不足的人,稍微思考一下,都不難推導出應議員思維的真正涵義,如以下。

1、政府可以用侵害人身的手段解決問題--即使這解決不了問題;

用水驅趕遊民能讓遊民消失嗎?不能,就像對遊民拳打腳踢也不能讓遊民消失,

以上手段都是侵害人身的行為,

應該說,對一般人=賤民來說,隨意拿水潑人或對人拳打腳踢都是會被告的,

然而依應議員與其他法西斯主義者之見,

侵害人身之事只要由政府來幹,就是合乎效益甚至正義的行為了,

對效益不合這件事我就不廢話了,連最專權的中國政府都消滅不了遊民,

應議員背後弱多了的國民黨當然也消滅不了,

而贊成應議員的人--就是所謂法西斯主義者啦--請思考一下,

今天如果有人違法吃檳榔或吸菸、亂丟垃圾、佔用車位及違反其他非關暴力的規則,

你是否支持警察拿水噴他、對他拳打腳踢,或者使用更強力的手段?

你是見鬼了才敢支持啦!

問題是,這些人造成的「損害」與遊民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遊民能造成甚麼問題?

造成髒亂≒亂吐檳榔渣、亂吐痰、亂丟菸蒂、亂丟垃圾,

有礙觀瞻≒吃檳榔、抽菸、奇裝異服,

那為什麼普通人不能被噴水或拳打腳踢,遊民就可以?

更有甚者,甚麼時候政府有「隨我高興對其他人噴水或拳打腳踢」的權利了?

根據應議員或其他法西斯主義者之見,

政府就是能這麼幹,理由不一而足,但說穿了就是政府是主子、你我是賤民啦。

2、政府有權把遊民、異議份子或任何人趕走--即使這些人沒造成實際的損害;

如果有遊民造成了髒亂、危害了他人的安全,

那政府也好,保全組織也好,都應該對此遊民進行處置,

然而處置的原因與「遊民」這身分沒有任何關係,跟「犯行」與「損害」才有關係,

換言之,一個人就算有工作、有房子、有社會地位,

只要他造成了髒亂、危害了其他人的安全,他就應該付出代價,

換個角度來看,遊民所在之處等於公共場所=理論上所有國民都有權停留之處,

要因為其造成髒亂、危害了他人的安全或其他損害而對其追究責任,

沒有問題,合情合理,

但這跟「遊民」的身分無關,今天造成髒亂與危險的若是普通學生,同樣得處理,

反之,如果認為政府有權單以「遊民」做為驅趕人的標準,

那表示只要拿得出理由,

政府一樣能夠驅趕「輟學生」、「異議份子」或任何政府看不順眼的人,

事實上,許多人嘴巴上不講,其就是想讓看不順眼的人直接消失,

此時他們會對政府的暴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這暴力此時對其有利。

3、只要以治安威脅為理由,政府就能幹侵害人之事--即使政府的理由毫無根據!

以上,其實不是應議員所言衍生的結果,政府如此蠻幹早就行之有年,

沒多久前,應議員效忠的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成豬頭的國民黨,

不就誣陷許多人為共匪,然後對這些人囚禁、刑求甚至無情地抄家?

如今,從美國到台灣,政府不斷地捏造不存在的危險,然後藉此踐踏他人的身家財產,

捏造伊拉克有WMD,然後出兵造成數十萬人死亡,

捏造假的毒品問題,然後強徵人民財產、迫害沒有造成實際傷害的「吸毒者」,

捏造外籍勞工--墨西哥,哥倫比亞,東南亞,中國--的低劣,然後行嚴格的管制,

不用太努力找,你就能找到政府捏造的各種藉口,以及其藉此的濫權與腐敗,

而政府如此濫權之基礎,

就是出自類似於應議員的言論,以及所有支持應議員的法西斯主義者。

扯到這邊,你應該已經發現,應議員的問題不但是重點,

根本是值得一批再批的關鍵點--或荒謬點--呀!

至於遊民問題到底=或≠失業問題?

了解蘋論水準的你,應該不用想太多就知道答案了吧?

是說,蘋論昨天才剛上完這篇:

該被沖走的是應曉薇

心態上遊民已成為納粹心目中的猶太人,是萬惡的淵藪,

這種籠統的看法忽視了遊民現象的深層社會原因。

如果說遊民影響國際觀瞻,那更是狹隘民族主義自卑感作祟。

民主國家都有遊民,

紐約更把遊民做為多元社會的組成份子看待。

官員學者要多做遊民研究,尋找減少遊民的方式,而非寒冬拿冷水驅離他們。

如果一定要用水沖擊,應該被沖走的不是遊民,

而是應議員,畢竟人權的底線不可逾越。

節錄自:蘋果日報

看樣子,蘋論的作者--顯然不只一人--也搞得清楚部分的重點,

蘋論的編輯應該也不至於白痴到以為遊民問題=失業問題,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會刊登前面那種文章?

大概是因為把讀者當白痴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