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i_bear_ver7.jpg

我很喜歡麥克克萊頓的《恐懼之邦》,

就算沒什麼時間重看,

我也很喜歡重讀第671頁以後的〈作者的訊息〉,

以下摘錄幾段我特別喜歡的:

關於用盡資源

我認為在喊「狼來了」兩百年之後,還有人相信資源會用光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我不知道這是因為對歷史的無知,對教條的死忠,

對馬爾薩斯不健康的愛,還是只是豬頭。

但是顯然的,應驗了中國的一句俗語:「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關於擔憂

目前這種幾乎歇斯底里的擔憂安全——食物的安全、居住的安全,

所有的心思都被安全佔據,這是資源的浪費、人類精神的壓迫,

更糟的是它會導致極權主義。教育民眾的需要已迫在眉睫。

當然,他的訊息中也有爭議或令人難以贊同之處,比方說關於中立機構的這段:

我們迫切需要安全中立的撥款機構來做研究,以決定恰當的政策。

科學家太知道他們是在替誰工作,那些出錢支持研究的人,

不論是藥廠、政府機構或環保組織,總是心中已有某些預期的結果。

研究幾乎從來不能跳脫這些。

科學家知道如果想要繼續拿到研究經費,就必須做出給錢者喜歡的資料。

因此,環保組織的「研究」跟工業界的「研究」一樣充滿偏見和懷疑。

政府的「研究」也受著主政者個人意識型態的影響,

看政府機關當時的老闆是誰。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這段提到「研究者討好贊助者」的現象是很正確,

然而「安全中立的撥款機構」怎麼可能存在?只要是人,就不可能中立,

即便是科學家也是一樣的,

然而科學之所以能不斷進步,就是因為即使人那麼地主觀而不中立,

透過科學方法的重複驗證,主觀與不中立的影響就能被減到最低,

所以正確的問題是——既然人不可能中立,那為何少數人有權影響所有人的生活?

當然,麥克克萊頓自己也提到了,他不相信環境這個複雜系統能靠立法來經營,

他也清楚指出政治力——無論來自任何陣營——的涉入將扭曲科學的結果,

在這前提下,他所謂的「中立」將如何存在,實在無從得知,

以我來說,確認中立的不可能後,追求徹底分權的自由市場就是唯一的結論,

讓衝突的研究互相競爭,讓所有人在自己的私有財產上做出自以為合理的決策,

透過永不停止的自由交易、溝通與爭執處理來達到某種共識,

而雖然我們離這樣的世界還很遙遠,

當下政府的濫權與大眾的誤解與迷信更是令有志者感到迷惑,

然而就算沒有理由天真地以為問題能輕鬆解決,

反過來說也沒道理相信幾十年、幾百年,或不知道多遠的未來,

人類不能走到更好的境界,

自己達不到的,後世的人有可能達到,

需要擔心的,只有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是不是努力地自我充實與珍惜生命而已,

做到這些以後,就算到頭來世界沒有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也沒什麼好後悔的。

大家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