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ker_punch_ver12.jpg

為什麼愛滋病會氾濫?

虔誠的教徒說,因為悖德的同性戀與通姦者不斷濫交才會這樣,

陽光的反毒大使說,因為毒品造成了共用針頭的毒蟲,

誓死反對物化的婦權團體說,因為色情產業提升了所有人的染病風險,

以上,全部錯誤得離譜!

如果同性戀不用長期被擠壓在黑暗的角落,

如果性知識與性病防治工具能自由地在學校流通,

如果毒蟲能輕鬆取得乾淨的針頭,或在染病時快速就醫而不用進監牢,

如果性工作者的健康狀況與工作環境能攤在陽光下被關注,

愛滋病問題將比實際少得多,

然而,

多虧了虔誠的教徒,其供養的教會,以及代表其的遊說團體,

學校裡不能發保險套、甚至連教導使用都很困難,

更不要說其他更多元的性知識;

多虧了陽光的反毒大使,相信他的大眾,以及大眾託付的政客,

吸毒從類似於喝酒、吸菸或所有對人體有害的行為,

直接被貶為應當坐牢的惡行,

毒蟲從原本傷害自己但沒有傷害他人的墮落者,

成了工作與自由都會被直接剝奪的犯罪者——還可能散播疾病;

多虧了把性工作醜化到極點的婦權團體與其他衛道人士,

許多人即期正當的性需求只能在黑市中解決,

許多人遠比政客、保險專員與房地產業務來得誠實的服務只能在黑市提供,

黑市注定是資訊不充足、骯髒、危險與充滿暴力的,

這種地方最適合愛滋病的蔓延了;

所以,你搞清楚為什麼愛滋病會氾濫了沒?

不是「悖德」的同性戀,不是「墮落」的毒蟲,也不是「不要臉」的性工作者,

而是號稱虔誠的教徒、號稱健康的反毒人士、以及號稱尊嚴的反色情產業者,

這些人的信仰未必一致,但其有個關鍵的共通點,

就是「為了達到我的信念,我願意透過政府暴力來強迫他人遵從我的信念」

暴力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事,就算是以健康為理由也沒什麼差別,

希望改善愛滋病氾濫的問題?

先改善自己「凡事透過政府暴力來達成」的惡習,

不改掉這惡行,你就只是害更多人死於暴力、染病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蠢貨而已。

延伸閱讀:伊莉莎白皮薩尼談性、毒品、愛滋病病毒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