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_to_me_ver3.jpg

很久以前有個落後的村落,

村民長期以祈禱做為追求幸福與解決問題的手段,

任何有基本邏輯概念的人都知道,

如果祈禱真的有用,蔣介石早就成功光復大陸了,

也因此,除了愚昧的村民,其他人早就發現他們花在祈禱上的精力是浪費了,

結果,有個直白的外地人跑到這落後的村落,

揭露「祈禱除了自我感覺良好外沒有任何具體功效」這事實,

這直白的人從此對落後的村落造成了巨大的改變,

村長也宣示「不准再以祈禱作為追求幸福與解決問題的手段」,

而身為尊重他人選擇的文明人,

大家很清楚這宣示直接賤踏了他人的宗教自由,

畢竟,只要不偷不搶不殺,任何人要吃任何大便或跟任何神進行任何祈禱又何妨?

只是,既然已知祈禱是如此沒有具體功效的手段,

面對問題,放棄祈禱而轉向其他更合乎邏輯與實證的解決方案,

對大家也是好的,

比方說生病的時候,與其祈禱求神讓病好,不如去研究病因,

面對颱風的時候,與其祈禱求神讓颱風趕快走,不如搞清楚防颱措施該怎麼做,

無奈的是,前面已經說了這是個「落後」的村落,

村民滿腦子迷信與幻想,除了祈禱以外真的不知道太多其他的東西,

如今村長不准村民祈禱,

以至於有人生病或有颱風來,村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於是,有人生病死了,颱風來搞到村落淹大水了,

明明以前也有人病死、也有颱風造成淹大水,祈禱從來就治不了病、擋不了颱風,

村民卻認為不能祈禱這件事讓問題「變嚴重」了,

於是自認為有良心的衛道份子出來主張「零祈禱害死全村的人」,

立刻激起愚昧村民的認同!

而村落外的文明人看在眼裡,半是覺得可笑,半是覺得無奈。

以上故事是否為真我不清楚,但如果把「祈禱」換成「體罰」,倒是頗符合現況,

比方說這篇〈只教不管?零體罰害死台灣人!〉就是如此,

整篇文章建立在「體罰真的有用」的奇妙前提上,

姑且體諒原作者低落的想像力,

想不到「監獄」是強調體罰與控制的環境,結果霸凌、性侵、吸毒比外界更嚴重,

就算是在學校的領域,體罰完全合法的過去,難道這些問題就比較少了?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體罰可以解決教育問題,就像死刑可以解決治安問題一樣,是沒有根據的,

就算假定「體罰可以解決教育問題」或「死刑可以解決治安問題」,

別忘了另一個更強的命題叫做「有比體罰更有效的方法可解決教育問題」,

同時「有比死刑更有效的方法可解決治安問題」,

可悲的是,許多邏輯能力不足、欠缺想像力又崇尚暴力的人,

就是會迷戀「體罰」或「死刑」這種假答案,

就像落後基督教村落裡的衛道份子或〈只教不管?零體罰害死台灣人!〉的作者,

不把重心放在「尋找祈禱以外的答案」或「發展體罰以外的解決方案」,

卻花時間攻擊反對體罰的人,這是甚麼心態?

確實,人本基金會這種組織很可能是象牙塔中的理想分子,

其也時常詭異地偏袒學生而失當地撻伐老師,

但人本基金會的缺失並不能推導出「零體罰害死台灣人」的結論,

畢竟其觀察到的「弊病」並非零體罰而產生,

反而是過去媒體與教育圈皆封閉、資訊流通的現在反而讓問題容易暴露!

想解決問題,矛頭不該指向零體罰,

而該瞄準宣揚孔孟殭屍思想卻成不了事的破爛教育部以至於管制教育產業的政府,

霸凌事件裡最可怕的不是不能體罰,

而是不能有效隔離加害者與受害者、家長老師的漠視與為了「校譽」息事寧人!

如果發生性侵了,這已經是刑案等級,

與其談體罰,不如質疑學校保全、教官以至於整個司法體系是混甚麼吃的,

嫌體罰的定義太模糊鬆散?

這點人本基金會可能欠罵,但更欠罵的叫做主管機關「教育部」,

拿了預算卻管理失敗本來就該死,

更不要說其對教育產業的「保護」本來就是一切問題的重要源頭,

只是把矛頭指向體罰,或幻想死刑、反毒與禁槍可以讓大家更安全是比較簡單的,

就像靠祈禱追求幸福與解決問題的愚昧村民那樣,

害死台灣人的,絕對不是甚麼零體罰,

邏輯能力不足又缺乏想像力的智障以及其支持的政策才會害死人。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