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g_bak_three.jpg

自由有則很謎樣的新聞:

「從嚴把關」破功;花博管制失控,外勞也入園

……連休假的外勞也成群入場……

……連在附近教堂作完禮拜的外勞也「揪團」三五成群入場。

節錄自:自由電子報

外勞「也」入團,「連」休假的外勞也成全入場,這種說法是什麼意思?

此字句有意義的前提是:在正常情況下,外勞不該入場,沒想到現在也入場了!

也就是說,如果「外勞與狗不得進入」,那這樣的標題就絕對沒問題!

然而這前提根本不存在,因為後來已經改成自由入場了!

既然自由入場,管你是外勞還是內鬼,任何「人類」應該都能進去才對吧?

當然,我也能善意地把這文字理解成某種失誤,

或許自由的原意只是想表達「附近的外勞也進去了」這樣的現象,

然而,如果今天的語句是「『連』三級貧民也成群入場」,

或者「『連』東部的原住民也成群入場」,難道不會引發族群歧視的爭議?

這不是我「嘲笑」東尼嘉像外勞的個人行為,這是新聞媒體啊!

進一步說,當我「嘲笑」東尼嘉「像個拳腳超強的泰勞」,這言語顯然有貶意,

而且如果要深究下去,會推導出類似「泰勞=醜」這樣的主觀判斷,

然而,這只是個人論域的主觀判斷,且其無法推導出我贊同踐踏其權利的結論,

事實上,我非常支持讓外勞擁有跟本地居民完全相同的權利!

也就是說,他們應能自由地移民、居住並在台灣工作,不該受到那麼嚴格的管制!

去除管制後,他們能替提供更便宜的勞動力,消費也能帶動地方經濟,

支持去管制的理由在於當今的管制措施,就像全世界所有的管制措施一樣,

敗壞了外勞的工作與生存環境,增加了非法外勞被雇主甚至黑道剝削的機會!

然而,以上根本不可能發生,

許多號稱熱愛自由的台灣人對外勞的「歧視」遠遠超過了我的個人玩笑,

他們的歧視衍生出對政府管制措施的支持,

他們相信外勞=次等的存在,放太多過來會敗壞生活環境,

他們相信外勞=破壞的存在,放太多過來會搶走台灣人的工作、害大家失業,

他們相信外勞=雜種的存在,放太多過來會造成過度的通婚,稀釋台灣本地文化!

覺得以上很荒謬?是很荒謬,但那是因為我用極端的語言來表達,

正常人在聊這個話題時用語並不極端,但意義卻大同小異,

他們會誠懇地憂慮道「最近新聞提到外勞暴力事件,好擔心治安變壞」,

或「越來越多人跟外傭或外籍新娘結婚,以後台灣的街頭會變成什麼樣」之類的,

只是,誠懇歸誠懇,將人視為次等人的歧視心態仍藏不住,

要是將以上字句改成「花博試營運好多南部人跟警方衝撞,我好怕」,

或者「好多台北人都跟外地人結婚,不知道以後台北的街頭會變成什麼樣」,

還有人會覺得這種話無傷大雅嗎?不可不慎啊!

最後,雖然不認同這樣的言論,但我可不想政府跳進來管,

只要沒有侵害生命財產,「歧視」的自由應該被尊重,

報紙下錯標題,讀者與廣告主會決定是否要對其施以制裁,以此類推,

而目前直接導致外勞的生命財產被侵害的,是政府的外勞政策!

也因此,真正值得直接關注的,是外勞以致於移民政策的廢除與自由化,

這才可能讓台灣成為更自由與繁榮的地方,

是說,我根本不期待這種事會發生,

連號稱民主自由大國的美國,也有大堆人在反墨西哥勞工,把人家講成毒蛇猛獸,

反大麻運動的起源就是美國政府與人民對南美文化的恐懼與歧視,

許多過太爽的美國人也把失業與治安甚至文化問題算在墨西哥人的頭上,

完全忘了美國之所以強盛正是倚靠移民!

號稱民主自由指標的美國都如此了,台灣有什麼好期待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